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亚库宁:中俄探索欧亚大陆经济新模式

2017年06月13日 10:23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1

一带一路计划实施需要集中决策机制,可以中蒙俄“经济走廊”为基础探索新模式,俄罗斯将走向更成熟的体制

精英访谈嘉宾:亚库宁
现任智库DOC研究所(前称 “文明对话”世界公共论坛)主席,2005年至2015年任俄罗斯铁路公司(Russian Railways)总裁,2000年至2002年任俄罗斯副交通部长,上世纪90年代曾任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地区行政长官,80年代曾任苏联驻联合国特使。

  【财新网】(特派圣彼得堡记者 李增新)前俄罗斯铁路总裁、被誉为俄罗斯总统普京“八大金刚”之一的亚库宁(Vladimir Yakunin)对俄罗斯政治经济改革、区域合作与全球经济秩序有自己的看法。

  他在6月2日参加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SPIEF)“财新辩论”,随后接受了财新记者专访。

  财新记者:普京总统在SPIEF论坛上发表了长篇讲话,那么他主要想传递的信息是什么?

  亚库宁:对我来说,这应该是第一次完全聚焦于俄罗斯国内的发展,经济上的和政治上的。地缘政治,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全部都是来自于主持人,普京自己没有去谈这些。这反应出,他非常关注今天的实际情况,关心经济发展模式。

  这不仅是因为2018年的大选,因为俄罗斯经济稳定下来是至关重要的。近期通胀较低。但在另一方面,怎样维持这个态势,怎样让经济增长更强有力,是非常重要的。

  他给政府下了一系列非常重要的决定,包括怎样为企业创造更好的经商环境,怎样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其中重要的一条是,对投资者的条件,从企业创立开始到结束经营都不改变,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对于美俄关系来说,他是非常有诚意的,并且是开放的。首先他想对美国更加友好,同时他也想保持客观。他没有顺着主持人的话,批评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在我眼里,这就是他希望改善关系的立场,要尊重相互利益、保持客观以及可持续。

  他对中国也说了很多好话,也谈到了俄罗斯与印度的关系。他给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我们对与其他国家合作持开放态度,特别是在欧亚大陆上。值得一提的是,莫迪总理也同意这样的说法,印度与中国的关系,除了边境问题,两国关系不可能存在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

  财新记者:俄罗斯与中国和印度交好,是不是为了对抗美国?

  亚库宁:我不认为他在这里在搞平衡。他只有在主持人问到美国的时候,才会提美国。而他的重点主要是对中国和印度的高度尊敬。

  财新记者:中国目前的策略是进入到国际经济金融体系,然后从内部对他们进行改革。而你是不是认为,该改变甚至重新设立国际秩序?

  亚库宁:我认为是“刷新”(refresh)。我们需要更切实际。我们生活在多元化的世界里面。在我眼中,全世界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全球治理机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当然美联储实际上也无处不在。我们都在这个体系当中,我们也不可能立刻改变他们。

  对我来说,一带一路计划,并不是单纯的经济计划。比如,我们考虑的是让基础设施成为新的可能的社会经济模式的基础。这些计划的开发,国家之间的大量合作,将给世界提供一个机会,进行一种测试,对某种新的全球社会经济模式进行检验。在这个背景下,我认为三个国家的领导人,习近平、普京和蒙古总统关于建立中俄蒙“经济走廊”,这就是很好的第一个测试,来看这三个国家是否能走出一条不同的道路,出现新的经济模式。

  这当中不仅仅是国家层面的合作,这些都是很务实的项目,在这一规模上的一种新型的商业管理有可能出现,这是非常重要的。就项目管理,任何业务的核心决策都应该是发自一个主体。

  比如,我们讨论如何通过一带一路来兴建、完善欧亚大陆的基础设施。那么,我们何不就通过中俄蒙的“经济走廊”来领导呢?比如,就有一个“北方铁路”的项目,从中国、蒙古高原,到俄罗斯的城市,这对货运来说就是额外的1000万吨的货物,这是非常伟大的可能性。

  我还想再次强调,一带一路并不仅仅是全球范围内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我就把它看作是可能的建立一套新的管理体系的机会。

  财新记者:但就像今天早上一些嘉宾担忧的那样,怎样减少浪费和无效投资?

  亚库宁:政治党派、政治领导力,可以成为实际操作的“伞”。想法是伟大的,计划得到认可,全世界人民认为需要如此规模的基础设施项目,这些不可能单独由中国、我们的西伯利亚或者西非单独来实现。问题是到底怎么来构建这样一个体系。实际操作中的最高决策,还是应该有个项目办公室,唯一的最高指挥。

  另外,金融管理体系也需要不同,出发点不能再是银行挣利润,而应该从人民发展的角度出发。比如,我看到经济下滑的时候,俄罗斯的一家银行取得3000亿卢布的利润。你就不得不问,钱到底从哪里来?从工业企业、从老百姓、从农业身上。这肯定不能让人满意。普京总统说,要把贫困率从40%降到20%。因此我希望银行的利润能少一些,钱能流向“实体”经济,到工业生产和服务业当中去。

