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陆克文:21世纪亚洲的挑战是保持和平

2013年05月08日 08:45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陆克文对“新型大国关系”做出了肯定的回应,他认为这是一种重新构造、重新设置、重新调整对待彼此所用思维的方式

精英访谈嘉宾:陆克文
陆克文(Kevin Rudd),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1957年9月21日出生于澳大利亚东部昆士兰州。1981年毕业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获文学士学位,同年加入工党。1998年,陆克文当选澳联邦众议员,并任反对党工党的外交事务发言人。2006年12月,当选为工党领袖。2007年11月24日,陆克文当选为澳联邦政府第26任总理,2010年6月23日辞去职务。2010年9月,陆克文出任外交部长,2012年2月辞去职务。

  财新记者 张远岸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是中国人最熟悉的澳大利亚政治家之一,他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总让中国人感到亲近。

  4月19日,陆克文在北京出席了德意志银行智库阿尔弗雷德·海尔豪森协会(Alfred Herrhausen Society)与中科院共同举办的“构建利益共同体:中国在相互依存的时代”会议。演讲时,他不时穿插一些中文词汇,迎来阵阵掌声。

  陆克文在演讲中指出,21世纪亚洲的挑战是避免战争,保持和平,尤其是在中美之间保持和平。他表示,中美关系对未来战略的稳定性至关重要,尤其是在更广泛的亚洲这半球的稳定性。“这样的战略稳定性对于未来亚洲的经济增长非常关键”。

  2008年时,陆克文提出了“中等强国外交”,澳大利亚更加积极地参与寻求对全球热点议题的解决,加强与亚太地区和联合国的合作伙伴关系。这一策略被视作是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寻求一条中间道路。这对如今的澳大利亚是否仍然适用?中美关系又对澳大利亚有何影响?

  中国一季度GDP同比增长7.7%,比去年四季度回落0.2个百分点,经济回升仅持续了一个季度。中国今年的经济走势如何?已进入第9年的中澳自由贸易区协定(FTA)谈判进展如何?

  针对上述问题,财新记者对陆克文进行了专访。

  财新记者:距你提出“中等强国外交”策略已有5年时间。你怎么评估这个战略?这个战略现在对澳大利亚是否仍然适用?

  陆克文:我认为还适用。原因是国际体系中的中等强国在维持以规则为基础的体系上有深刻利益。大国通常靠自己,而中等强国和小国家则依靠体系。和小国家不同,中等强国有能力对体系做出自己的贡献。因此,我认为中等强国在世界秩序中有独特的地位。

  关于我们迄今取得的成果,我们在很多方面应用了中等强国的外交政策。我们积极将二十国集团(G20)提高到峰会层面,并将几个中等强国包括到这个体系中来,尽管一些大国想要减少参与者数量。

  如果你看看国际议程,比如核裁军。澳大利亚有两个计划。首先是提出建立核不扩散与核裁军国际委员会(ICNND),为2010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做准备,这是目前世界上在(核)武器控制方面最好的路线图。

  其次,通过联合国使对核裁军有兴趣的中等强国跨区域联合起来。这是由澳大利亚主导的。我们在这个领域很活跃,比如我们努力禁止核材料交易,继续倡议全面禁止核试验。再说其他领域,比如国际人道主义干涉。我们在对利比亚的全球外交上非常活跃,努力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实现人道主义干涉,避免卡扎菲(Muammar Muhammad Abu Minyar al-Gaddafi)在班加西大肆杀戮。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很活跃。

  同样,如果你看我们发起的其他倡议,比如亚太共同体,这是一个长期概念。我们积极促使美国加入东亚峰会,使所有参与者能够围坐一桌,开始讨论建立一个长期共同体的可能性。所以迄今我们的成果记录良好。由于国际秩序的结构性原因,我认为中等强国将继续在其中发挥作用。

  财新记者:中国一季度GDP降至7.7%,澳大利亚经济与中国经济有很高的关联度。你如何预测中国今年的经济以及其对澳大利亚的影响?

  陆克文:去年中国的年增长率就是7.7%,它一开始时缓慢,但最终会更强劲。今年也是开始缓慢,同时中间还有中国新年,在这期间生产较少。中国假期越来越长,我对一季度增速7.7%并不感到吃惊。我认为中国增速将恢复至8%左右,这是一个现实的预测。

  中国面临的真正挑战并不是增速的绝对水平,而是开始实施“十二五计划”中提出的增长模式转型。这对中国、澳大利亚、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都至关重要。同时,改变增长模式,向外国竞争开放国内服务业市场,这可以给中国带来巨大的利益。这有利于价格、效率以及老百姓获得的服务质量。老实说,这也有利于就业。

  财新记者:现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均在谈判阶段,澳大利亚两者都参与了。你认为这两者是否互相竞争?

