财新传媒

法国学者:“一带一路”现实可行,投资风险可控

2017年07月03日 10:07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1

中国和欧盟会成为全球化的倡导者,双方都会因此受益。“一带一路”会带动非洲、欧洲及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发展,乃至促进全球贸易发展

  【财新网】(记者 张兰太)让-保罗·拉尔松(Jean-Paul Larçon)是原法国巴黎高等商学院(HEC)高级副院长,巴黎九大管理学博士,长年研究国际化战略与新兴市场、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与企业战略。自1984年起,他就开始与中国公司及机构打交道,并从1989年至今就中欧、俄罗斯及中亚地区转型中的经济进行研究与教学。1998年他出版了《中亚地区创业及经济转型》一书。2008年,他领导由巴黎HEC商学院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共同开展的对于中国跨国企业的研究项目。他也在清华大学全球产业4.5研究院担任高级研究员。

  日前,由拉尔松编辑的《新丝绸之路》一书出版,该书旨在从政府与企业的角度探索中国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及其对波罗的海地区国家的影响。他希望阐明中国政府正在采取何种措施及其预期达成的目标。在通过金融及组织方面研究“一带一路”的同时,他也调查了其可能遇到的(包括文化方面的)挑战。

  6月23日,拉尔松在北京接受了财新记者的专访,并就经济全球化及“一带一路”等诸多议题发表了他的看法。

  贸易保护主义阴影之下,中欧会成为全球化的倡导者

  财新记者:当今全球化面临很多挑战,比如经济增长乏力、贸易保护主义、恐怖主义等等。有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贸易增长仅高于1%,全球FDI下降13%,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表现最为糟糕的一年。你怎么看待当今全球化的现状及其前景?国际贸易投资会陷入比较低谷的状态吗?

  拉尔松:当我们考虑现今的贸易保护主义时,我们需要考虑它是表象的,还是深层次的。我们也需要弄清为什么美国人民选择了特朗普:我们需要看的不是特朗普的政策,而是美国人民选择他背后的动机。在美国有特朗普,在欧洲则是两大政治运动:英国的脱欧;波兰、匈牙利等国有民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倾向。我们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子,很大程度上看起来像是由全球化过度导致的,或是因为对全球化产生的负面效应漠不关心导致的。

  个人认为,中国和欧盟会成为全球化的倡导者,因为双方都会因此受益。虽然中国与欧盟可能会加强监管,但三大世界贸易伙伴之中的这两位依旧会支持人员自由流动及货物自由往来。

  我的确认为现在世界贸易是在低谷,但我相信“一带一路”会带动非洲、欧洲及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发展,乃至促进全球贸易发展。现在全球贸易放慢了增长的势头,但在投资上并不是。去年中国在欧投资就有增长,其中光是在德国,中国企业就进行了25次收购。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投资也在稳步增长。

  “一带一路”现实可行,将有力带动沿线国家和地区经济增长

  财新记者:在你看来,“一带一路”倡议对于中国和世界的发展分别有什么意义?其在实施过程中可能会面临哪些挑战?

  拉尔松:虽然“一带一路”是在短短四年前提出的,但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其项目建成或是已开始动工建设。所以“一带一路”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很独特的倡议。反对的声音确实有,不过我觉得那些反对的声音大多是政治上的。那些与中国相竞争的国家会抵制“一带一路”,会说它风险太大,过于复杂等等。但作为一个经济上的倡议来讲,我觉得这一举措非常好。它不一定适合所有国家、地区,但就欧洲来说,“一带一路”是有利的。它在为中国与欧洲带来更高互通性的同时,也在强化了地区的团结,并为一些地区及企业带来良性竞争。对于很多国家来说,“一带一路”带来了新的机遇,重新塑造欧亚大陆的经济版图。举例来说,哈萨克斯坦作为一个内陆国家过去只能和邻国互通贸易,但突然之间,它成为了新丝路上重要的一环,这也给了它东向中国、西向欧洲的发展机会。哈萨克斯坦在这段时间就在江苏省投资建设了很多项目,这是它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哈萨克斯坦农产品供应商现在可以把东西卖到中国来,这是以前没有的机会。所以对于类似国家来说,“一带一路”不是单纯的政治问题,而是很现实的经济问题。过去没有人会想去明斯克(白俄罗斯首都)投资,可现在它成为了货运中心,这带动了白俄罗斯经济的发展。对于波罗的海沿岸国家来说,“一带一路”拉近了它们与欧洲中心的距离,增加了贸易上的联络。一组数据显示,“一带一路”会为中国-欧洲贸易带来6%的增长。这是一个很大的增长,因为中欧贸易本身的基数就很大。当然,“一带一路”只活跃于其沿线是远远不够的。在非洲,“一带一路”同样带来了经济上的巨大改善,带来了基础建设上的发展。所以任何国家只要可以切实参与到倡议中,就会得到相应的收益。

  “一带一路”投资风险可控,企业参与空间巨大

  财新记者:中国国有金融机构对“一带一路”沿线投入了大量的信贷敞口,有人担心由此带来的风险问题。你认为在这样巨大体量的信贷投放下,应该如何进行风险管理?

