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AMRO主任:打造值得信赖的区域性金融机制

2017年05月11日 19:17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1

2016年,AMRO向国际组织转型,这也标志着东盟与中日韩(10+3)成员在升级和加强10+3金融合作时共同付出的努力取得了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精英访谈嘉宾:常军红
常军红为前中国财政部国际经济关系司副司长,曾先后担任财政部对外财经交流办公室副主任、中国驻世界银行副执行董事、中国驻亚洲开发银行执行董事顾问等职务。她在2016年4月被任命为东盟与中日韩(10+3) 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主任(负责人)。常军红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太亚所,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

  【财新网】(驻东京记者 陈立雄 实习记者 杨睿)区域性金融稳定机制正处在十字路口。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各国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贷款项目条件的限制,开始酝酿建立亚洲自己的金融防火墙。接下来产生的机制包括清迈倡议(CMI)和其升级版清迈倡议多边化协议(CMIM),以及在2011年在新加坡成立的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以下简称AMRO)。与亚投行和新开发银行类似,AMRO去年也被列为国际机构名单。

  在日本横滨最近刚刚闭幕的东盟与中日韩“10+3”财长央行行长上,是否把CMIM当中与IMF的脱钩比例从现行30%提高至40%,两大债权国中国与日本之间出现分歧。由于成员国将在2019年完成对CMIM的审查工作,外界关注中日以及其他成员国能否在未来一年内就此达成协议。

  此外,特朗普政府倾向于轻视多边机制,因此尚不清楚一旦金融危机在亚洲重演时,美国会否通过IMF积极伸手支援。而且,亚洲区域金融合作驱动因素往往是本地区或区域外的金融危机。展望未来,亚洲国家能否主动提高区域性金融安全网功能,以准备好应对下一个危机?

  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在中国财政部主管亚洲金融的常军红博士在2016年4月担任第三任AMRO主任。她向财新记者回顾“后危机”20年经历,还分享亚洲金融安全网的未来走向。

  财新记者:你能向我们说明一下,东盟与中日韩(10+3) 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中期规划的要点吗?

  常军红:2016年12月,东盟与中日韩(10+3)财政和央行副手会议在贵阳举行。会议分别审议批准了AMRO的战略方向和中期实施计划。这份AMRO的指导性文件将带领着这个年轻的国际组织继续向前发展。

  AMRO致力于通过宏观经济监测以及支持区域金融合作,为东亚地区的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作出贡献。AMRO的愿景是成为一个独立、可信、专业的区域性组织,成为东盟与中日韩(10+3)区域成员国值得信赖的政策顾问。

  为了实现这一使命和愿景,AMRO主要有三项核心职能,分别是进行宏观经济监测、支持实施《清迈倡议多边化协议》(CMIM)、向成员国提供技术援助。

  监测是AMRO的工作中心。当前,AMRO的工作重点是加强国家层面的监测,加强区域性监测,并打造自己的研究能力。AMRO将依据它的核心职能制定出一个综合的监测框架,并建立我们自己的分析工具包,以支持国家和区域层面的监测活动。展望未来,我们将着眼于以前瞻的方式识别和分析每个经济体会遇到的风险和脆弱性,并向决策者提供适当的政策选择,以及处理这些风险和脆弱性的政策组合。

  为了支持各成员国施行CMIM,AMRO努力向各成员国提供支持,以确保CMIM的顺利启动。

  我们的技术援助旨在搭建一个能够加强各成员国宏观监测能力的平台,并通过各种项目促进成员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之间的知识共享,这些项目包括借调、咨询、研究和培训。项目的设计也考虑到了各经济体所处的发展阶段、具体的国情和政策制定的优先性,以期更好地满足各成员国的需要。

  财新记者:AMRO是否准备好阐明启动CMIM贷款的规则和程序?

  常军红:如前所述,AMRO努力向各成员国提供支持,以确保CMIM顺利启动。现在,CMIM已经具备了含有相关激活程序的操作指南(OG)。自2013年以来,成员国也多次在各种情况下进行演练。根据CMIM协议和OG,为了监督成员国政府是否准备好激活CMIM,我们还制定并会定期审查非危机时期清单。

  此外,AMRO还支持其成员国政府,为CMIM的持续发展奠定基础,向成员国在考虑贷款与IMF项目的脱钩比例时提供咨询意见,并制定针对CMIM关键术语和条件的阶段性审核计划。

  财新记者:AMRO如何为实施CMIM提供技术和智力支持?在制定决策时, 跟各个成员国中央政府相比,AMRO该有多大的自主权?

  常军红:自2011年以来,AMRO作为CMIM的监督机构,在监测和分析区域经济方面起着重要作用,致力于及早发现风险,并且在非危机时期迅速采取补救行动。

  2016年,AMRO向国际组织转型,这也标志着东盟与中日韩(10+3)成员在升级和加强10+3金融合作时共同付出的努力取得了重要的里程碑意义。这也使得作为国际组织的AMRO,能够进行宏观经济监测和金融市场监管,并与强化后的CMIM共同促进区域金融稳定。

  在近乎危机或已面临危机时,AMRO会为成员国制定适当的政策提供意见,并期望其支持CMIM决策过程。在危机预防方面,严格、独立的监测本身,就被视为应对金融危机威胁和确保本地区金融稳定的第一道防线。

  财新记者:关于将IMF脱钩比例提高到40%的讨论进行得如何?有没有计划再次增加CMIM规模?

  常军红:这应该由东盟与中日韩这些区域金融合作有关成员决定。AMRO无法对此事发表评论。

  财新记者:鉴于AMRO已获得国际组织的新身份,未来的几年内,您将如何加强AMRO在人力建设方面的职能?

