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天津海河产业基金王锦虹:政府引导基金的商业逻辑

2017年04月24日 08:07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1

带有浓重政府色彩的引导基金,如何实现真正的市场化运营?数百亿元财政资金怎样发挥引导效应,撬动社会资本投向实体经济?财新记者专访了天津市海河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锦虹,请他介绍海河产业基金的运作情况,以及对行业的诸多思考

精英访谈嘉宾:王锦虹
男,汉族,1971年12月生,199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5年7月参加工作,企业管理硕士,金融学博士。历任深圳发展银行天津分行行长助理、副行长,渤海银行总行国有及大型企业部总经理,天津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滨海新区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兼),渤海银行总行行长助理,渤海银行总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现任天津市海河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先后荣获2010年天津市劳动模范、2012年天津市优秀共产党员、2015年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

  【财新网】(记者 董兢)自2014年以来,政府引导基金快速发展,至2015年已在全国多省市遍地开花。

  投中数据终端CVSource显示,截至2016年底,国内共成立901只政府引导基金,总规模达23960.6亿元,平均单只基金规模约为26.6 亿元。2016年新增政府引导基金的数量和规模,均超2013年至2015年全国引导基金之和。

  4月8日,天津市海河产业基金(下称海河产业基金)在天津揭牌,为市场再添一只千亿级引导基金。

  海河产业基金计划由天津市财政出资200亿元设立引导基金,通过母基金、子基金三层架构,撬动社会资本5000亿元,推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

  产业基金大爆发,源于国务院“补改投”的政策引导。2014年12月9日,国务院正式公布《关于清理规范税收等优惠政策的通知》(俗称“62号文”),不允许地方政府通过补贴、税收优惠等方式来直接扶持企业,但可通过引导基金等间接投资方式来引导更多社会资本进入,实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2015年,国务院先后设立总规模400亿元的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和600亿元的中小企业发展基金;11月12日,财政部又发布《政府投资基金暂行管理办法》(俗称“210号文”),再次明确中央鼓励地方设立产业引导基金的态度。市场化运作、撬动社会资本,成为这一波政府引导基金的主题思想。

  但带有浓重政府色彩的引导基金,如何实现真正的市场化运营?数百亿元财政资金怎样发挥引导效应,撬动社会资本投向实体经济?4月7日,财新记者专访了天津市海河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锦虹,请他介绍海河产业基金的运作情况,以及对行业的诸多思考。

  财新记者:海河产业基金目前重点在谈哪些项目?有无确定意向?

  王锦虹:我首先介绍一下海河产业基金成立的背景。第一是成立的初衷:海河产业基金是天津市委、市政府为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而做出的重要决策之一;第二是成立的目的,它的重要使命是推动制造业向高端迈进,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第三是如何达成目标?海河产业基金是以推动技术研发和科技创新,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为手段来实现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基于这样的理念,目前我们重点在谈的项目有智能制造、新能源汽车等,部分项目意向基本明确,初步估计在津投资规模200亿元。

  财新记者:海河产业基金如何实现国际化定位?

  王锦虹: 目前,国内已经有相当多优秀的私募基金开始了与全球同行在世界范围的竞争。一些优秀的本土私募基金深入参与海外并购和资本市场,这一趋势正处于快速发展的上升通道。作为政府引导基金,海河产业基金也将积极与这些机构开展合作,助力中资企业,加快“走出去”的步伐,通过对境外市场估值较低、增长潜力较大、或者在技术上、品牌上具备较强竞争力、影响力的优质企业的股权收购,掌握其经营权,将其人才、市场、技术、管理、资源“引进来”,为我所用,为我们中国制造业升级和发展提供帮助。这是我们通过市场化实现国际化的一个思路。此外,海河产业基金要发挥天津自贸区的优势,这也是国际化的应有之意。

  财新记者:海河产业基金投资运作的市场导向有哪些?

  王锦虹:我们在规划母基金设立时总结了七大方向。第一是区域型的,也就是分区域设立母基金;第二是GP型的,委托知名投资机构进行管理的母基金;第三是资金来源型的;第四是产业资本型的,第五是特殊产品型的,比如围绕定增、PRE-IPO、PIPE投资主题的母基金;第六是国企混改型的;第七是资本招商型的。这七大方向或者说是母基金设立方案可以根据需要进行任意组合。目前我们已经跟合作伙伴和公司的发起人股东确定了1000亿元的母基金合作协议。 共同支持产业发展,支持天津发展。

  财新记者:你一直在强调京津冀一体化,那么从地域上来说,海河产业基金的投资方向是什么?是主要针对天津,还是囊括整个京津冀?

