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OECD经济学家:法国经济为何竞争力不足?

2012年05月28日 08:08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额格尔特认为,法国在创新、教育、劳动力市场政策等方面,未能达到经合组织认为的“最优做法”

精英访谈嘉宾:额格尔特
Balázs Égert,2007年起在经合组织(OECD)经济部担任经济学家,负责法国和波兰经济的研究。2003-2007年在奥地利国民银行外国研究司任经济学家。他也在南非储备银行(2007)、布勒哲尔智库(2006)、德国CESifo(2006)、捷克国民银行(2006)、匈牙利央行(2005)、芬兰银行(2004/2005)、爱沙尼亚银行(2002)作为访问研究员。

  【财新网】(特派巴黎记者 张翃)5月6日法国总统第二轮大选,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胜选。奥朗德被寄望为欧洲经济政策重新定调,改变德国主导的以财政紧缩为重的做法,实施刺激增长的措施。

   要为欧洲带来新活力,奥朗德还须从法国经济做起。他的政纲中虽然提出要平衡财政、改革税收体系,但落实到具体的经济政策,奥朗德还略显模糊。要下药,先把脉。大选前夕,财新记者在巴黎的经合组织(OECD)总部采访了专门研究法国经济的经济学家额格尔特(Balázs Égert),一探究竟。  

   财新记者:能否评价一下,过去五年中萨科齐政府的经济政策?他解决了哪些问题,有哪些问题没有解决?

   额格尔特:我想谈一下过去几届政府积累下来的问题,这并不全归于萨科齐政府。

   首先是竞争力问题。法国的出口市场份额在缩小,原因包括,法国价格竞争力相对德国在降低,生产成本较德国为高。而且,法国产品的创新成分比重低于德国,意味着法国产品的利润率也较低。此外德国由于毗邻中东欧低成本地区,可以方便地把产品链中的低端部分转移到中东欧,专注于高附加值部分;但法国却倾向于把整个生产链外包,所以制造业整体在萎缩。还有一个因素是德国有许多中小企业,法国是大企业为主。小企业从创业阶段到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往往会有很多创新,而且小企业通常选择转移部分产业链,大企业则可以把整条产业链外包,因为容易实现规模经济。

   其次是创新。法国的研发投入低于德国。这是一个结构性问题,正因为法国产品中的创新成分较低、利润率较低,也就没有那么多的资源投入于研发。萨科齐政府引入的一项政策是对研发投入进行税收抵让,三年前才开始,这是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但效果可能要长期才能显现。

   教育方面有一个错配,也就是教育出的人才跟需求不相匹配。在低技术一端存在培训的问题,培训不足,企业不愿招新人,也不愿提供培训,而得不到培训的人又找不到工作。德国的学徒制度,就主要是产业主导的,所以能够提高技能的匹配度。在高等教育方面,资金有些不足,但政府现在给了大学更多的自主性去争取资金。

   劳动力市场方面,劳动力市场很僵硬,有几个原因:首先是针对劳动力的税很高,导致劳动力成本很高,降低了对劳动力的需求。最低工资水平也偏高,这让低技能工人没有市场,因为工资高出了低技能工人生产力水平,企业也就不愿意招聘。萨科齐政府对此采取的措施是降低了企业需要为低技能员工缴纳的社保,同时也对低工资雇员提供一些补贴,这样能够同时提高劳动力的供给和需求。

   劳动力市场还存在一个分割的问题,有永久性合约和临时性合约之分,永久性合约下要解聘的难度很高。还有就是之前谈到的培训不足,没有适合技能的工人,即使有需求也招不到合适的人。

   最后是失业补贴方面的问题,我们的一个模范是丹麦的社保模式:如果你失业了,一开始你会得到一个较高的失业补贴,但这个补贴下降很快,同时政府给你提供培训的机会,提高你的技能,这个时候如果有个工作机会给你,你就有义务接下来,否则你的失业补贴很快就会不够你生活。这样做的好处是一方面提高了你的技能,让你更适应劳动力市场的需要,另一方面又给了你找工作的激励,帮你可能找到另一份更好的工作。但在法国,首先是培训的机会很少,其次是失业补贴率较高——50岁以下的可以领取两年的失业补贴,50岁以上的可以领取三年,所以失业者没有什么激励去找工作。法国在失业补贴上花了很多钱,但具体如何花是可以改进的。而且也应该规定失业后如果有工作机会必须接受。  

   财新记者:奥朗德要把退休年龄重新降到60岁,法国能负担得起吗?

