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艾瑞克·海茨:中国领导人应相信低碳发展之路

2014年10月09日 10:23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环保工作已经成为中国官员非常重要的工作以及他们绩效中非常重要的部分

精英访谈嘉宾:艾瑞克·海茨
能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能源基金会是一家致力于解决世界能源问题的慈善投资人合作组织。海茨于2002年起担任能源基金会主席,之前曾任能源基金会项目负责人和执行副主席。创建能源基金会之前,曾在咨询公司TEM Associates担任项目经理,其管理的项目,包括为埃及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局提供支持,在埃及发展风力发电,以及美国国际开发署项目,鼓励发展中国家发展生物质能发电。拥有斯坦福大学能源与环境计划学士学位和专门研究能源计划的市政工程硕士学位

  财新记者 崔筝

  国际能源机构数据显示,碳排放全球排名前5位的国家为中国、美国、印度、俄罗斯和日本。

  2014年9月23日,联合国气候峰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出席会议并讲话,称中国将以更大力度和更好效果应对气候变化,主动承担与自身国情、发展阶段和实际能力相符的国际义务。美国总统奥巴马亦在峰会中呼吁中美合作,称中美两国做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和排放国,负有特殊责任。

  作为能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艾瑞克·海茨(Eric Heitz)在中国推广清洁能源政策已届15年。近日,他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中国的15年间,他见证了中国可再生能源市场的从无到有,也见证了中国政府对待环境污染、清洁能源等方面议题的态度转变。

  财新记者:能源基金会在中国开展工作的15年中,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艾瑞克·海茨:最大的障碍是如何理解中国特别复杂的政策机制。我们有非常专业的员工与国内的专家合作,非常谦虚的从头做起,奠定能源基金会的信誉度。对于很多的西方人士来说,最为困难的就是很难去理解中国复杂的机制和政策环境,所以这是我们面临最大的挑战。

  比如中国工业能效的政策设定,涉及到两三个不同的部委,每个部委各有职责,又有不同的相关方和行动方。因此为了能够给他们提供服务,带来国际经验,或者开展试点的项目,我们需要理解他们,理解每一个部委,这样才能用我们微薄的资金去起到真正的作用。

  我们的资金资源非常有限,但是我们能够带来国际专家和西方知识。因此了解中国的机制体系是最重要的,之后我们才能知道怎么去支持他们。

  例如,万家企业节能低碳行动,这是已经在中国开展的能效项目,也是全球知名的能效提供项目。这个项目起源于在山东钢铁厂的试点,我们将国际欧盟的经验,即行业和政府签署节能协议的经验,带到山东的钢铁厂。最后通过试点,也被中国政府应用到了万家企业节能低碳行动中来。

  在中国,你想要去影响政策的话,需要到地方做试点,让中央政府看到效果。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带来了国际的最佳实践,给中方的合作伙伴提供支持。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先理解中国的政策体系。

  另一个例子就是燃料的经济性政策,中国吸收了世界一流的专长和知识。在全球谈到燃料燃油性的经济标准,主要有欧盟、美国、日本三大体系。2001年中国制订燃油经济政策时,最后采用了欧盟加美国的混合方式来制订自己的燃油经济性的政策。那个时候我们也是花了很少的一些钱,请到了一些专家,让中国政府去了解这三种不同的做法。当然这些工作都是在中国政府的领导之下,但我们带来了一些国际的经验和知识。

  财新记者:对很多的外国基金会和NGO在中国最大的障碍就是本土化以及跟政府的沟通,能源基金会是如何应对这些困难?尤其在早期发展的阶段。

  艾瑞克·海茨:当我们刚来中国时,很多人都在问,你们不赚钱的话,来这里到底是干嘛的?我们逐步、缓慢地应对这些问题,逐步建立起了大家的信任。第一,从技术角度,我们的专家在全球找到最好的技术支持,确保是有最高信誉度的;第二,我们从不预设战略,而是听取智囊团、大学、专家等意见,综合得到一个很好的战略。听取大家的意见、综合形成战略的过程也建立起了信任。

  财新记者:在过去15年与中国政府的接触中,你觉得中国领导人对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等问题的态度有何变化?

