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特色 > 财新周末 > 体坛 > 正文

关于丘索维金娜的三个问题

2008年08月22日 09:26 来源于 caijing
“我热爱体操,喜欢比赛……我为我自己做这些”

    丘索维金娜在回答关于年龄的问题时,答案只有一个——“18岁”。实际上,她的年龄是33岁,在体操这个项目上,这个年龄是奶奶级的,但她获得了北京2008年奥运会女子体操跳马银牌。   
    即使不考虑岁数,这也是一项了不起的成绩。1988年,丘索维金娜拿遍了苏联少年体操所有项目的冠军时,现在和她同台竞技的中国队员的父母也许还没有开始谈恋爱。
    现在,她感动了很多中国人,因为她的儿子曾经被病痛折磨,而为了给儿子治病,她不停地参赛。“当时,我要为我的孩子治病,所以一定要参加比赛。”在接受德国一家媒体采访时,丘索维金娜说。她说的是2002年,而不是2008年。
    第一个问题,丘索维金娜参加北京奥运会是为了奖金?
    看了不少网络上的煽情文章,其中一个说法是丘索维金娜为了给儿子治病,而连续参加五届奥运会,给人感觉她来北京是为了奖金。实际情况是,她的儿子阿廖沙的病已经基本痊愈,丘索维金娜自己的说法是:现在,她享受比赛的过程。
    奥运会适合煽情,无论哪届奥运会都能留下一些让人潸然泪下的故事,北京奥运会自然也少不了这些。使用“煽情”这个词别无贬义,我也时常被一些情节弄得眼泪汪汪。比如,德国举重选手施泰纳用冠军祭奠亡妻,俄罗斯和格鲁吉亚选手两国开战日站在领奖台上亲吻等等,多么美好。丘索维金娜的故事更是美好,更让人佩服。
    第二个问题,德国不是很先进吗?为什么丘索维金娜连孩子的医药费都没有?
    在接受NBC采访时,她回忆起了给阿廖沙治疗时的艰难往事:“我和阿廖沙在医院里,那是专门为孩子设计的房间,像个小旅馆,不过没有陪护的父母床位,他在那里住了两年。当时,我还在为乌兹别克斯坦比赛。他们说,如果我在德国呆满三年,就会得到德国国籍,阿廖沙治疗就完全免费了。我想,只要是个当妈的,就会像我这么做,孩子最重要。对我来说,就算不让参加比赛也认了,我心里只想着阿廖沙。阿廖沙做了七次化疗,最难的就是第三次和第四次,他全身上下都是伤口,还都感染了,他能不能撑得住,我一点把握都没有。有两周时间,我们根本不能睡觉,每四个小时就得给他量一次体温,我们要确认他的体温没超过42摄氏度,那是这辈子中最难的两周。不过他的病能好的话,一个月不睡也无所谓。第四次化疗后,状况越来越好了,不过还是难啊。我只有接着练体操,这帮了我,让我能转移点注意力……”
    这段话解决了不少人的疑问:2003年,丘索维金娜已经到了德国,但直到2006年才拿到国籍。德国《时代周报(DieZeit)》编辑克里斯多夫也证实了这一点。他说,在德国,只要父母一方是德国国籍并且有医疗保险,也会惠及未成年子女。
    第三个问题,丘索维金娜在不在乎像一些人骂郎平“汉奸”那样被骂成“乌奸”?
    丘索维金娜是乌兹别克斯坦人。2007年,在接受一家德国媒体采访时,记者问她:“你从前是乌兹别克斯坦人,(现在却经常为德国比赛),他们会怎么看你呢?”
    她当时的回答是:“我不担心,他们都了解我的情况。”为了儿子,2003年的丘索维金娜别无选择。在北京,她的回答更直接了当:“我也想乌兹别克斯坦,经常飞回去。但我有了德国护照,我就要去为德国拿奖牌。我不欠任何人的,只是热爱体操,喜欢比赛,现在我为我自己做这些,其他无所谓。”
    要么人人都说“世上只有妈妈好”呢,为了孩子,做母亲的可以放弃一切。■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