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龚曙光:传统出版集团转型要善用传统资源

2016年03月29日 13:16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中南传媒把对优质出版资源的积聚和整合放在更急切的地位

  【财新网】(实习记者 杜康)现在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概念火热,出版公司位于内容生产链条的上游,握有大量的IP,而传统出版社如何转型,一直是行业内关心热议话题。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098.SH,下称中南传媒)是老牌出版公司,由湖南人民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岳麓书社等合并组建,传统图书业务的出版发行为其主营业务,2010年10月28日,中南传媒成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首日涨30%,股票市值达到248亿元,一跃成为出版传媒板块资产规模最大、股票市值最高的新龙头。

  近两年,中南传媒布局新业务的动作加快。2014年5月,其所创立的文化行业首家企业集团财务公司正式挂牌运营,2014年半年净利润约为6700万元,2015年净利润达到1亿多元。其数字出版业务增速也很快,旗下天闻数媒2014年共实现营业收入2.33亿元,净利润2255万元,同比增幅分别为68%、1758%,到2015年其数字业务总营收更增至4亿多元。

  3月23日,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在北京接受了财新记者的专访,畅谈对于传统出版集团转型及全版权运营的看法。现年57岁的龚曙光是湖南澧县人,曾担任过大学老师和省文联办公室主任,2001年,他受命创办《潇湘晨报》,带领这家都市报大获成功,之后又整合了湖南省新闻综合门户网站红网,创办湖南第一家手机报,广泛参与新媒体的开发。2007年他升任湖南出版控股投资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2008年12月起,担任新成立的中南传媒董事长。2011年12月,龚曙光当选CCTV第十二届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财新记者:中南传媒成立财务公司、涉足金融业务的初衷是什么?

  龚曙光:这是对发展路径的选择问题。中南传媒已经有了60年的历史,积累很多文化资源,包括版权资源、人才资源和管理资源,这些构成中南的行业资源,也是中南的优势。我们想利用金融作为杠杆,激活这些资源,撬动企业的发展。但如果想让金融作为杠杆撬动企业发展,首先面临身份问题。很多金融业务文化公司是不能做的,比如发票据、发债券、同业存款业务。2014年5月,我们控股的财务公司正式运营。开始的时候,财务公司收入来源主要是存放同业存款利息、对成员单位发放贷款利息以及办理结算手续费,2015年9月份,财务公司又获准新增有价证券投资、对金融机构的股权投资、成员单位产品的买方信贷等三类业务。财务公司能挣多少钱不是最重要的,能给我们带来多少服务是我看重的。

  举个例子,假设中南传媒集团下的天闻数媒因发展需要100亿资金,如果没有成立财务公司,我们要么做股票增发,要么通过银行借贷做间接融资。成立财务公司后,我可以通过发债和做票据来筹集资金。这样一来提高了资金利用的有效性,也降低了融资成本。当自有资金100亿的时候,中南传媒可以撬动500亿-700亿元的资金来做这个事情。

  中南传媒集团做财务公司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就目前来看,文化产业对于资本运作方式还比较陌生;同时由于对文化产业特性了解不足,外部金融机构提供的服务也比较粗糙。而且资本的逐利属性太强,一般来说,资本投资了一家初创企业后,可能会要求三年内能够退出项目。而中南传媒自己的基金注重的是孵化,可能七年八年也不考虑退出,甚至就自己最后收购了这些项目。

  国家对文化产业提出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要双效统一,同时社会效益摆在首位的要求,在这种要求下,如何理解文化产业的发展问题,金融行业思考很少。这个问题不解决,未来的金融市场无法为文化产业提供真正的服务。

  财新记者:目前中南传媒在资本业务上的都有哪些布局?

  龚曙光:目前中南传媒的金融业务上有 “三驾马车”。第一驾马车,就是上面说的财务公司。财务公司的成立,一方面是提高现有资本的收益率,简单来说,同行拆借的收益率就是银行存款的两倍。另一方面,财务公司的成立可以帮中南传媒集团吸纳更多的资本进来。财务公司2014年中成立,2014年下半年就实现净利6700万元,2015年净利1个多亿。

  第二架马车,2016年初中南传媒集团成立了自己基金公司,主要是孵化一些好的项目。第三架马车则是我们自己的投资部,主要是做一些控股型的并购。

  财新记者:中南传媒怎么看待出版业改革?怎么处理传统业务和现代业务的关系?