  艾瑞克·海茨:我们刚进入的中国时,当时省长、市长的职责描述里可能包括有环保这一块,但他们根本就不会去做什么,只是追求GDP和经济的增长。现在的情况很不一样,我们在20个省都有开展项目合作,我们接收到的信号是,不管是省长、市长还是某个部门的领导,他们都会提要求,希望能够做实事,做一些环保实际的事情。

  新一代领导人也有强大的领导力,不再仅仅空谈环保,而是付诸行动。9月份开始的空气污染的法律修订,也是发出了强有力的信息。环保工作已经成为官员非常重要的工作以及他们绩效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所以的确我们观察到了官员态度的大变化。

  财新记者:能源基金会的项目在哪些方面推动了中国节能以及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艾瑞克·海茨:例如,我们协助中国进行了家电标准编制的工作,中国已经成为家电领域的全球领袖,也制订了包括冰箱、空调、锅炉等等相关的标准。从1999年到现在,这些标准节约了9个三峡大坝产生的能源。如果目标能实现,到2020年还将能继续节约5个三峡大坝产生的能源。这个项目极大节约了成本,消费者可以付更少的电费,但这不仅产生经济效益,同时也减少了污染,尤其是涉及到全球变暖这方面。

  并不是说这个功劳都是我们的,中国标准研究院制订出了这些家电的标准,而我们的角色是带来国际方面的经验,包括跟国际实验室进行合作等等。另外我也特别指出,中国标准研究院会以前请国际专家过来,学习先进经验,但现许多国际的专家来到中国标准研究院来向他们学习,因为现在他们做得最好。

  第二个例子就是可再生能源,短短不到10年期间,中国的风能和太阳能的产量已经达到了世界第一。在2006年之前中国是没有这个行业的,所以这个领域也是由政策和领导力推动的,但最大的推动力就是《可再生能源法》。我们工作主要是推动在国家发改委下属的能源研究所,当然也有很多其他NGO和国际专家参与进来。他们当时主要研究欧洲、美国的相应经验,并将这些经验转化到帮助中国制造可再生能源法。在这之后中国的确也取得了非常快速的发展,也成为了这个领域的领头羊。

  财新记者:正如你所说,中国在2006年之前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资几乎为零,而近些年,中国国内已经有政府和民间巨量资金投入可再生能源的研究领域和市场。能源基金会未来还会把中国作为重点吗?是否会继续追加投资?

  艾瑞克·海茨:会的。在解决全球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是,中国是非常重要的国度,如果中国它能够解决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任何其它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就都可以解决。

  中国带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双重特点,虽然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但还有很长的路。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仍在上升,空气质量还处于比较差的水平,石油安全也处于比较糟糕的状况。在全球,整个污染的状况也不断上升,因此未来我们希望中国业务规模能够翻一倍或者是三倍。

  财新记者:在筹款时,你如何说服捐赠机构把钱捐到中国来?

  艾瑞克·海茨:把数字摆出来就是非常具有说服力的。中国的空气质量问题肯定是全球最大的问题,中国的汽车行业也是增长最快速的行业,因此需要更清洁的汽车。对于任何问题来说,中国所面临的问题都巨大的,而且在全球解决能源问题时,中国部分是解决方案中非常重要的部分。简要总结一句,如果你希望推动巨大变革,未来10年最大的变化会发生在中国。

  财新记者:未来能源基金会希望在哪些领域进一步扩大工作?

  艾瑞克·海茨:我们最大的挑战是要使中国的领导者和他们的智囊团相信低碳的发展道路,相信这一条经济上可行稳健的道路。

  有三大因素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是煤炭消耗总量的限制,如果煤炭不受控制,很难扭转温室气体排放的问题。第二,碳排放必须有价格,不管是碳税或是其他的收费方式,这将使投资者愿意去投资清洁技术。第三,需要有雄心勃勃的行业部门的政策,比如说像万家企业节能低碳行动等等,还有包括可再生能源,包括制定电动汽车方面非常雄心勃勃的政策以及可再生能源的目标。

  我想在这三个领域都是我们能源基金会未来给中国提供支持,而且他们对于中国空气的质量的改进以及经济的发展都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