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顶峰资管CEO:资管行业面临最大的挑战

2017年04月25日 14:38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1

亚洲最大资管公司的诞生,伴随着全球从主动式管理到被动式管理的资金迁移,“我们必须顺应这个趋势”,“先发制人,并且保持足够的耐心”

精英访谈嘉宾:西惠正 Yasumasa NISHI

  【财新网】(记者 王宇倩)去年10月,四个老牌日本资产管理机构的合并尘埃落定。一家规模称雄亚洲的新资管机构——顶峰资产管理公司,诞生了。

  新公司由原达以安资产管理公司、新光资产管理公司、瑞穗资产管理公司、以及瑞穗信托银行的资产管理部门组成,接近八成的业务来自包括海外主权财富基金和养老金机构在内的机构投资者。

  截至2016年12月,顶峰管理的资产规模约为4,560亿美元。全球最大的公共养老金投资机构——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GPIF)——原本是达以安、瑞穗资产管理公司和瑞穗信托银行的重要客户,合并完成之后,它在这些公司的投资纳入新成立的顶峰名下管理,其中很大一部分为被动投资。

  新公司亟待解决的两个难题:一是上哪儿寻求潜在收益更高的投资机会;二是如何发展更多的客户,盘活巨量银行存款,做大资管市场的规模。

  面对这两个同样困扰很多中国资管公司的难题,顶峰给出的答案,一是加速开拓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市场,二是加强被动投资。两者皆谈何容易。

  专注A股的资管产品在日本曾大受欢迎,但2015年发生的股灾让很多人猝不及防,损失惨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很多日本投资人对当年的惨状记忆犹新,“说服他们重返中国市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顶峰资产的总裁兼CEO西惠正先生在日前的专访中告诉财新记者。

  有关中国市场的投资, 相对而言, 中国债市对日本投资者有较强的吸引力,然而,尽管中国政府已经放开管制,让境外投资者对冲外汇风险,高昂的对冲成本仍然让很多机构望而却步。

  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GPIF)及其包括顶峰资产管理公司在内的投资管理人都面临投资回报压力。日本先于中国社会面临严峻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养老金的投资更是被寄予厚望:既要低波动,又要高回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在安倍内阁的支持下, 投资风格一向保守的GPIF终于在2014年对其资产配置作出了重大调整, 大幅增加对风险资产的投资配置。具体而言,将国内股票、国外股票的目标配置从12%分别提高到25%,同时,将本国债券的目标配置比例从60%调降至35%,海外债券的目标配置调高至15%。

  未曾想,从2015年3月到次年3月,GPIF就录得亏损超过500亿美元。消息披露后, GPIF 及其投资管理人都面临一定的社会压力。所幸GPIF去年四季度的获利不菲,赚了约900亿美金,舆论压力渐解。

  替政府管理管理养老金就是,“收益好的时候,大家都不说什么;收益不好的时候,突然间,上至政府官员下至各界人士都紧张起来了,”西惠正笑道。这是正也投资公共养老金的难处,“你的一举一动,时刻受到媒体的关注。”

  谈到被动投资,西惠正坦言,顶峰的当务之急,是抢在银行存款大规模涌入以被动管理为主的投资基金之前,迅速占据市场领先地位。这个任务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顶峰的成立本身,都与被动投资近年来的迅猛发展有莫大的关系。

  西惠正指出,相较于投机赚快钱,绝大多数普通人更应该考虑的财富管理策略是被动投资。站在机构的角度考虑,也就是说,闲置于银行的个人存款,未来都可能成为被动投资基金的客户。没有人知道最好的机遇何时出现,但一个资管机构若不提前布局做好准备,等资金转移的趋势形成,它就已经远远地落后于竞争对手了。

  财新记者:是什么原因促成了合并?