  王锦虹:我们优先天津但不局限于天津,我们服务天津但不只盯准天津。天津是一座开放的城市,其开放性体现在我们对项目的包容。任何项目来天津,我们都会支持它发展得更好。同时,我们也不能把京津冀一体化和天津的需求对立起来,而应该把天津的发展放在京津冀一体化的大框架下考量。可以说,投资天津就是投资京津冀,投资京津冀也会给天津的发展带来帮助和机遇。

  财新记者:海河产业基金项目的 退出的方式和标准是什么?

  王锦虹:任何行业都是有退有进,只有很好的退出才有进步。退出对基金行业而言同样至关重要,但我们更多考虑的是如何以进为退。

  在退出方式上,海河产业基金不会局限于IPO、定增、并购重组等方式。基于并购贷款、债权融资等也是可以考虑的方式。

  在退出标准上,基金最终以多高的溢价退出,并不是我们的首要考量因素。我们考虑的是,这只基金带来的产业,能在服务京津冀一体化和天津发展方面带来什么好处。这才是政府引导基金的应有之义,才能凸显我们海河产业基金的基本任务。海河产业基金只要把产业做好,把围绕该产业的就业、财政税收等工作做好,把产业链发展起来,我们的根本目的就达到了。

  财新记者:海河产业基金怎么做到以退为进?

  王锦虹:第一是财政资金资本化、引导化、杠杆化;第二是资本招商。

  所谓资本招商,主要区别于过去的政策招商。以前的招商引资,主要是政府在政策、税收上给企业一些优惠政策,以此吸引企业来投资落户。

  而海河产业基金的资本招商,是指我们和企业在共同认可某个项目的基础上,双方共同投资,支持企业发展,并获取额外收益。其实,任何企业家都渴望发展壮大,而不仅仅是得到政府的一个优惠政策,它要的是长效发展。海河产业基金和企业共同参与投资,与企业风险共担,同时利润共享。

  财新记者:部分商业银行与产业基金的合作形式是明股实债,而海河产业基金负面清单的第一条就是不做明股实债,你对此怎么看?

  王锦虹:从避险的角度考虑问题,目前中国很多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偏向于以明股实债的方式进入某个项目。资金的诉求无非是在风险可控的基础上,实现收益最大化,这无可厚非。而对于海河产业基金而言,我们要做的是价值发现。是通过行业研究、市场渠道,挖掘出最好的项目,让市场认可,而不是靠明股实债等类似的安排去规避风险,更不能因此变相增加政府债务、加大财政资金风险,这是国家政策明令禁止的。

  同时,我们看现在的金融市场,商业银行在逐渐加大权益类投资资产的配置,参与投行业务的积极性也在不断提高,对政府产业基金的关注度、参与度更是与日俱增。

  财新记者:现在很多基金有钱投不出去,你对此怎么看?

  王锦虹:商业的可持续性对政府引导基金而言同样重要。如果基金有钱却投不出去,那可能是因为它没有满足市场要求。作为一个新设立的政府产业基金,我认为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实现自身诉求和市场要求的完美结合。我们不能把政府引导基金的战略诉求和市场的逐利要求对立起来,不能偏离政府引导基金设立的初衷,一味以逐利作为唯一目的。而是要实现二者的调和和统一。

  如何调和?我认为海河产业基金是具备自有优势的。我们可以把天津优势发挥出来,把天津资源向市场展示出来。李鸿忠书记曾说,天津很多企业的价值被低估了。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价值发现和价值实现。我们首先来做到价值发现,再依靠资本市场完成价值实现,海河产业基金就能做到商业可持续。

  财新记者:海河产业基金如何做到商业上可持续性?

  王锦虹:首先海河产业基金管理公司的股东实现了多元化;第二,海河产业基金的治理结构实现了市场化;第三,海河产业基金的项目选择、人员招聘也是完全市场化的。充分市场化促进了基金的商业可持续性。

  财新记者:从基金设计上看,天津海河产业基金与湖北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有很多相似之处,长江经济带基金是不是对海河产业基金有很多借鉴之处?

  王锦虹:在海河产业基金筹建期间,我们对国内产业引导基金、大型私募股权基金等进行了充分的调研和学习,也包括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但同时,海河产业基金更要发挥自身优势,做出天津特色。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