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崔天凯:探索新型大国关系

2013年05月10日 09:12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中美共促亚太和平、稳定与繁荣,既是重大课题,也是共同责任

  财新特派纽约记者 倪伟峰 唐家婕

  “各位好,我的名字是崔天凯,是今天刚上任的中国新驻美国大使,我也有些问题想提出。”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场私人晚宴中,官商学各界名士云集,美国前内阁官员正在台上谈着国际经贸形势,这时,坐在台下的崔天凯举手提问,并用流利的英文自我介绍,引来全场一阵掌声与笑声。

  现场严肃的气氛,瞬间被这位新来的中国大使打破。

  4月15日,财新记者在这场晚宴结束后专访崔天凯。没有随行人员的他,跟着财新记者走到大厅旁的安静区域,不疾不徐地问:“录音笔准备好了吗?”随后开始对中国与美国的新型大国关系侃侃而谈。

  就在同日稍早,崔天凯刚在美国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向美国总统奥巴马递交了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的国书,正式开始了他作为第十任中国驻美大使的职业生涯。

  奥巴马对崔天凯的履新表示欢迎,说两国在过去40年来有长足的进展,未来,很多全球性挑战要携手合作,让两国关系进入新阶段,面临新机遇。美方愿与中方一道,致力建设新型的大国关系。

  崔天凯则回应,在双方共同努力下,近年来中美关系总体保持健康稳定发展。中方愿与美方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合作伙伴关系建设,探索构建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

  华盛顿对崔天凯并不陌生,崔天凯亦是。

  崔天凯曾于1986年至1987年,在华盛顿市中心的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院就读,获得国际公共政策硕士学位。在担任外交部副部长期间,他主管美洲与大西洋区事务,与奥巴马的外交团队有多年的交手经验。

  60岁的崔天凯出生于上海,早年曾在黑龙江农村插队落户,1974年后进入华东师范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学习,后从事英语教学,并成为联合国总部中文秘书处译员。

  他的外交背景相当完整,从1984年后,历任外交部国际司参赞、处长,新闻司副司长,外交部发言人,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公使衔参赞,外交部政策研究室主任,亚洲司司长,部长助理,驻日本大使(2007年-2009年),主管美洲和大西洋事务的副部长。

  对崔天凯而言,这样的工作背景带给他更全面的亚太视角。“中美间要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这个大国关系首先和最重要的就是要体现在亚太地区的良性互动。” 他向财新记者提到,中美共促亚太和平、稳定与繁荣,既是重大课题,也是共同责任。

  崔天凯的任务并不轻松。在两国新一届领导人上任后,中美间的老问题悬而未决,新问题层出不穷。在中国,美国的战略重心移向亚太,被中国不少人士认为美国试图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而在美国,中国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期首访俄罗斯和非洲,又引发舆论的种种猜测。

  但是,崔天凯认为,中美两国就包括地区在内的各种问题的互相协调正更加深入。比如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中国和美国都表示要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推动半岛无核化,并将局势引到外交谈判的轨道上来。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则是中美双方可以积极探索的合作领域。

  谈到美国与其他11个国家协议中的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崔天凯坦言,中国对TPP仍在观望。

  财新《中国改革》:中美间老问题还在,新问题又现。你如何评价中美关系现状,怎样看待摩擦?

  崔天凯:我今天下午4时多向奥巴马总统递交了习近平主席签署的国书,从法律上正式就任第十任中国驻美大使。

  我来的这个时候,应该说我们两国关系处在一个承前启后的新时期。

  远的不说,就说奥巴马总统第一任期这四年,在两国领导人,特别是两国元首的亲自引领下,中美关系总体还是保持了稳定发展的势头。现在奥巴马总统进入第二任期,我们的领导层也换届了,但双方都有明确的决心和承诺,要把这样的好势头保持下去,争取中美间能够真正建立起合作伙伴关系,并且探索新型的大国关系。在习近平当选国家主席的当天,奥巴马总统就致电习主席,两国元首都表示要推动中美关系在今后几年取得健康稳定的发展。

  另外,两国的共同利益,很明显也是在不断增长。在经贸关系方面,去年中美的双边贸易差不多到了5000亿美元,这是十多年来首次超过了我们和欧盟的贸易量。我估计今明两年增长势头还会继续保持,因为美国的经济复苏在发达经济体中还是不错的。

  财新《中国改革》:中美合作可以从那些方面深化?