  财新记者:作为俄罗斯铁路的前主席,我想听听你说铁路的方面,海运似乎是更便宜的方式。

  亚库宁:没错,关于哪种途径的争论一直都有。海运是更便宜,但时间更长,中国到欧洲需要40天。如果我们说的货物是有比较高的增值税,那么就得考虑这40天。那么这些冻结的资本,是否该计税?我就认为应该计税。实际上现在我也在提倡这样的想法。

  现在通过陆路运输,横跨欧亚大陆大概需要14天,可以缩减至12天,包括递送至客户的时间。当然,有的时候铁路也发生一些事故,但我们不依赖于气候,不依赖于季节。铁路更安全。一些政治因素也应该考虑到。比如,索马里海盗,国与国之间的紧张局面。

  因此,我认为竞争力还在,并没有被海运或者汽车运输等所取代。伴随着科技进步,我们还不知道20年后会发生些什么。

  财新记者:IMF在之前的春季年会上称,俄罗斯经济已经触底反弹了,预计从去年的衰退转为今年增长1.1%,明年增长1.2%。俄罗斯经济是不是走出来了?

  亚库宁:我同意客观指标,但并不会出现较强的复苏。经济整体还在下滑。农业部门连续增长三年了;在工业制造业部门也开始增长。这些是积极的。问题是,这就够了吗?答案就不那么乐观了。我们现在还没有廉价的融资,通胀在3%左右,去银行贷款要付11%的利率。

  另外就是外交方面的挑战,怎样与其他国家搞关系,这影响到技术转移,获取国际资本市场的途径。这些困难目前还都在。

  在我眼中,2008年对俄罗斯铁路所做的,反映出瞄准未来20年的战略性部署。我并没有太多意识形态方面的感觉,比如我们接下来20年的方向就在哪里。假如你搞一个三年计划,将会影响俄罗斯商业和投资环境,但三年太短了。当我们讨论长期内的经济发展计划的时候,我们就必须确保基础设施是足够的、完善的。如果我们谈的是全面发展,我们就应该了解到人民群众的需求究竟是什么。核心不仅仅是GDP,而是人们的生活水平。

  财新记者:我们看到俄罗斯正在努力多元化经济,跟以前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亚库宁:在1991年后,主要的政治程序变得不一样。我们应当看到,那是个重建的时期,不仅仅是现代化,是对政治体系的完全重建。那么在今天,面对制裁,我们看到这个体制存活下来了。这意味着我们应当走向下一个阶段,也就是更成熟的体制。

  现在,国家应该走向更远,应该充分利用过去20多年来我们去的知识,包括地缘政治方面,从乌克兰、叙利亚等在全球汲取的经验和教训。

  这不仅仅是对俄罗斯,对中国也是如此。这是非常核心的。我猜在大选之前,总统将会出台对未来的更详细的规划,包括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的。

  财新记者:关于2018年选举,我们应该有怎样的期待?

  亚库宁:我估计普京会参加选举,很可能赢得大选。然后就是要看到可持续性政策,在地缘政治方面,在与中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方面,还有对已经达成的欧亚大陆各项目的执行。

  我认为最关键的,对中俄印来说,欧亚大陆项目非常重要。习近平主席支持全球化,认为全球化进程是不可逆转的。我们作为政治学者,认为全球化是基于科技、通讯、贸易等来实现。全球化与“globalism”有区别。Globalism已经是意识形态,是新自由主义的阐释,这包含了普世价值标准在里面。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在差异的程度上,你能够发现世界之美,但全球化并不代表着世界大同,而是应当更加促进多元化,包括可替代的发展路径。在一个全球化的框架下,我认为区域间合作有巨大的空间。我并不认同“区域化”(Regionalization),因为这就是全球化的一部分。欧亚大陆是非常好的一个实验地点。我们会看到非常强的合作,包括在反恐、保护国家主权等方面。

  财新记者:中俄关系现在怎么样,是不是政热经冷?

  亚库宁:我有很多中国朋友,我听到最多的是,他们不太了解俄罗斯的体系。你们中国规章非常有结构性:你很清楚规则是什么,然后你就遵守规则去做。在俄罗斯,他们就容易晕掉。他们从一个部门或机构获得许可,以为自己是受欢迎的,而到了另一个部门,感觉自己好像不受欢迎。在另一个国家做买卖从来都是不容易的,但在俄罗斯尤为如此。我们需要弥合这些鸿沟。

  最重要的是联邦法律和地方法律的一致性,通过推行长期全面发展计划,并在一些特定领域,通过特殊政府间协议。只有这样,才能给企业家一幅更清晰的图景:法律是什么,条件是什么,谁来负责。

  财新记者:中俄合作哪些最有潜力?

  亚库宁:我们已经在直升机生产上达成了一致。另外是中俄蒙,包括基础设施俄中之间。另外是中国对取得一些远东沿海的设施感兴趣,在黄海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为航运线取得更多保障是有道理的。另外是讨论对中国出口资源能源。从俄罗斯,经过蒙古。最后,基础设施项目应该协同(aligned)。比如,在中国东北部,跨西伯利亚铁路运输是更好的方式,要更好地设计。工业方面也有很多合作。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