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Lendit创始人:金融科技会否使中国债务风险加剧

2017年02月07日 11:03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相对更危险的债务不是企业债务,而是个人消费债务

精英访谈嘉宾:彼得•伦顿
彼得•伦顿(Peter Renton)是Lendit朗迪金融科技论坛的创始人。在成为美国P2P互联网借贷平台Lending Club早期的投资者之一后,他开始撰写博客“Lending Academy”,并成为金融科技行业早期的普及和倡导者之一。2012年,他与合伙人创立了朗迪金融科技论坛。

  【财新网】(记者 张琪治)创立于2012年的朗迪(Lendit)金融科技论坛是目前金融科技界规模最大的论坛活动之一,近日财新记者专访了朗迪论坛联合创始人及董事会主席伦顿(Peter Renton),他就金融监管、金融科技行业的经济影响与意义等阐述了观点。

  伦顿是美国P2P互联网借贷平台Lending Club早期的投资者之一,在亲身经历了金融产业的新变化后,他对金融科技行业产生了兴趣,开始撰写名为Lending Academy的博客,普及金融科技行业的相关知识。在2012年,伦顿与合伙人一起创立了朗迪金融科技论坛。

  金融科技行业监管

  伦顿本人曾多次参加美国政府的监管会议并为美国的金融监管者们提供参考意见,而同时他也曾多次参加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闭门会议并提供意见,曾多次努力为中美两国的监管机构的交流搭起桥梁。

  财新记者:你认为中美之间金融监管的差异在哪?设立监管的合理方法论应当是什么样的?

  伦顿:美国对所有金融行为的监管已持续了许多年。我认为设立监管的合理方法论应当是这样的:监管者先设立一套核心立法,此后通过观察人们在哪些地方绕过监管,哪些部分的监管在扼杀经济活力,以此修改和完善立法。但是,市场通常会比监管先行一步,企业家可以在几周内实现一个新的想法,而监管或许需要几年才能跟上。

  财新记者:目前各国对较高风险、对投资人相关知识和承担能力要求较高的投资项目普遍实行“合格投资人制度”,只有符合标准的合格投资人产能参加这些投资项目,以限制和保护风险承受能力较低的投资者。

  在中国《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和《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中,均有条款明确提出“合格投资人”资格,只有具备这一资格的投资人方可参加特定的信托、私募基金等投资活动。虽然两部监管办法中都提及,合格投资人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但是其详细的合格投资人判定方法仍主要是通过投资人的收入和可投资资产规模来行的。美国的监管条例要求与此相似,判定方法也主要是通过资产及收入。

  财新记者:对于 “合格投资人”的规定,你是怎么看的?你认为目前的判定方法是否合理?

  伦顿:虽然这类规定不是完美的,但是中国也应当在细分投资人、限制不同投资人群的风险敞口等方面多下功夫。在中国限制非合格投资人是更加重要的,因为在中国,一个平均水平的非合格投资人对投资和风险的理解,要差于投资和财富管理传统丰富的美国的平均水平投资者。

  中美两国现行的合格投资人制度主要是通过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或收入进行判别,但是资产和收入并不一定能够反映投资者对投资风险的了解。一方面来讲,一些投资者对投资风险或许有足够了解但尚未符合合格投资人所需的资产或收入标准,另一方面,非合格投资人也有可能在股市等不受投资人资格限制的市场中,承受过大的风险。

  在美国已经有了一种观点,认为合格投资人的判定标准应当进行修改,投资者要成为合格投资人除了达成资产要求外,还必须经过一场关于投资知识的考试。我认为合格投资人不仅应当只是对资产规模的衡量,还应该对投资知识进行衡量。

  财新记者:你认为行业内部监管在互联网金融业中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伦顿:促进金融科技及互联网金融行业建立行业协会进行内部监管是非常有意义的。举个例子,美国的互联网借贷平台协会“Marketplace Lending Association”,就是在2016年4月的美国朗迪会议上宣布成立的。通过建立一个将行业相关各方聚集到一起的平台,可以帮助金融科技业及互联网借贷等行业建立自己的行业协会,设立行业标准,以进行行业内部的自我监管。

  另一个关于自我监管的例子是英国的P2P行业协会“P2P Finance Association(P2PFA)”,它设立了一个自我监管标准,其成员须遵守这一标准。在这之后,英国的监管部门在监管立法时,就参考并部分采用了这一准则。我认为这证明了行业内自我监管非常有意义,其标准也可以与政府监管标准相提并论。

  金融科技对经济的影响

  财新记者:近来许多经济学家及分析人士都在对中国的总体债务规模和信贷扩张的程度发出警告,一些人认为中国的债务规模已经过高,因此中国面临的债务风险正在增加。在这种背景下,能够帮助加速贷款行为的金融科技是否会使中国的债务风险加剧成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请问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伦顿:首先,我认为健康的债务规模到底该在什么范围内,这本身就尚有争议。

  美国的债务规模要比中国大许多,债务为美国经济提供了动力,为企业生产、采购和个人消费、购买住房提供了资金来源。而对于中国,如果中国想要以现在的速度继续增长,就需要增加负债,对债务水平过于严苛则可能导致经济衰退。