  龚曙光:首先说一下我对于传统和现代的定义。从介质上讲,我把纸质定义为“传统”,把各种各样的“屏”定义为现代。从互联网角度来讲,入网的是现代,没有入网的是传统。就目前来看,相对“现代业务”,传统业务仍然在中南传媒总营收中占更大比重,包括各品类图书的出版和发行,约为80%。这也是一个必然要经历的过程。对于传统文化产业集团来说,传统产业作为基本支撑,其利润支撑转型所需要的资本。传统资源越厚实,转型成功的概率越高。不然中南传媒和任何一个金融企业或科技企业想做文化产业没有区别。但同时,中南传媒的数字出版和金融业务处于快速增长期。

  说到传统出版集团的转型,很多人看重的是互联网技术亟需提高,但中南传媒看法不同,我们把对优质的出版资源积聚和整合放在更急切的地位。以我们的子公司中南博集天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博集天卷)为例,它被单纯认为是传统出版企业,价值是被低估。但是博集下面这几年积攒有很多优秀的IP资源,比如青春言情、悬疑推理等几条产品线,很适合影视化开发。经过一年多的筹备,去年8月博集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公司,12月底完成了新媒体公司的注册,已经由一个所谓的“传统公司”向“现代公司”转型。

  因此我们认为,中国目前的出版业,不论是能够未来在市场中持续发酵的传统资源,还是互联网技术,都是非常缺乏的,都是重要的。其次传统业务和现代业主之间并不是一个断裂的关系,比如很多网络小说,在成册出书后,经常掀起又一波阅读热潮,并带动更多的在线阅读。

  中南传媒还在做其他方面的转型。以在线教育为例,2014年中南传媒集团数字出版业务收入2.3亿元,2015年达到4个多亿元,翻了一倍。

  技术上,中南传媒的子公司天闻数媒与华为合作,我们控股,华为握有20%多的股权。一开始天闻数媒的定位就不是纯技术公司,而是提供数字教育的整体解决方案,包括教育理念、教学手段、教育资源在数字化时代的激活。

  资源上,中南传媒集团已经出了几十年的教辅,每年大概有1000种教辅推出。2015年9月,我们与全球领先的教育集团培生合作,合作代理培生教育集团知名产品的同时,也想开发适应中国市场的教育产品,其次就是在数字教育领域合作。

  中国的互联网教育,长远来看,我认为要十年二十年才能发展成型。现在的互联网教育公司很多都是在烧钱,并不盈利,这样肯定不能持久。而且当下所有在线教育,在对外宣称的用户量上水分很大。举例来说,有的教师服务网站,号称拥有3000万教师用户。可中国一共40万所学校。这意味着一所学校平均有70多个教师是该网站用户,这是不可能的。我觉得如果这一轮互联网泡沫要破裂的话,很有可能会先从互联网教育领域开始。

  教育出版是支撑所有大型传统出版集团一个重要柱石。现在中南传媒利润增长一部分来源于教辅销售的增长。教育方面的营收占中南传媒总营收的60%。我觉得中国传统出版业要发生地震的时候,就是政府宣布教育制度化实行互联网教育。我相信那个时候中南传媒至少不会倒下。

  财新记者:现在IP很火热,中南传媒子公司博集天卷也开始涉足影视。你怎么看现在的全版权运营呢?

  龚曙光:关于全版权运营,我们之前其实已经在做。包括唐家三少、江南在内的许多人气很高的网络作家的作品改编漫画,都是我们做的。

  现在我们把版权叫做IP,其实原创故事做电影拍电视剧都不是新鲜东西,例如刘三姐被写成书,《三国》《西游记》被做漫画、拍电视剧。所以所谓的“IP全版权运营”干的都是历史活,连新瓶装旧酒都不算。别以为它就可以救文化产业,也别以为文化产业的春天就到了,好莱坞电影60%都来自文学。如果说互联网带来了什么新的东西,我觉得是游戏。

  最近IP概念之所以火,在我看来,一是影视文化行业没有新话题了,二是因为泡沫。现在一些IP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的估值,我觉得高估太多。其实我二十年前就做电视剧了,《走向共和》《雍正王朝》等电视剧当时我都有参与。中国每年制作的电视剧,最后能播出来的不到三分之一,播了当期能收到钱的不到40%,最后还有20%一直没能收到钱。现在网剧死掉的概率也超过50%。所以IP做影视作品风险很大。

  当然,好的文化企业,应该大力提高对故事的使用效率。只是出版集团可以靠书来卖钱,并不意味着电影也可以做得好。隔行如隔山。所以对于跨界,作为一个大的文化产业集团,我们一直是审慎推进的。我们跨界一方面是通过并购一些专业公司,一方面是通过跟专业团队合作,当然我们的基金公司也在投一些公司来做这件事。IP开发最后还是比原创资源、比专业实力,以及比对这个行业的理性程度。■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