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约翰·哈斯勒:欧债危机现实解

2012年11月19日 10:21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应对欧债危机,银行业集中监管应比财政联盟更有可能,因为在政治上更容易被接受

  财新记者 张环宇

  2009年10月,欧债危机在希腊率先爆发,至今已绵延三年,欧洲经济遭重创,推进结构改革异常艰难且收效甚微。欧洲稳定机制(ESM)和直接货币交易计划(OMT)相继创建,彰显欧盟捍卫欧元的决心,但投资者对未来仍充满疑虑。

  南欧重债国结构性改革步履蹒跚,严重拖累欧元区经济。欧元区失业率持续走高,目前徘徊于11%的历史高位;制造业低迷不振,德国在内的核心国家,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大幅下滑至几年内的低点。诸多数据明示,欧洲经济仍处于危险境地。在欧洲制度改革过程中,政治家围绕诸多问题艰难博弈,至今仍难得出结果。北欧国家是否就通胀、财政转移等更多地容忍南欧国家?如何规避道德风险,提高政治博弈的效率?泛欧洲的监管以何种模式更为适用?欧元区最终命运又将如何,希腊、西班牙等问题国家能否避免退出欧元区的厄运?

  危机之下,欧元区的问题很多,答案却非惟一。不过,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财新记者:欧债危机发展至今,欧盟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效果却并不明显,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约翰·哈斯勒:欧债危机并不是一个单独的危机,实际上是几个层次危机的结合。首先是收支的危机,欧元的引入导致利率趋同,南欧国家的工资和价格已远超过生产率增长的速度大幅上涨,经常账户赤字愈发严重,外债增加,南欧国家的财政便依赖央行印钞维持。

  此后,危机开始在财政方面显现,银行业也因监管原因日益糟糕且出现风险。而最重要的是,在这一系列风险升级的过程中,没有一个很好的政治平台让政治家去讨论泛欧洲的问题,或者即使有讨论,也很难让讨论结果变成现实。欧债危机的解决,很大程度上要落在规则上。如果仅看债务总量,西班牙并不是很高。但西班牙让大家担心,更多是对其不遵守规则的担忧。西班牙是否有偿债能力,以及如何解决财政危机,仅制定众多严格的规则和惩罚机制是没什么效果的,只有真正去执行才行。但要执行,可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监管和执行机构,银行业集中监管可以发挥非常大的作用。

  财新记者:为应对欧债危机,各方提出了很多解决方案。你认为未来拯救欧洲的方向在哪里?

  约翰·哈斯勒:在货币联盟中,财政政策一般有两种选择。一是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和集中管理,可以确保不会过度的负债和赤字;二是各个地区各自为政,如果遇到问题,需要自己解决。

  美国财政机制比较有效,因为在较早的时候,美国政府对地方政府就有规定,要求地方政府有资产负债表,而且必须对其支出和账目负责。但在欧洲,欧盟很难有共同的财政政策控制所有的国家。但银行都明白,如果出了问题,一定会得到救助,欧盟不会坐视不管。

  欧债危机不是一两天形成的。

  实际上,各国财政违规屡见不鲜,但最终,这些国家都没有受到惩罚。而且欧盟现在也没有一个机制,能制定普遍的法律并在所有欧盟国家执行。欧盟各国政治家对欧债危机的解释,也很难被南欧和北欧的人同时理解,更别说达成政治共识了。

  财政联盟并不被普遍欢迎,而且宽松的财政联盟又没什么效率。因此,银行业集中监管的效果可能更好,因为在政治上更容易被接受。未来,各国可能还会保持财政独立性,而不是将全部财政权力上交给欧盟。当然,银行业联盟会出现,但开始可能仅体现在文件上,距离真正形成还需要很长时间。

  银行业的监管是欧洲面临的最大挑战,欧洲银行业的监管不仅分散,而且不严格。目前的监管体系鼓励银行承担风险,但没有考虑由此产生的巨大潜在风险成本。我们以前看到,美国加州财政危机既不会导致银行危机,也不会造成硅谷找不到融资。但欧洲的情况则不一样,破产成本在欧洲非常高,所以才会造成很多银行一出问题,政府就出手去救助。未来,银行业联盟应该慎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财新记者:很多南欧国家的改革行动非常缓慢,市场似乎正在失去信心。希腊、西班牙这类国家,未来是否会被迫退出欧元区?欧元区解体的风险有多大?

  约翰·哈斯勒:欧元区完全解体或者德国退出都是小概率事件,毕竟德国人付出并且愿意继续付出来让欧元活下去。当然,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还是很大,概率超过50%,但西班牙仍会留在欧元区内。西班牙确实也不断有新的问题出来,但要看到,西班牙还有能力进行调整,这个和希腊是有区别的。

  希腊的债务负担太大了,结构性的改革根本没有办法彻底解决问题。即使存在这样的解决方案,规模也会非常巨大,时间也会非常长,欧盟内部很难达成一致。而且,即使希腊退出欧元区,也不会像雷曼兄弟公司倒闭那样,引发系统性的风险。毕竟,希腊不是雷曼。

  对西班牙而言,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要有意愿去做些什么,然后在欧盟的帮助下去说服市场,让国债收益率下降,减少债务负担。西班牙人现在留在欧元区的意愿非常强,如果西班牙领导人决定退出欧元区,这不会受到选民欢迎。

  对西班牙来说,改革的长期目标是结构性的。短期目标则是如何让建筑业的就业和资本向其他行业转移,在房地产市场泡沫破灭后,这种调整是十分必要的。另外,如何让出口商品变得更具竞争力也非常重要,在固定汇率的情况下,这对西班牙政府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财新记者:市场对巴塞尔协定Ⅲ充满疑虑,认为在当前的情况下,更高的资本金要求不切实际,会造成信贷萎缩。你如何看待这样的担忧?

  约翰·哈斯勒:的确,巴塞尔协定Ⅲ的推广,在现实中确实有很多阻碍。但必须要意识到,银行可能会夸大负面影响。很多银行行长夸大其词地说,如果有巴塞尔协定Ⅲ,银行就没有办法生存了。我和很多国家的财政部长交流时,他们也不情愿接受巴塞尔协定Ⅲ,这个需要更多的沟通。如果有一个银行业联盟,可能会让这个问题变得简单些,会比各国政府自己干要好些。

  财新记者:在这次欧债危机中,瑞典经济所受影响要小于其他国家,你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

  约翰·哈斯勒:瑞典因为欧债危机也受到一些影响,比如制造业的订单下降比较明显。但是,瑞典之前进行的改革避免了经济风险的扩散。以前,瑞典和西班牙的情况也很相似,房地产市场泡沫同样十分严重,但随后人们意识到,这个经济系统是不稳定的,税收体制和企业的效率也都不高。但作为一个小型的开放经济体,瑞典知道不能依赖其他国家,必须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

  瑞典之后建立了一个很完善的财政框架和税收机制,不仅对政府预算管理十分严格,对银行监管也很严格。现在,欧债危机蔓延,但市场相信,瑞典本身的经济和竞争力没有什么问题,瑞典国民也有这种信心。如果是短期的经济冲击,企业主并不会解雇员工,居民也不会停止买房买车,一个好的体制实际上抑制了负面情绪的自我实现。

  当然,如果后来证明,欧债危机会延续很长时间,对经济造成非常巨大的冲击,比如整个欧元区国家经济在明年仍旧非常低迷,那瑞典也同样会受到影响。毕竟瑞典还是一个外向型的经济体,经济增长的很大部分动力来自外需。■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