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金砖之父”奥尼尔:“钱荒”不是信贷紧缩

2013年06月28日 09:15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中国的钱荒和经济放缓都无需惊慌,是政府故意为之,目的是转向更高质量的增长

精英访谈嘉宾:奥尼尔
奥尼尔(Jim O'Neill):56岁,前高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和首席经济学家,2001年发明了“金砖四国”概念。奥尼尔1982年获伦敦萨里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在美洲银行和与瑞银合并前的瑞士银行公司工作后,1997年加入高盛银行,直到今年2月离任。

  财新特派巴黎记者 李昕

  “金砖之父”奥尼尔一向看多中国。即使在中国增长放缓之际,他仍认为无论放缓还是钱荒,都是中国政府有意为之,是经济转型的政策使然。与中国相比,另外金砖三国的经济是被动走弱;而南非体量太小,他甚至不愿将其包括在金砖的范围之内,建议将南非在金砖国家里的份额扩大为更多的非洲国家。

  奥尼尔看好中国新一届政府的改革措施,认为三月以来的经济政策既大胆又专注,能起到扭转积弊的作用。而对于新诞生的金砖发展银行,他认为是中国尝试国际影响力的试验地。

  经济学家之外,奥尼尔是曼联队的铁杆球迷,2004年到2005年曾任曼联俱乐部的非执行董事。在他的经济演讲之中也不忘足球。参加6月25日巴黎国际资本峰会时,他说将印度的经济与中国比较,就像拿曼城和曼联队比一样的不合实际。

中国经济的质与量

  财新记者:你如何看待中国近期“钱荒”?

  奥尼尔:有人说钱荒是中国的信贷紧缩,这不对。中国要有真正的信贷紧缩,范围将不仅仅是现在看到的影子银行的问题,而是资本的紧缩,比如经常账户出现赤字,收支平衡表出问题,政府支出失控等等现象。

  现在只是缺乏监管的那部分信贷过剩了。影子银行引起了许多问题,例如地方政府的权力过大,而央行现在的做法就是要制止这种情况的蔓延。我与中国官员交流时候了解,地方政府在大部分情况下可以为所欲为,但当央行要控制信贷的时候,他们只能听命。而当钱荒影响到实体经济的时候,央行可以立刻释放大量的流动性,所以不值得担忧。

  正如我去年在6月的财新辩论中所说一样,中国经济的放缓是政府故意为之,是为了转向高质量的增长,而非仅仅是增长。现在的所谓钱荒也是如此。

  财新记者:中国经济已经出现明显放缓,现在的增长质量有没有相应提升呢?

  奥尼尔:中国经济增长总体强劲。过去三年里面,中国的增长量相当于两个德国的增长量,或者三个法国。在2011年,中国每过12.5周,其新的增长就够覆盖整个希腊。

  中国要继续发展,就要摒弃过时了的“农民工”概念,这应该早就应该进入历史。中国需要增加消费,需要让更多的人富裕,这些都要依靠所谓的农民工,不应当再将他们区别对待。

  地方政府需要有计划来为农民工转型提供社会保障。我不觉得这是地方政府的负担,因为转型同样能产生大量收益,是可以加强地方经济实力的。

  财新记者:你如何评价新一届中国政府的经济政策?

  奥尼尔:很大胆,也更专注。我觉得非常好。

  中国的经济政策是有一定基础的,任何一个政策都不是突然出现。例如提高收入是很重要的政策,但之前已经有所铺垫。

  今年上台的新一届政府,不光是延续之前的政策。有人说中国前十年虽然经济总量增加,但可以说是失去的十年。现在中国需要针对前十年积攒下的许多问题拿出解决方案。令我惊讶的是,这么快就有多项举措出台。

  财新记者:你如何看待美国经济复苏,欧洲持续的困境和日本安倍三箭?

  奥尼尔:美国近几年可以恢复到2.5%到3%的增长率。主要来自两大动力——页岩气和房地产的复苏。这十年你会看到中国和美国互换位置的过程,即美国像原来的中国,增加制造和减少消费,中国像原来的美国,减少制造和增加消费。

  欧洲仍然充满困境。希望德国大选之后出现转机,德国的政策能给予欧盟更多的支持。法国仍然需要回到现实中来。

  日本的激进改革让人兴奋。面对失去的二十年,新政府着意改变,十分值得期待。

金砖四国还是五国?

  财新记者:你是金砖一词的发明人,如何看待五国计划成立的金砖发展银行?

  奥尼尔:现在下判断还为时过早。

  我猜想,这是中国的一个实验,想尝试如何实施其国际影响力。因为这是中国第一次参与搭建一个全新的、包括其他国家的国际组织,中国可能会出资不少。我觉得,中国政府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相对便宜的办法,比要加入G8,或者提高在IMF里面的话语权之类的努力更容易——所牵涉的责任没有那么多,出资也没有那么多。但是这个银行能够起到什么作用,现在还很难说。

  财新记者:金砖发展银行只涉及五个国家,其国际影响力范围不也有限吗?

  奥尼尔:正因为只有五个国家,所以才能起到试验的效果。中国积累经验之后,就可以让更多的国家涉足进来。

  南非称自己是金砖国家中的非洲的代表。我认为,中国应该让南非真正代表非洲,而非仅仅一个国家。南非太小,包括尼日利亚在内的国家,认为自己与南非不分伯仲,为何需要被南非代表,不能直接成为金砖的成员?当金砖的范围从南非延展到更广阔的非洲之后,例如基建等各种项目体量就会扩大不少。中国对除南非之外的非洲其他地方也感兴趣,所以金砖发展银行是否会突破五国的限制很值得关注。

  财新记者:金砖几国今年的发展都普遍放缓,是否说明新兴市场增长已经乏力?

  奥尼尔:这里有一个核心区别——中国的放缓是有意为之。其他三国不是。巴西、俄罗斯和印度都不振,但这并非是这三国政府想要的结果。这是不一样的放缓。中国的放缓是更健康的放缓。

  BRIC这个词出现以来,每五年或十年我们(高盛)会做一个发展的预测。刚过去的十年里面,中国比我们预计的增长更多,另外三国增长则没有达到预测。

  财新记者:你仍然爱用金砖四国,而非五国

  奥尼尔:南非太小了。南非的参与应该要代表整个非洲,如果仅仅代表自己实在太有限。中国的经济体量比金砖其他国家总和还大,确实比他们重要太多。■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