   额格尔特:取决于养老金的收入。法国的一个好消息是,老龄化的趋势没有那么严重。虽然老年人在变老,但是因为出生率比较高,年轻人的比例也没有明显缩小。其他国家比如波兰,就没有那么多新的年轻人。所以法国不需要提高退休年龄5岁或10岁,只要有一点点的提高。这也是为什么萨科齐政府要把退休年龄从60岁提高到62岁,这样应该足以保证到2017年前养老金收入足够支出。但此后就可能需要再提高。2017年就又要有一轮谈判,到底是提高一年,两年,然后反对派又抗议?所以我们推荐把退休年龄和预期寿命挂钩,那么只要预期寿命提高,退休年龄也就自动提高,这样一点点逐步上升,人们不会觉得改变有多么大,较容易接受。  

   财新记者:奥朗德要对年收入100万欧元以上实行75%的边际税率,会有何影响?

   额格尔特:人们会对收入边际税率做出何种反应,取决于几个因素:一是如果税基较小,又有比较多的漏洞可以钻,那人们就可能转移纳税资产,结果就是税收收入会迅速下降。法国的情况正是税收体系中有不少可乘之机,人们可能转移其资产收入。所以,要提高边际税率,就应该首先解决这些税收漏洞。另外的问题是,如果人们不能进行那种税收套利,那就可能选择不在法国工作,这就减少了劳动力的供应。但国际经验显示,高技能劳动力供给对边际税率的敏感度很低。所以要用高税率带来更高税收,一是要解决税收体系漏洞,二是可能只有在一个封闭经济下。但法国不是一个封闭经济,人们可能选择到别的地方工作,比如伦敦。

   税收越高,就可能降低经济的长期增长潜力,也就降低了税收增长的潜力。法国的问题不仅在于税收水平高,还在于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对资本和劳动力的征税。所以我们推荐,就算法国不降低税收水平,也应该改变税收结构,可以降低对劳动力和资本的征税,转而提高环境税、房产税等,这会有益于增长。  

   财新记者;法国的公共支出占GDP的56%,这是否过高?

   额格尔特:这点很难直接进行比较,比如美国的养老金体系部分是私有的,不计入公共支出,但法国是公共的。如果对比其他一些公共养老体系的国家,如奥地利,北欧国家,这个比例就相差不大。

   高支出能否持续,取决于你能不能有那么多的收入,或者说你没有那么多收入的时候能不能借到这么多的钱。法国已经连续三十年都是财政赤字了,所以一直是在借债的,这场危机是凸显了这个结构性问题。  

   财新记者:奥朗德希望在2017年实现预算平衡。这现实吗?

   额格尔特:正因为法国从来没有在债务融资上有过硬约束。现在这个时候,法国要在市场上借债难度越来越大,这个时候他们就需要重新考虑了。实现平衡财政现在是绝对的必要。  

   财新记者:法国的公共部门过大了吗?

   额格尔特:这就要看你如何提供公共服务,教育、医疗等等。比如在美国,教育很大一部分是私人提供的,所以这是一个政治决定。看你是更看重效率还是公平。如果你更看重效率,可能就多一些私人部门提供,更看重公平,就公共部门提供。要有一个掂量。选择私人部门占主导,可能的结果就是更有效率,但贫富差距扩大;选择有更多的再分配,可能社会会更同质化,但效率较低。就看你在政治上如何选择。  

   记者点评:额格尔特归纳的竞争力、创新、教育、劳动力市场等问题都非短期可以解决。但或许奥朗德上任几个月内,都会太忙于重新谈判“财政契约”、应对西班牙新情况的挑战、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磨合,而无暇设计这些长远问题的全盘对策。■

   (本栏目稿件为财新与腾讯合作推出,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