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特色 > 财新周末 > 信札 > 正文

李南央/李锐通信 李南央给胡耀邦信

2006年03月20日 00:00 来源于 caijing
一个白头发,戴黑边眼镜的老人……我从最初的疑惑中完全明白过来,他就是胡耀邦呵!



□ 李南央/李锐通信  李南央给胡耀邦信

1978年4月21日,李南央给父亲李锐信

爸爸:你好!
  最后一次见到你已是十一年前的事了;最后一次叫爸爸,更不知过去了多少个年头。
  这十一年,虽然没有再见过你,但却重新认识了你:你从我小时候的爸爸,到后来的反党分子,到今天再一次称呼你爸爸,我们的时代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也经历了非一般青年所能经历的一切。
  记得十一年前你留给我们的信中说,一定要好好改造思想,重新做人。大姑向我介绍了你这十一年不平凡的经历。我相信你不是革命的叛徒、人民的敌人,你一定会渴求再次投入到为祖国奋斗的行列中去,只是不知道是否还允许给你这样的机会。一个人哪有不犯错误?只是犯错误后,既有善意的批判,也有恶意的为保全自己而诬陷别人的诽谤。我相信你有在这种诽谤中极冤屈的一面。但是要相信群众、相信党,会给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以新生和信任。我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你也许不再梦想孩子们中会有人再叫你爸爸,可我就是在工人们中间,在工厂艰苦劳动的磨练中,懂得了许许多多过去认为是真理,而现在看来是绝对谬误的东西。中国已经出现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又怎能不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呢?这变化当然不是一夜之间出现的:林彪的灭亡、“四人帮”的垮台、贺龙等许多老帅的惨死以及总理去世后,我们在山沟里听到天安门事件那难忘的夜晚……
  我渐渐变了,从一个天真烂漫、被人愚弄的傻青年,成为一个真正有了根基的工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狗崽子”的帽子很少离开我的头顶,这使我一次次想到你头上那顶“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的帽子,也想起你留给我们的信及最后一次谈话的情景。我感到人们多么不理解我们这些人的衷肠啊!无情的帽子扣起来多么容易,但却不顾它是怎样摧残着一个向往革命的人的身心,损害着革命事业。
  我没有因为自己的不白之冤而痛恨你这个造成我不幸的父亲,反而使我认清造成我痛苦的是那些貌似革命,实则破坏革命的混蛋!并促使我渐渐产生了思念爸爸的感情。我今天叫你爸爸,也许又会有被那些极“左”分子斗争的一天。但是现在我可不怕了,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些年,你与亲人们不通消息,精神上的痛苦我是能想象的。我有时想到你尚且难过,更何况你孤身一人,又无人信任,无人关心。如果你的问题有一天能得到解决,哪怕不能解决,但是允许你自由行动,自寻安度晚年的地方,你一定到我——你的女儿这里来。我和林卫东已商量好,一定要使你的晚年有欢乐,有幸福。我们不寻求什么辉煌的前程,只求做个正直的、真的对祖国、对人民有用的人。也要对得起自己的好亲人。
盼信!
小妹
(1978)四月二十一日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票据法 武警工程大学 全国人大常委会 德国商务签证 去杠杆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何立峰 交易商协会 极右翼 同洲电子 香港经济 人工心脏 秦晖 bdi 美国总统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