  崔天凯:比如人文交流和战略问题的对话,以及对于一些地区和国际问题的相互协调,我觉得中美两国的合作正更加深入、更加务实也更加有效。比如克里国务卿刚刚访问了中国,双方在朝鲜半岛局势问题上做了很深入的沟通,都表示要共同努力来维护半岛的和平稳定,推进半岛无核化,尽量将局势引向外交谈判解决的轨道上来。我想这是中美在大方向上的一致。

  克里在访华期间,中美也联合发表了关于气候变化的联合声明,这也是第一次,也就是说气候问题是双方都看作是可以大力开展合作的新领域。前不久,中国国家发改委主管这一问题的解振华副主任到华盛顿来访问,我也参加了他的一些活动。应该说,他和美方,不管是政府官员还是国会议员,亦或是研究机构都谈得很好。中美两国作为世界上的两大经济体,应该在气候变化方面不仅要加强双边合作,也要带头引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

  所以,我对中美关系,总体上来说感到乐观。当然,这中间也有些问题:过去有问题,现在有问题,将来还将会有问题。

  但在不断解决问题中加强合作,中美关系才能得以发展。不能指望哪一天问题归零,这是不可能的。

  财新《中国改革》:你过去长期主管亚太事务,现在以这样的背景履职中国驻美大使,你觉得这给你个人带来什么样特殊的视角?

  崔天凯:其实我在中国外交部参与过很多方面的事情,干得最长的是多边事务,但也有很长时间在参与亚太事务,包括当了两年多的驻日大使。过去三年,我主要在负责对美事务以及20国集团的协议,所以,对两国关系以及两国在全球经济治理当中的协调合作,我还算有所了解。

  刚才讲到中美间要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这个大国关系首先和最重要的就是要体现在亚太地区的良性互动。去年我在香港的亚洲协会做了个演讲,题目就是中美在亚太良性互动。

  中美作为太平洋两岸的两个大国,在亚太地区有很多利益交织。怎么把这种利益交织变成双方合作的机遇,并促进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繁荣,既是我们面临的重大课题,也是我们对本地区的共同责任。我们应该把它做好。

  财新《中国改革》:具体来说,美国应该在东亚和亚太地区,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崔天凯:我们欢迎美国在亚太地区发挥建设性作用。我们也承认美国在亚太地区有许多重大的利益存在。坦率地讲,亚太地区的许多问题,包括地区稳定、未来的安全架构,还有地区的发展繁荣和贸易投资的自由化等等,没有美国的参与也是很难解决的。所以,我们期待也需要美国的建设性作用,我们非常欢迎美国的这种建设性作用。

  在另一方面,美国也应更多地了解和理解中国。作为一个亚洲国家,我们生于斯长于斯,是我们的关切和利益所在,美国也应该有更好的胸怀来尊重中国的这些利益。这样双方才有合作的基础。

  财新《中国改革》:TPP是当前中美经贸关系中的一个重要话题。每次谈到TPP时,美方总是说欢迎中国加入。那么,中国对TPP的态度是什么?

  崔天凯:我们还在看。因为国际上一直对此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区域性的自贸安排,是最终走向多边和全球贸易化的必要步骤;而还有一种观点截然相反,认为是有了区域性的自贸安排后,将来就不可能再有多边和全球(的贸易化)。最终结果到底是什么,我们还要看。

  财新《中国改革》:最近习近平主席首访俄罗斯和非洲国家,他向外界传递了什么样的信息?

  崔天凯:领导人换届以后,肯定要开展对外活动。对外活动总得从某个地方开始,不可能一下扑到全球。出访俄罗斯也很正常,因为俄罗斯是中国最大的邻国,现在,双方是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普京总统在再次当选总统后首访的国家就是中国。所以,双方有这种密切交往也很正常。

  访问非洲,一方面是习主席本来要到南非参加“金砖国家”的首脑会议,这个日子已经定了。那既然那么远到了南非,非洲又和中国有传统友谊,顺便访问几个非洲国家我觉得也是应该的。下一步,中国领导人会向其他地区加强他们的外交活动,我们的外交是全方位的。

  财新《中国改革》:作为新上任大使,你在任务方面和过去的大使有什么不同?

  崔天凯:若从驻美大使算起,我是第十个,但最早是联络处主任。若从黄镇将军算起,我是第11个。当然他们是老前辈,我们和他们在有些方面不能比。我来了以后,首先还要继承他们好的传统,在他们所打下的良好工作基础上,面对现在新的形势、新的问题、两国关系发展新的需要,努力继续推进两国关系。 ■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