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亚行行长:愿与亚投行合作

2014年11月03日 15:36 本文来源于 《财新周刊》 | 评论(0

中尾武彦说,亚行考虑在共同的优先发展领域与亚投行适当合作,并期待亚投行在采购和环境与社会保障标准方面采用国际最佳做法

  财新记者 陈沁

  与典型日本官员相比,现年58岁的亚洲开发银行(下称亚行)行长中尾武彦(Takehiko Nakao)更像一位经济学教授,细致、务实、学术。

  10月22日下午,在北京金融街威斯汀酒店套房内,面对满屋随行人员和桌上成摞的资料,中尾武彦对财新记者的提问即兴而谈,谈至兴起滔滔不绝。

  中尾武彦此次访华的时间点颇为特殊,恰逢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筹备风生水起。一方面亚行在本地区运营已有50年,其主要业务之一就是为基础设施提供资金支持,而亚洲基础设施领域仍存在巨大资金需求;另一方面亚行行长一职长期由日本人担任,亚投行则由中国牵头,凡此种种,使亚行与亚投行如何共处备受关注。

  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10月22日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财长会上表示,亚投行和亚行互为补充,他曾与中尾武彦多次面谈,亚行“非常欢迎中方推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建设,认为我们是互补的,而且愿意和我们联合进行项目融资,今后我们会有很好的合作”。

  中尾武彦则说,亚投行一旦正式成立,亚行已准备好,考虑在共同的优先发展领域与亚投行进行适当的合作。“至关重要的是,在其项目和规划中,亚投行在采购和环境与社会保障标准方面采用国际最佳做法”。 作为中国宏观经济长期观察者,中尾武彦对中国经济发展非常关注,他此行在与楼继伟的会面中,讨论了亚行如何帮助中国实施“十三五”规划;他还参加了由国家发改委与亚行共同主办的“十三五”规划合作研究高层研讨会。

  在与财新记者专访中,中尾对中国经济表现出信心。他认为中国经济确实正向国内需求拉动转型,应推动产业升级;政府更加谨慎,不会重复大规模刺激计划。尽管面临房地产和地方债问题等挑战,“如果政府能够持续推出好的政策,中国经济不会出现大的震荡”。

  财新记者:你怎么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中尾武彦:第一,确实存在对于基础设施融资的巨大需求。第二,过去50年亚行在本地区扮演重要角色,有人说亚投行的目的是基础设施,亚行的目的是减贫,这并不完全正确。因为亚行最大的对外贷款是贷给电力、交通等项目。减贫是亚行的终极目标,但是我们实现减贫的主要手段正是基础设施建设。自上世纪70年代起,亚行已经从农业开始对基础设施建设给予资金援助。我们也正在提升借贷能力,提高效率,为包括中国在内的45个发展中成员国服务。第三,所有银行都应当符合国际环境和社会保障标准。第四,亚投行成立后,亚行已经准备好与其开展合适的合作,比如共同融资。

  财新记者:怎么看中国经济现状?全球都在关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你觉得中国政府会推出大规模刺激计划吗?

  中尾武彦:中国今年GDP增速将在7.5%左右,这也是政府设定的目标。尽管比金融危机期间10%左右的增速要低,但是中国正朝着更和谐的经济转型,更加重视环境、社会、资源等问题,就业数据也向好。7.5%的增速还是非常高,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十三五”规划会对GDP增速设定怎样的目标,但整体而言,我希望中国经济增速保持稳健。

  中国增长模式正在向国内需求拉动转型。在危机前,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占GDP比重是10%,现在是2%,这意味着近期增长主要依靠国内需求拉动。2009年所有G7国家出现负增长,中国GDP增速为9.2%。依靠国内需求拉动,中国可以战胜一些困难。

  当然,中国不能重复大规模刺激计划,不过当时那种G7国家全部负增长的局面也是十分罕见的。现在中国政府也更加谨慎,更关注结构改革,我认为这种做法非常正确。外部失衡得到改善,消费很重要,经常账户盈余占GDP比重已经调整;内部失衡主要包括过多强调投资,这部分是因为此前的刺激计划。如何提振依靠消费拉动的增长是一个挑战。消费关乎民生问题,投资则关系到未来生产力增长,但是如果过分强调投资,可能会出现过度投资的问题。