  拉尔松:我认为,金融机构中十分重要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在信贷上是不会愿意承担任何风险的。相反,由于它是由中国领头,多国参与的新建金融机构,从管理层上来说,它在信贷上会十分谨慎。同时,AIIB也会与其他国家的金融机构合作,所以从风险这方面考虑的话,我很愿意与AIIB一同投资,因为我知道它会尽量规避所有风险。它承担着中国的声誉问题。在AIIB投资的最初的项目时,它就与日本的亚洲开发银行(ADB)及欧洲的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等国际高端金融机构合作,进行项目的落实,以进一步降低风险。所以我认为它投资的风险几乎为零。

  财新记者: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企业怎么参与“一带一路”?他们怎么看“一带一路”,一般哪些企业有兴趣?

  拉尔松: 我们之前提到了哈萨克斯坦。法国的一家名为阿尔斯通(Alstom)跨国公司就正在为哈萨克斯坦铁路建造600个电力机车,以此来缩短哈萨克斯坦铁路运输所需时间。所以“一带一路”不光为沿线国家带来投资、发展机会(不光为中国及哈萨克斯坦带来机会),同时也为拉动了法国企业的发展。

  现在,中国制造的火车基本上可以覆盖欧洲的每个主要城市,比如伦敦、马德里、里斯本等。但是,来法国的第一辆中国列车开到了里昂,而非巴黎。因为与武汉东风有合作关系的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坐落在里昂。东风与PSA需要快速的互联,所以就算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到“一带一路”中,他们也因为丝路工程而受益,节省了运输时间及成本。有了中欧铁路的开通,东风和PSA可以在自己工厂内生产零部件,然后快速运送到对方的工厂里,让他们的产品成为全球价值链的一部分。铁路就这样缩短了跨国合作企业之间的距离。

  在全世界最大的五个海运公司中有中国的COSCO和总部位于法国马赛的达飞海运集团公司(CMA CGM)。这两个海运巨头现在共同运营一名为Terminal Link的合资企业。在Terminal Link的框架之协议下,COSCO的船只可以使用CMA CGM在欧洲及非洲的港口码头,同样CMA CGM也可以使用COSCO的全部港口,为双方创造了运营上极大的便利。这样的合资公司整合了其母公司的资源,让其可以利用海上丝绸之路直接提升中国-欧洲的贸易总量。

  中国企业收购希腊港口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的案例很值得学习。这样成功的收购在整个希腊的经济复苏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中国企业利用海上丝绸之路在比雷埃夫斯的经营活动很直接的给当地企业带来收益,为当地贸易量的增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将比雷埃夫斯港的优势凸显出来后,中国企业也由此增加了希腊的贸易量,进而提升了希腊的竞争力。

  “中欧铁路”十分有用,欧元下半年无忧

  财新记者:“一带一路”重点项目“中欧铁路”开运至今,满足了沿线地区部分货运需求,但是也有人表示,中欧班列中90%都是返程空箱。请问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拉尔松:我从中国官方得来的海关数据显示只有11.2%的列车返程空箱,所以一些贸易上小幅度的不平衡是确实存在的,但我不知道90%这个数据是哪里来的。如果中国政府为了发展贸易而建设的基础设施最后导致过高的贸易逆差的话,那这就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但这个问题是并不存在的,“中欧铁路”被各国企业视作一项十分有用的工具。包括法国、西班牙、波兰在内的很多欧洲国家都支持基于“中欧铁路”上的合作。

  财新记者:刚刚结束的法国大选和即将实质启动的英国脱欧会对欧元汇率产生什么影响?你怎么看欧元下半年的走势?

  拉尔松:法国大选的结果不会对欧元汇率产生什么实质影响。新当选的总统也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支持贸易自由,这都是很好的消息。英国将要离开,但是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还在欧盟的国家又会进一步加固与欧盟各成员国之间的关系。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