  陆克文:不,我认为他们是互补的。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是亚太地区的自由贸易。TPP是一个很好的概念,不应该被视为遏制,很多中国人这么认为。我认为这是很好的全球化力量。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你们需要什么?需要全球更多的开放市场。欧洲人让你们失望了。你们需要多元化你们的全球市场。因此,减少亚太地区残余的保护主义对中国经济来说是件好事。在过去几年中,净出口没有对中国经济增长做出很大贡献。所以,自由贸易是中国的朋友,而TPP是达成(自由贸易)的好方法。所有这些概念都指向同一个方向。

  财新记者:你怎么看中澳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的进展?

  陆克文:谈判好比是从汉代开始,现在正在经历唐代和宋代,我们还没有到清代。

  财新记者:你预计什么时候能够结束谈判?

  陆克文:实话实说,我认为双方需要达成协议。澳大利亚经济对中国不构成威胁,中国经济对澳大利亚也不构成威胁。FTA对你们有用,对我们也有用。让我们行动起来吧。

  财新记者:现在存在哪些问题?

  陆克文:还是那些老问题。中国担心本国的农产品行业。如果明天澳大利亚将其全部农产品出口到中国,都不够广东一个省的人吃。我们农业的规模没有那么大。澳大利亚大部分农产品用于国内消费,约40%出口。说实话,随着中国中产阶级崛起,中国需要那40%的农产品来使价格保持在低水平。

  财新记者:你怎么看澳大利亚对婴幼儿奶粉的限购?

  陆克文:我们得让我们的牛保持开心。中澳之间有很大的协同性,不仅仅是我们的奶制品,而是整个食品领域。在中国国内存在食品管理标准问题,大家都知道,中国人知道,我们也知道。因此,有很好的机会利用来自澳大利亚的大规模农产品进口,来影响中国国内的食品标准。

  财新记者:中澳刚刚启动了人民币直兑澳元,你怎么看待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陆克文:我认为进展很好,人民币在外汇市场中逐渐升值是有用的,中国政府表示会逐步实现人民币国际化,而不是一蹴而就。这是明智的,我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正在正确的方向上发展。人民币需要进一步国际化,方式要聪明。其次,关于货币直接兑换,对双方来说好处是减少了成本。我们不必总是经过美元兑换了。我们对此感到高兴。

  财新记者:你在演讲中谈到了很多中美关系,这将如何影响澳大利亚?

  陆克文:这很重要,会影响每个人。在今天的讲座中,很多欧洲人谈论了欧洲,很多拉美人谈论了拉美,很多俄罗斯人谈论了俄罗斯。我试图谈论世界。不管你喜不喜欢,美国是第一大经济体,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美国是第一大军事强国,迟早中国将成为第二大军事强国。这是现实。很多人希望这不是现实,但这就是现实。如果中美关系发展顺利,世界是个美好的地方。如果中美关系出了问题,世界将成为一个糟糕的地方。我是个很简单的人,我在农场上长大。所以中美关系会影响每个人。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我认为我们能够把它做好。这就是为什么我对“新型大国关系”这个概念做出了肯定的回应,我认为这是一种重新构造、重新设置、重新调整我们对待彼此所用思维的方式。

  记者点评:关于亚洲的挑战——避免战争、保持和平,尤其是中美间保持和平,澳大利亚作为美国在亚太的重要盟友之一,不是一个局外者。

  澳大利亚政府在5月3日发布的2013年国防白皮书中,重申了澳大利亚与美国同盟关系的长期重要性。5月6日澳大利亚“悉尼号”(HMAS Sydney)防控驱逐舰的指挥官抵达日本,开始在紧张的日本和韩国海域,加入美国“乔治﹒华盛顿号”(USS George Washington)核动力航空母舰攻击群,为期三个月。该指挥官得到授权,在“悉尼号”受到攻击时,有反击的权利;在本身未受到攻击时,加入战斗须获得上级批准。这被外界解读为澳大利亚释放与美国同盟关系牢不可破的信号。

  近年来,有关是否应将外交和安全政策重心从美国转向中国,在澳大利亚国内引发了一些争论。但至少从今年看,中澳关系基调颇为积极友好。

  先是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4月5日至10日访华,两国决定将中澳关系提升为相互信任、互利共赢的战略伙伴关系。在此期间,还签定了允许澳元和人民币进行直接兑换的协议。

  之后不久,澳大利亚政府在2013年国防白皮书中,明确表示“政府不把中国视为对手。相反,其政策旨在鼓励中国和平崛起,并确保区域战略竞争不会导致冲突”。而在陆克文执政时期的2009年国防白皮书认为中国是潜在战略威胁。

  对于此次基调的缓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5月3日表示,这体现了澳方对发展中澳关系的重视和积极态度,并希望澳方“继续积极看待中国的发展和战略意图”。

  此后值得关注的是,基调转变是否能够成为契机,促进中澳双边关系在各方面的落实,以及在9月澳大利亚大选后,新基调是否会继续延续。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