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特色 > 财新周末 > 信札 > 正文

李慎之/钱锺书/黄伟经通信

2006年09月04日 00:00 来源于 caijing
“我所希望先生的就是能把这位中国古来稀有的“学贯中西”的大学者的根本精神焕发出来。这对中国的现代化、民主化与全球化是有极重要的意义的”

“我所希望先生的就是能把这位中国古来稀有的‘学贯中西’的大学者的根本精神焕发出来。这对中国的现代化、民主化与全球化是有极重要的意义的”

2003年2月10日
李慎之致××
××同志有道:
  春节捧读大文获益良多。
  适才在电话中听到您念的钱先生给你的信中的话,真是足以代表钱先生的精神(此信见后)。我上次在席上与兄谈及:中国的前途在现代化、全球化、民主化,本意是想对钱先生的思想与学术熟悉如先生者,能够以这三方面(其实是一个方向三合一)钩稽出钱先生著作中能表达这一思想的材料来。钱先生曾对我说过,自己不是“一个成体系的思想家”,我曾对以“你的各个观点之间,自有逻辑沟通”。但是我实际上谈的是一种现象,其实并无研究。后来看到您的《钱锺书论学文选》,觉得你做的就是这个工作。不过觉得如要著文就提纲挈领而言,最后的纲领还没表达出来。
  陈寅恪在《王静安先生碑铭》中有云:“先生之著作,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共之,共三光而永光。”陈先生写王国维,实际上写出了自己立身精神,学术精神,政治精神。钱先生之生,后于陈寅恪二十年,所见的局面更大于陈寅恪,所见者也应更大、更远。就我与钱先生的接触而言,钱先生是向往民主而憎恨专制的,是爱好中国文化而尊重西方文化的,是完全符合二十一世纪中国必将走向现代化、民主化与全球化的大趋势的。
  这点光凭钱先生在“四人帮”猖獗之时即已动手写《管锥编》,而等“四人帮”一倒就能立刻出版就可以看得出来。但是我对“钱学”实无研究,所以除了记得“打通”两个字与“东海西海,心理攸同;南学北学,道术未裂”两句话外,别的就说不出来了。我所希望先生的,就是能把这位中国古来稀有的“学贯中西”的大学者的根本精神焕发出来。这对中国的现代化、民主化与全球化是有极重要的意义的。
  当然钱先生没有留下陈先生那样“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可以师表人伦的十个大字。但是文章也可以从反面来看,如现在有的“国学大师”居然说什么“中国学问是综合的,西洋学问是分析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天下”这样的民族自大主义。实际上是惑乱中国人民的视线而阻碍中国融入世界文化主流的,我相信钱先生的著作中必有反对这种自封独大思想的见解。搜罗爬剔,发扬光大,是所望于吾兄。
  专此即颂
著祺
李慎之 顿首
2003.2.10
  
1987年10月14日
钱锺书致××
××同志:
  ……我不提出“体系”,因为我以为“体系”的构成未必由于认识真理的周全,而往往出于追求势力或影响的欲望的强烈。标榜了“体系”,就可以成立宗派,为懒于独立思考的人提供了依门傍户的方便。  祖师解决具体问题的手段,徒子就执行为公式,徒师(孙)就信奉作教条。马克思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吐温说:“耶稣基督如活在今天,他肯定不是基督教徒”(参看尼采:“基督教徒只有一个,他已钉死在十字架上了”);都包含这个道理。拙作《谈艺录》515页-517页,《管锥编》1540页也微示此旨。当然,不提出“体系”,也一样可能成为宗派;那是防不胜防的,只好尽量不搭空架子,尽其在我罢了。
  勿复即致敬礼!

钱锺书上
杨绛同候
十四日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陈小鲁 tpp协议 三个有利于 周浩 郭瑞民 李克 sdr 杜军 雷洋案尸检 新西兰8 0级地震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无线输电 肖亚庆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香港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