  我认为相对更危险的债务不是企业债务,而是个人消费债务,尤其是为奢侈品消费而借贷的债务。其他种类的借贷很多时候能够对经济起到刺激作用,尤其是企业债务,企业债务带有明显的杠杆效应,可以通过负债来创造数倍于债务的经济价值。而消费债务虽然在消费时能够刺激经济,但缺乏杠杆效应,而且偿还债务将减弱消费者的未来消费能力;一旦债务人失去工作来源而没有足够储蓄偿还债务,这将造成债务违约和金融风险。

  财新记者: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经济生产力增长缓慢是近年来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增速缓慢的重要原因。请问你认为金融科技能否帮助提高生产力水平?

  伦顿:当然能。金融服务行业已成为了美国经济中最大的行业板块,但其生产力增长却十分缓慢。

  我曾读过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Thomas Philippon的一份题为《论金融中介作用的理论和衡量(On the Theory and Measurement of Financial Intermediation)》的论文。论文中的结论表明,在过去的约100年内,美国银行业没有出现明显的生产力及效率增长,该行业的生产力走势几乎是一条水平线。可以说在21世纪的今天,大型金融机构贷款的效率与100年前相比几乎没有提升。

  金融科技将会,或者说已经提升了金融行业的生产力。与传统大型金融企业相比,金融科技业可以增加资本流动的效率。随着金融科技的兴起,我们将能看到水平走势的金融业生产力曲线出现明显的上扬。

  中国P2P行业

  财新记者:在2016年中国P2P行业的“跑路潮”后,社会对新兴的互联网金融等产生了疑问,有看法认为这一行业里的金融欺诈行为是该行业的固有问题。请问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伦顿:我认为这更多是缺乏监管造成的,而不是行业的问题,缺乏监管意味着人们将更容易进行金融欺诈。要知道中国P2P行业的欺诈丑闻不但损害了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声誉,还在世界上引起了巨大反响,世界各地的记者都问过我关于中国P2P诈骗的问题。

  在监管体系较严格的美国,虽然也可能有欺诈的发生,但欺诈的难度要困难得多。所以,金融欺诈并不是互联网金融的固有问题,一个强有力的监管体系可以最大程度地限制欺诈发生。

  在中国建立一个P2P借贷平台不需要太多资源,在美国则需要较大额的资金,我认为为P2P借贷平台设立准入机制是中国监管者首当其冲的任务。

  财新记者:在美国没有足够资质的互联网借贷平台不能直接收取投资款额,而必须使用第三方账户托管等方式,你认为这个做法对于防止P2P平台诈骗是否有效?

  伦顿:将从投资人处收到的投资资金与平台的运营资金等极为严格地分隔开,在各个资金账户间筑起防火墙,这是一个正确的做法。这一做法应当从这个行业的一开始就被建立起来,而且这种做法和原则能阻止大量的欺诈发生。分隔投资资金、进行资金托管是维持互联网借贷行业健康必不可少的举措。

  金融科技提供公共产品

  财新记者:中国的一些支付平台通过用户每月的收支等计算出了用户的信用分数,如支付宝的芝麻信用分,而信用分数评估则是一项在中国较为少见的基础公共金融服务。请问你认为这种服务在中国由金融科技企业提供的原因是什么?

  伦顿:在美国等信用分数评估较为完善的国家,这一业务有更高的进入壁垒,但在缺乏这项服务的国家,金融科技企业常常可以填这项空白,提供公共产品。

  我有两个例子: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虽然两国都是发达国家,但是一直缺乏信用分数服务。在加拿大,一家名为Borrowell的借贷平台推出了一个提供免费信用分数服务的网站,为注册用户提供信用分数评估,虽然这一服务在发达国家通常是由专门的信用评估机构完成的,但在专门机构缺失的情况下,金融科技企业能够代行这项职责。

  在澳大利亚也发生了类似的现象,该国一家名为CreditOne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提供了自己的信用分数服务。

  当然这些企业提供这项公共服务并非仅为了公利,同时也有自身的经营考量,通过这项服务,这些企业能够有机会积累用户群体及数据。

  财新记者:中国的一些支付平台能够向用户提供消费信贷服务,其功能与信用卡类似,这种新型消费信贷服务为什么会出现在中国?

  伦顿:相比于申请传统信用卡时提交的收入及资产信息,支付平台拥有更全面的用户的消费信息,能够更好地了解用户的消费水平和能力,因此才有能力为一些没有信用卡的群体提供消费信贷服务。

  我认为这是金融普惠(financial inclusion)的一种体现,原本没有渠道获得消费信贷服务的一些弱势群体由此可以获得使用该服务的机会。这其实是中国金融科技行业领先于美国、乃至领先世界的方面,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中国的这些支付平台所获取的数据,没有数据就不可能给这些弱势群体进行信用评估。

  而且,在充足的数据的支持下,向此前缺乏金融服务的群体提供服务,并不一定会增加风险。■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