  常军红:AMRO一直在努力成为东亚区域一个值得信赖的独立监测机构。由于东盟与中日韩各国提供的动力和理解,AMRO已在不断地增加员工,迄今为止我们已有超过40名员工。

  作为一个新的国际组织,AMRO格外重视,确保最高标准的效率和技术能力事宜。AMRO还力求保持卓越绩效,并将积极帮助员工提升他们的技能、拓展他们的经验。

  AMRO准备好继续保持这一发展势头。 为此,AMRO必须通过有效发挥其作用,并就其战略方向、作用和所需资源与东盟及中日韩成员密切协商,才能够拿出具有说服力的成果。

  财新记者:我们应该从近期的金融危机,尤其是希腊债务危机中吸取什么样的教训?这场金融危机向东亚地区给予何种含义?

  常军红:2017年是亚洲金融危机爆发20周年,这场危机是东盟与中日韩(10+3)区域内发生的一个重大转折事件。它形成了经济增长和区域一体化的后续基础,以及政策制定者在危机管理和解决方面的视角。尤其是,亚洲金融危机十分强调,管理和解决危机迫切需要区域金融合作。

  继严重的负面冲击以及经济增长基础重建之后,东亚地区在1997年至2007年这十年里,经历了一个经济巩固期。发达经济体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为该地区出口导向型经济的复苏送来了一场“东风”,灵活的汇率制度提高了出口竞争力。面对共同危机,后亚洲金融危机(Post-AFC)时代的到来也标志着东盟与中日韩(10+3)区域金融深化合作的开端。2000年5月,继东盟与中日韩(10+3)财长会议在泰国清迈召开之后,清迈倡议(CMI)开始了一系列双边货币互换安排。

  第二个十年(2008-2017年)里,我们遭遇了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紧随其后的是以希腊为中心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虽然与亚洲金融危机相比,这场危机对东盟与中日韩地区的影响较小,但一些经济体危机的传染性、资本外流和美元流动性紧缩,强化了政策制定者建立缓冲地带和加强区域金融安排的决心。危机还提醒政策制定者们,维护本国内务稳定的重要性,以及要进一步推进结构性改革议程,以增强抵御危机的能力。

  这一时期,我们也看到了东亚地区如何利用区域一体化来实现增长与稳定。2010年3月,区域政策制定者们将涉及一系列双边货币安排的清迈倡议(CMI)升级为多边货币互换安排的《清迈倡议多边化协议》(CMIM),其规模在2014年7月从1200亿美元增至2400亿美元。同时,作为支持CMIM的独立区域性监测单位,东盟与中日韩(10+3)财政部长也在2009年同意建立AMRO。AMRO于2011年5月在新加坡成立,并于2016年2月正式成为国际组织。

  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20年之后,东盟与中日韩(10+3)地区将再次接受全球新环境的考验,诸如以美国和欧元区不断抬头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情绪。政策制定者在今后要保持警醒,这一点很重要。

  财新记者:就危机预防而言,我们有不同层面的预防机制,从外汇储备、双边货币互换,再到像CMIM这样的区域机制,乃至IMF这样的全球机制。比较这些不同层面的危机预防机制,在你看来哪一种应该先行?

  常军红:CMIM的核心目标之一是,补充现有的国际金融机制,并解决东盟与中日韩地区的国际收支平衡和短期外汇流动性不足。

  目前,二十国集团正在推动国际金融架构的改革,重点是进一步加强以IMF为核心的全球金融安全网(GFSN)。在此背景下,东盟与中日韩成员国则决定仔细研究如何让CMIM更好地融入全球金融安全网。

  为此,2016年IMF与AMRO合作进行试运行。AMRO将支持成员国建立CMIM与GFSN其他组成部分的结构性合作机制,后者包括IMF、双边互换协议以及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AMRO还加强了与欧洲稳定机制(ESM)、拉丁美洲储备基金组织(FLAR)等其他区域性融资机构的伙伴关系。这有助于通过技术援助,加强有效的信息共享、人员交流、同步决策和能力建设。

  财新记者:AMRO和CMIM有那么一天,能够或是应该成为亚洲的IMF吗?成员国似乎同意继续加强CMIM和AMRO。我们是否就建立AMF这一点在逐渐达成共识?或者,大多数成员国仍然不愿意为CMIM提供部分外汇储备?

  常军红:CMIM在东盟与中日韩(10+3)区域应对国际收支困难和短期流动性,已经相当成熟。而且它还补充了现有的国际金融机制,例如自上世纪90年代末发生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产生的IMF贷款措施。

  由于CMIM的发展,东亚地区金融安全网络也在逐步、稳步地加强。备受鼓舞的是,其资本金为2400亿美元的CMIM元处于区域金融安全网中心地位,而这一安全网获得双边货币互换的补充,截至2017年5月,其规模超过了1600亿美元。

  需要强调的是,国际金融架构改革已经得到了二十国集团的大力推动,其中包括进一步加强以IMF为中心的全球金融安全网。在此背景下,东盟与中日韩成员于2016年与IMF联合进行了试运行。这也提出了一些新议题,比如,CMIM如何与IMF这样的融资机构展开合作,以及CMIM如何更好地融入全球金融安全网。

  他们正致力于建立CMIM与全球金融安全网络中其他组成部分之间的结构性协调机制,其中包括IMF、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区域性金融机制(ESM、FLAR等)以及其他国际金融机构,涉及通过技术援助来加强有效的信息共享、人员交流、同步决策和能力建设。

  如上所述,CMIM的特点之一是:自2000年以来,CMIM在促进该地区金融稳定的同时,也怀着成为值得信赖的区域性金融机制的目标,不断地应对着迅速变化的经济和金融环境。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