  西惠正:我们合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加强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这跟最近几年普遍发生的从主动式管理到被动式管理的资金迁移有关,我们必须顺应这个趋势。被动投资在前期的系统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要求较高,并且管理的资金规模尤为重要。这是我们合并的原因之一,加强竞争力。

  另一个原因跟日本资管的人才缺口有关。大家都想做的业务,很难从别的公司挖到合适的人才。这次合并让我们有更多的人和更多的资源开拓新的业务,这是第二点。第三个原因跟第二个比较像,也是关于人才。合并之后,我们的团队中有超过300人从事投资组合管理和相关的证券和其他资产研究工作,可以说融合了四个被合并的机构之前在各自领域的人才优势。这也是很重要的。

  财新记者:日本的资管行业现状如何?

  西惠正:日本的资管行业受制于持续20多年之久的停滞。央行的负利率政策施行之后,人们变本加厉地追逐收益,而与此同时,全球资管行业的收费都在逐步降低,我们也不例外。这样造成的后果是我们的利润空间越来越窄。另类投资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因为它的预期收益相对较高,对应的利润空间较大。我们为日本政府打理公共养老金,也面临增加收益率的要求,他们对基础设施建设和私募股权投资方面的机会很感兴趣。

  财新记者:你们认为中国市场最大的吸引力在于?

  西惠正:我们看重中国固定收益市场的投资机会。相比全球最大的美国债券市场,日本的固定收益市场总体规模较小,另外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ts, 简称REIT)的总体市值也不过10万亿日元左右,约占全球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总规模的10%。当前全球的发达市场普遍仍处于低利率的环境,自日本央行2016年2月实施负利率政策以后,在日本市场获取较高收益的投资机会变得更加困难。中国的债券市场规模较大,其较高的收益率对日本投资者而言具有吸引力。但日本投资者普遍对这个市场缺乏足够了解,具体投资操作方面也面临一些困难。

  其中一个困难涉及到汇率,(利用金融衍生工具)对冲汇率风险是需要付出一定成本的,在美国,扣除这部分成本后我们仍然能有比较高的收益率,中国市场不一样,虽然政府已经放开了管制,对冲人民币汇率风险的成本对我们而言还是太高了。当然这很可能是市场因素造成的暂时现象,目前投资者普遍认为人民币会继续贬值,这种单边预期造成了对冲人民币贬值风险的成本较高,如果大家的预期发生了分化,成本应该会降一点。这取决于很多因素,尤其是中美的经济状况,还有中国国内的经济金融政策。对冲汇率风险的成本下来之后,我们才可能大举投资中国市场。

  两三年前有一段时间,中国股票在日本相当受欢迎,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发行的投资中国股市的产品在日本几乎卖不动。发生这个变化,跟2015年的股灾有关系,当时很多股票停牌,其他未停牌的很多也缺乏交易。这样突然的流动性枯竭造成很多基金经理无法买卖,损失惨重。很多人对这一幕记忆犹新,说服他们重返中国市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财新记者:专业金融机构投资公共养老金,会遇到什么问题?

  西惠正:管理公共养老金面临非常大的政治和社会压力。很多人对证券基金投资回报率的印象源自美国著名的成功案例,殊不知,从1986年到现在的30年,美国股指(以标普500指数衡量)已上升至当初的10倍,而同时段的日经指数却增长无几,可见在日本股市赚钱的难度远远超过在美国投资。

  养老金的回报率应该在10年、20年,甚至更长的周期上衡量。同管理企业年金相比,投资公共养老金的难处在于,你的一举一动,时刻受到媒体的关注,很多人在三四个月的时间段上衡量你的收益。收益好的时候,大家都不说什么;收益不好的时候,突然间,上至政府官员下至各界人士都紧张起来了。同时,相较固定收益市场的波动,股市的波动受到明显更多的关注,引起的社会反响更强烈,带给我们的压力也更大。

  尽管如此,日本政府也不得不调高了养老金投资股市的份额,因为我们面临的老龄化压力确实太大了,养老金的投资面临越来越高的回报要求。在此之前,日本政府投资一向是非常保守的,在央行开始大量购买国债之前,养老金只需要尽量买国债就好了。

  财新记者:老龄化对养老金投资的影响有哪些具体表现?

