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特色 > 财新周末 > 信札 > 正文

梁漱溟:要求返还手稿书

2006年11月26日 21:22 来源于 caijing
假如在或斗或批之后,不发还此书稿,即不可能续写,无异乎宣告我的死刑

 

中央文化革命小组鉴阅,并劳转主席赐鉴:
  主席此番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使广大群众振起向上精神,鄙视资产阶级,耻笑修正主义,实为吾人渡入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之所必要。漱溟于此,何能无所认识。当红卫兵之来临,我以拥护此一大运动之心情迎之,以故拙妻被殴伤,而我幸未挨打,此可告慰于主席者。今后或该斗,或该批,方在静候中,当一切听从群众,不烦主席垂注。却有一个问题——我此后余年如何度过问题,愿为主席一陈其情。
  回忆1952年,曾因我请求去苏联从事研究工作,承召在颐年堂谈话甚久,尔时我自陈幼年既未读四书五经,所受近世教育亦甚少。一生数十年唯在一个中国问题一个人生问题所刺激所驱使之下,求其有所解决(前者求其实际的解决,后者求其在思想上的解决)而竭尽其心思力气。中国问题现在由于共产党领导既有一条大道可循,我将集中心力于人生问题之研究,写出《人心与人生》一书,偿其夙愿于余年。此1952年8月7日事也。对于我去苏一层,主席当时未予许可,第未知对于我之自述其生平心愿事今犹留有印象否?近年来,我正在撰写此书尚未完成。此番抄家,一切文稿(已完成的,未完的)全被收去(似有被毁的)。。
  盖人生一日,必工作一日;工作必须是从其向上心认为最有意义的工作,人的生命是与其向上心不可分离的;失去意义的生活,虽生犹死,生不如死。以故家中书籍几乎全数被收或被毁;钱财百分之百被收去(发还十二元);衣物等等被收被毁者百分之九十八;在我举不足惜。唯求发还我的那些文稿,准许其续写成书。书之出版与否,非所计,甚且限于自己寿命,是否得完成其书亦复难定。但我生活一日,必致力于此工作一日耳。此其心情主席必能谅察之乎!倘得文稿发还,准许写作,则有生之年皆领导党之所赐。披沥心肝,冒昧以陈,敬唯
  主席裁之!专此布陈,敬颂
  主席万岁!
                          梁漱溟敬上
                          1966.9.10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做市商 总统辩论 南华早报 张进 信用卡提现 去产能 华润银行 杜军 张翔 版税率 私募债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中央巡视组 国九条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