  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持续推出好的政策,中国经济不会出现大的震荡。

  财新记者:未来五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中尾武彦:内部挑战包括房地产危机、地方债、增速低于预期等,外部挑战包括中东局势、疾病、俄罗斯受制裁等地缘政治问题。在房地产危机方面,中国经济增速稳定,通胀率保持在2%左右,在这种情况下,房地产问题是可控的。

  目前地方政府债务占到GDP的30%左右,这其实是金融危机的遗产,地方政府在金融危机后加大投入。但是这一问题也是可控的。三中全会提到了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责任分配,包括让地方政府承担更大责任。我们和中国财长谈了如何使地方政府收入更加平等,如何加强地方政府对债务的管控等。即便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更加透明,也还是需要加强对债务的管控。我们还讨论怎样设计对地方债的监管。如果政策正确,房地产和地方债都不会产生严重问题。

  财新记者:很多经济学家都表达了对中国地方债问题的担忧,似乎曾在发达经济体出现的信贷扩张问题现在正在新兴市场蔓延,你怎么看?

  中尾武彦:有这种担忧,也可以有些调整。的确出现一些地方融资平台破产,但也是正常的市场现象。尤其中国经济增长势头良好,并不像日本当年出现信贷危机时已处于一个增长周期的尾声,所以一面需要对信贷问题加以重视,必要时给予干预;另一面也要看到中国的信贷问题与发达经济体并不相同。

   财新记者:在中国经济中,如何看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中尾武彦:虽然三中全会指出市场需要在经济中扮演关键角色,但是政府还是非常重要。所谓“市场是万能”的说法是一种误解。市场是经济的引擎。如果想市场发挥好作用,需要反垄断、鼓励竞争的政策,良好的金融监管,还需要教育、警察、社会保障等公共产品(public goods),这些都是需要政府通过税收实现。

  财新记者:你关注人民币国际化问题多年,近期人民币国际化动作频频,你怎么看待现状以及未来走向?

  中尾武彦:我关注这一话题七年了,自我在日本财务省任职时就开始关注人民币国际化。我认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更加国际化的货币是件很自然的事情。在全球范围,如果能用人民币进行进出口贸易或者投资融资自然很好。这可以理解,也应该发生。人民币国际化从贸易开始,到经常账户,再到资本账户。

  但是想要人民币真正国际化,中国需使国内资本市场更加自由,扩大、加深金融市场,实现汇率自由化。这尚未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将是漫长的过程。

  财新记者:你怎么看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面临中等收入陷阱?

  中尾武彦:亚行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最近说过,陷阱不仅是中等收入经济体有,任何经济体都有可能出现。低收入国家可能无法摆脱低收入,中等收入国家能否实现更高的收入是很大的挑战。

  对中国而言,很重要的一点是推动产业升级,应该更以知识、创新为基础。目前中国经济发展受益于发达经济体已有的技术以及外国直接投资,随着城镇化推进,刘易斯拐点出现,工人数量增长不如以前,工资增速也放缓,如果中国不进行创新,很难保持增长。

  财新记者:你觉得亚太地区一体化下一步该怎么走?

  中尾武彦:很重要的是加强贸易一体化,包括服务业,确立一些争端解决机制。同时,道路的互联互通以及地区工程也很重要,包括打通从中国到中亚、南亚的道路。地区金融一体化,出现地区债券市场。地区一体化不仅是降低关税和贸易壁垒,还要有好的政策,包括管理、市场准入、法律体系等。

  财新记者:你担任亚行行长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亚行改革推进如何?

  中尾武彦:亚行的45个发展中经济体成员中约有30个都是中等收入国家,他们都可以通过发行本国货币债券来融资。为什么还要来找亚行呢?因为他们不仅想获得资金支持,还希望得到知识支持,并寄望于亚行对于其他出资方的影响力。我希望加强亚行的借贷能力,提升效率,尤其关注地区主要经济体,比如加大了在中国的人员投入。我还希望能够加深亚行在相关领域的专业性,比如交通、电力、水等。

  此外,我希望亚行能更多为客户服务,客户不必到亚行在马尼拉的总部,在地区分部就可以解决问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