  西惠正:日本人口老龄化的形势非常严峻。目前65岁以上的人口占社会总人口的比例已经达到了26%,20年后,这个比率将达到40%,同时15岁以下人口的比率降到不足10%。中国面临同样的问题。老龄化带来的支出压力迫使养老金去追求更高的收益。考虑到这个因素,日本政府给养老金设定的资产配置限额已经调整为包括25%的本国股权和25%的他国股权。我觉得这个配置是比较合理的。

  比较日本的公共和企业养老金会发现,企业养老金的投资策略仍然倾向于保守。我觉得投资过于保守是日本普遍存在的现象,只不过公共养老金这些年迫于支出压力不得不调整了对风险资产的配置,而日本的企业目前现金流充足,暂时还没有感受到这些压力。

  财新记者:日本资管行业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西惠正:日本市场面临一个问题。一方面,大量存款闲置于银行账户中;另一方面,有些人的投资行为非常激进,他们购买高杠杆的金融产品,希望通过市场的短期波动赚快钱、赚大钱。这些人的资产配置通常相当集中,因此也面临巨大的风险。偶尔有些幸运者赚了钱,更多的人赔得一塌糊涂。尤其在发生诸如雷曼兄弟倒闭等黑天鹅事件时,这些人的损失是有目共睹的,这也让把钱存银行的人更不敢动用他们的储蓄进行投资。这是个恶性循环。

  投机本身不见得是坏事,只是不适合绝大多数人。在日本,我们以年收入500万日元为限,低于此限的客户,我们建议他们采用更稳健的投资策略,着眼于适当的、长期的收益。我们在打理这部分客户资金的时候,也以控制风险为主,不会做投机的生意。

  但我们跟零售客户中间还隔着券商、银行和各种各样的销售渠道。我们开发产品,但这个产品是否符合一个投资者的需求,以及他是否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承担相应的风险,通常是由代销机构决定的,不在我们的掌控范围之内,这跟为公司理财不一样。在零售市场上,我们必须先教育代销机构的销售人员,再由他们去为客户挑选合适的产品。所以,很多看起来是资管机构的问题,其实反映了整个行业的弊端。

  财新记者:怎么理解刚才提到的,主动到被动投资的转移?

  西惠正:主动投资有它的优势。这么多年来我们的主动管理型基金在业界也积攒了很多声誉。去年我们还发了一只专注于物联网领域投资机会的基金,是我们最热销的产品之一。主动投资如果能找到类似这样的话题性、概念型投资机会,是大有可为的,但问题是,相较10年20年前,这样的机会已经大大减少了。另一方面,热销的产品更需要考虑投资容量的限制,比如一个基金到了1000亿2000亿日元的时候,在市场上的运作就可能产生或者面临流动性不足的问题。所以总的来说,主动投资是越来越困难了。

  与此同时,日本国内有超过870万亿日元的资产是存在银行账户里的,这部分资产的收益甚为微薄,对这部分储蓄账户的所有者来说,投资被动管理型基金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以年收入500万日元为界,大部分收入低于这个界限的人对投资了解甚少,针对他们,我们要提供收费非常非常低,风险也相对较小的产品,对应最合适的应该是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xchange Traded Funds, 简称”ETF”)。被动投资的市场是巨大的,我们在这方面也增加了很多投入。

  没人知道什么时候银行存款会大规模涌入投资基金。也许是明年,也许还要等很久,这个时间点没人知道,也没有人能够控制。

  我们现在加大投入是因为,规模效应在被动投资领域尤为明显。一旦你占据了足够的市场份额,新来的客户会源源不断地涌入你的基金。一个机构在市场上占据了这样的先机,它的竞争者将很难扭转局面。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让别人占据了市场,等它发展壮大了,我们就挤不进去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就必须发力,面向零售市场提供更多低收费的产品。基于被动投资策略的产品相互之间区别不大,我们必须先发制人,并且保持足够的耐心,等待这个市场发展壮大。因为一旦错过了这个机会,让别人抢了先,再赢回来就很困难了。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