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不平等会让我们付出高昂代价

2017年03月22日 18:35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1

一般意义上,越平等的经济体经济表现越好、越具稳定性

  【财新网】(记者 张琪)反全球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不平等问题有多严重?中美不平等问题有何异同?特朗普的政策对美国不平等问题有何影响?中国如何应对中美潜在的贸易战?财新记者就以上问题在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于北京举办的“世界经济和经济增长中的国家角色”论坛上,专访了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校级教授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

  斯蒂格利茨认为,特朗普的众多支持者来自自我感觉被遗忘的人群,但他上台后的医改、税收等各项政策,并未代表他们的利益,将加剧美国的不平等问题。中美贸易方面,他认为,针对美国对中国采取的反倾销、反补贴等措施,中国也可采取一系列措施予以回应。

  财新记者:就中美可能发生的贸易战,有分析指出,美国可能会发起更多的反倾销反补贴案例。是否还会有其他针对中国的形式?中国该如何应对?

  斯蒂格利茨:贸易法有一套全面的措施,包括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货币操纵等。但是启用这些措施要有一个流程。我不认为这个程序可以指控中国现在是货币操纵国,中国在保持汇率上升而不是推低。其他许多措施或许能够通过程序,因为该程序非常偏向于美国公司。

  但当然中国已经学会了如何应对。中国也可以在许多领域提出反补贴税、反倾销税的案例。美国政府在金融危机中对美国汽车行业给予了巨额补贴,还有各种其他隐藏在税法的补贴。可以想象,中国会采取与美国类似的措施回应美国。当然还有其他中国可以回应的方式,例如通过调整采购,购买空客飞机替代波音飞机。

  财新记者:特朗普政府的哪些政策将加剧不平等?

  斯蒂格利茨:美国需要的是改革税法,包括通过遗产税、反托拉斯法、垄断权、公司治理等权力代际传递的改革,对那些经营企业的为己牟利者的权力改革等。但特朗普所做的每一件事几乎都是在法律和经济结构方面提高1%的富人的利益而牺牲其他人的利益。

  财新记者:特朗普表示要减税、放松监管。你认为这是否会减小不平等现象?

  斯蒂格利茨:这会使不平等问题变得更糟。他的减税计划将使最富有的人群受益。美国在2001年、2003年布什时期实施减税,那是个非常不公平的减税措施。特朗普的税改计划更不公平,将使不平等现象加剧。

  人们注意到,假定税收制度已到位、他自己交税的情况下,很明显特朗普将是巨大的受益者。美国税法中有一个特殊的规定,称为替代最低税(Alternative Minimum Tax,AMT)。如果你使用各种避税手段不纳税,最后我们让你付AMT。而特朗普想废除这项税收。如果真的废除,他将纳极少的税。

  财新记者:特朗普2005年的税单显示,若没有AMT,他的税率不到4%。

  斯蒂格利茨:这就是他想要的税改结构。这样,一个年收入一亿五千万美元的人会纳税率不到百分之四。在我看来,这不公平,这还将加剧美国内部的不平等问题。

  财新记者:但特朗普胜选,是由于弱势群体的支持。但现在他似乎未代表他们的利益?

  斯蒂格利茨:这是非常正确的。他当选是源于感到自己被遗弃的人群的支持,但现在许多人开始担心。新的医保提案将使数百万人失去医保,他们很害怕;税改提案显然是对非常富有的人有利,希望他们将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边境调节税(Border Adjustment Tax,BAT)的提案将增加他们购买衣服的成本。若特朗普与中国、墨西哥展开贸易战,这将提高他们购买生活用品的价格。所以他或许确实是在这些人的支持下当选,但现在肯定没有为他们的利益服务。

  财新记者:BAT税率定在20%。现在是否有进一步细节?

  斯蒂格利茨:特朗普尚未表示是否支持BAT,但BAT提案主要来自国会中的共和党议员。BAT的基本框架已提出,但还未通过国会,尚不清楚特朗普对此是否支持。但他的提案对公司减税幅度如此之大,以至于即使共和党人也不会支持他,除非有其他方式填补这项收入空缺。这是边境调节税提出的主要背景。

  财新记者:欧美近年来有一股“反全球化”论调,特朗普指出要“公平的贸易”。这背后的真正问题是什么?

  斯蒂格利茨:我认为主要问题是,很多美国人和欧洲人都认为自己被落下,不仅由于全球化,还有技术变化的因素。他们看到富人生活得很好,但自己的生活水平却停滞不前 。他们的生产力已提高,但收入并未增长。全球化相对于技术变革而言,起了相对小的作用。他们不能逆转技术变革,但可以怪罪全球化。

  当然每个人都说他们相信自由但公平的贸易,但是正如每个人对美的看法不同,公平也无统一标准。我认为贸易协定基本上是掌握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手中。所以如果任何人认为这些贸易协定有何不公的话,那也是对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不公,美国没什么可抱怨的。但真正的问题是,贸易协定旨在提高美国企业和财政的利益,并未代表普通公民的利益。所以对他们来说,这不是一个公平的协议。

  财新记者:不平等问题对社会的发展到底有多严重?

  斯蒂格利茨:它不仅是不道德的,也是个政治、经济、社会问题。不平等问题在美国如此严重,以至于现在美国的平均寿命开始下降,因为有许多人面临这样的压力,许多人收入停滞或下降,许多人没有足够的医保、摄入足够的营养。人均寿命是生活水平的基本反映 。平均寿命下降,这在失业的中年人这一群体中更为显著。

  财新记者:你曾指出,越平等的国家经济表现越好。

  斯蒂格利茨:对。在经济表现方面,不平等会使我们付出高昂的代价。一般意义上,越平等的经济体经济表现越好、越具稳定性。例如,更平等的经济体往往有更多平等的机会。如果没有平等的机会,这意味着底层人士不能充分挖掘自己的潜力。这就浪费了一个国家最宝贵的资产——人。

  财新记者:中国的不平等问题与美国的不平等问题有何相似性和不同之处?

  斯蒂格利茨:中国的不平等程度在许多方面都与美国相当。确切的数字很难比较,但有一些不同。通常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有更大的不平等,因为在国家发展初级阶段,一个国家的某些地区能够先于别人利用新的机会。所以他们冲在前面,然后其他人最终赶上。所以中国东部的增长速度比西部快,城市比农村经济表现好。

  美国不平等的惊人之处在于,曾有一个发展初始阶段,接着不平等现象缓解,但随后在约三十年前,从里根时期开始,不平等现象开始增加得越来越多。这一点是异常的。

  中国已经认识到不平等问题的重要性,并一直在努力做到这一点。不幸的是,美国共和党正在实施政策几乎可以肯定会加剧不平等。所以我担心的是,不平等问题已变糟,并将变得更糟。

  (财新记者廖元辛对此文亦有贡献)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