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特色 > 财新周末 > 信札 > 正文

许医农与许倬云通信

2005年11月28日 10:51 来源于 caijing
人生的终极关怀,并非仅是“天问”上的一连串的问题。人从思辨为始,认识自己,人也以思辨为终,造就自己。人生的事业,不论事业大小,都当以由“仁”(人的本性)

  尊敬的倬云先生:

  您好!

  承蒙信任,受命责编尊作《从历史看管理》。

  回想十五年前,以《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一稿为缘,有幸与您结识。十几年来,在我心目中一直把您奉为包括自己在内的中国知识分子治学与为人的楷模。难忘您特殊的人生艰难路给我心灵的震撼!难忘该书末篇《我们生活的目标》一文在关于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关于天地人己关系、关于“创造生命的不朽”等诸多方面给予我的深刻启迪与教益。

  可是,这几年,更多撞击我的心灵、令我沉重乃至“绝望”的,是您在此文中发出的“社会价值观堪虑”的预警!您指出:“在中国、在台湾、在全世界各处,生活意义本身又变成了一个大问号……每个个人都散失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里……上面找不到祖宗,下面找不到子孙……我们花了八千年时间,最后回到了另一个丛林,丛林里的大树就是都市里的摩天大厦,狩猎的工具是金钱,过去用弓箭、今天用钞票打猎,猎取的对象是其他人类……”;基于此,您指出:“我们必须再一次出发,再一次开始……可是,问号变得更大了,而且没有发现答案”;您说:“我尝试要在一个很切身的阶段上去寻找我们的答案在哪里。”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全国人大常委会 平安众筹网 雷洋案尸检 曾荫权 上海人口 廉政准则 杨鲁豫 sdr 埃博拉病毒 极右翼 e租宝 alphago 罗姆尼 阿根廷总统 信用卡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