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哈佛教授约瑟夫·奈:全球化并未结束

2017年01月16日 14:36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美国与欧洲的民粹主义仍会持续,大型贸易协定不太可能出现,国际贸易或下滑,但其带来的益处仍巨大,打破复杂的全球供应链的成本非常高,因此不会出现类似上世纪30年代的反全球化现象

精英访谈嘉宾:约瑟夫·奈(Joseph Nye)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曾任该学院院长。上世纪90年代提出“软实力”概念,也是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外交概念“巧实力”(Smart Power)的最初提出者,曾出任克林顿时期的助理国防部长、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卡特时期的助理国务卿等职,著有《软实力》《美国世纪结束了吗?》等书籍

  【财新网】(记者 张琪 实习记者 谷会会)1月20日,特朗普将正式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竞选期间他宣称“要将工作带回美国”,胜选后数家企业宣布取消原国外建厂计划,将工作岗位保留在美国本土。“软实力”(Soft Power)理论提出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1月4日在北京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表示这种靠政治压力将工作带回美国的方式会增加经济成本。

  自竞选以来,特朗普多次将矛头指向中国,外界对中美关系走向猜测不断。就美俄关系,奥巴马政府宣布新举措报复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驱逐35名俄罗斯外交官出境。同时,特朗普与普京频频向对方示好,外界猜测美俄关系或大幅改善。

  出生于1937年的约瑟夫·奈以在上世纪90年代提出“软实力”概念而闻名,也是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外交概念“巧实力”(Smart Power)的最初提出者。他曾出任克林顿时期的助理国防部长、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卡特时期的助理国务卿等职,著有《软实力》《美国世纪结束了吗?》等书籍。

  “将工作带回美国”,真的能刺激美国经济吗?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的措施若实施,会带来什么影响?中美关系走向何方?美俄关系会否改善?约瑟夫·奈如何看当今全球化形势?

  “特朗普经济学”

  财新记者:特朗普及其内阁有数位贸易保护主义者,他有多大可能会关上自由贸易的大门?

  约瑟夫·奈:这将取决于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的程度,他曾表示不反对贸易,但是反对不平等交易,比如美国与中国的不公平贸易造成了在中国的美企无法享受到在美国的中企相同的待遇,美国工作机会也随即流失到中国或墨西哥。特朗普打算重新就这些贸易进行谈判,促使贸易发展更加平衡,而不是中断贸易。如果特朗普发起与中国的贸易战,这对中美来说都不是好事;如果他只在某些方面采取强硬态度,比如WTO的某些条款,这或许会产生不愉快的后果,但并不会产生经济层面的破坏性。

  财新记者:特朗普不断表示把工作岗位带回美国,这是否真正有利于美国经济的长期发展?

  约瑟夫·奈:以北美的汽车制造业为例,其得益于全球复杂的供应链,这可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汽车制造成本,这也是全球化的一种表现。如果特朗普通过政治压力增加美国工作岗位,硬生生切断供应链,则将增加经济成本,这些成本可能最终由美国消费者或国外工人来承担。美国可以通过技术把工作带回美国,利用可管理机器人的高技术工人来降低人力成本,由此带回由于成本而外流的工作岗位。

  财新记者:《美国世纪结束了吗?》一书中你认为“美国世纪”并没有结束,如今特朗普宣称采取严厉的移民政策,是否会考虑修改你的结论?

  约瑟夫·奈:如果特朗普真的采取更严厉的移民政策,拒绝移民进入美国,将极大削弱美国,如此我认为“美国世纪”确实会结束。但是我并不觉得特朗普有能力这样做。美国有很长的反移民但最终接受移民的历史,目前美国的处境仍然如此。特朗普宣称反移民很大程度是为了获得选票,但目前民意测评显示55%的美国人都对移民持欢迎态度。因此,特朗普可能对来自墨西哥或穆斯林国家的移民进行一定的打击,但是美国整体移民不会大幅减少。

  对美俄关系担忧

  财新记者:如何看待奥巴马因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向俄罗斯施加的制裁?

  约瑟夫·奈:我非常赞同奥巴马采取的制裁措施。奥巴马向普京发出信号——俄罗斯通过网络干预美国大选的行为是无法接受的。奥巴马对俄罗斯的制裁相当严厉,不仅驱逐了35名俄罗斯外交官出境,还制裁了与网络攻击相关的机构及个人:俄罗斯情报机构“情报总局”(GRU)和“联邦安全局”(FSB)。这是很强硬的信号,我认为俄罗斯已经收到了信号。

  奥巴马时期,美俄关系几无改善的机会。我不反对特朗普在某些议题上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特朗普试图改善美俄关系是一件好事。但是在网络攻击问题上,向俄罗斯释放强硬信号防止类似事件的发生是非常重要的。出于政治上的考量,特朗普希望低调处理这件事,他不想失去其当选总统的合法性。

  财新记者:特朗普与普京似乎相互欣赏,你如何评价?特朗普任内,美俄关系会得到很大改善吗?

  约瑟夫·奈:特朗普与普京并不认识,他们只是欣赏彼此的“硬汉风格”。特朗普发现,在竞选时说他会像普京一样强势很受选民欢迎。与奥巴马的关系彻底恶化后,普京认为特朗普可能是一个可以合作的美国总统,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对俄罗斯非常有好处,这符合他们两人的利益。

  普京和特朗普都表明了改善两国关系的意愿,特朗普上台后美俄关系可能有一定的改善,但无法预测美俄关系将如何发展。然而追溯历史可以发现,奥巴马与小布什在上任之初都试图改善与俄罗斯关系,讽刺的是,卸任之际的美俄关系均在某种程度上恶化。俄罗斯面临众多的国内矛盾,如人口减少、经济困难、过度依赖能源出口、严重腐败导致改革难行等一系列问题。普京试图用更强硬的姿态将国内人民的目光从国内矛盾中转移出来,其中一些问题的矛头就指向了美国。比如乌克兰危机之后,美国与欧洲都对其进行了制裁。所以,俄罗斯自身的状况使改善美俄关系比较困难。

  中美合作动机很强

  财新记者:特朗普任命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为其全球贸易委员会。他一直都坚称中国是美国经济产生问题的根源,你对此如何看待?

  约瑟夫·奈:彼得·纳瓦罗认为美国在与中国的贸易中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我不赞同对纳瓦罗的任命,也不赞同特朗普在竞选时期所宣称的对中国强硬。特朗普具有极大不可预测性,是否将兑现竞选许诺尚不得而知。中美之间有矛盾,也有合作,比如奥巴马时期中美在气候变化、网络安全领域的合作。我很确定如果希拉里获胜,她基本上会延续奥巴马任内与中国的合作关系,但无法预测特朗普上台后将采取什么措施。特朗普对中国强硬的态度有可能会招致中国以牙还牙的报复,这是非常危险的,对双方都没什么好处。从目前提名内阁成员来看,情况不容乐观。

  危险在于,如果特朗普真的决定如他所说对中国强硬、对中国商品实施惩罚性关税,与中国展开贸易战,那么中国也会同样对美国商品增收关税,这种以牙还牙的方式会使中美利益均受损。但目前我们尚不确定他是否真的会这样做。

  财新记者:处理与美国关系时,中国应该考虑特朗普的个性吗?

  约瑟夫·奈:当然,中国必须学习如何同一个不可预测的政治素人打交道,这在早期是需要花费一些外交技巧的。中国应该保护自己的核心利益,也应该保持耐心,不能过度反应也不要反应不够。从该目前来看,中国的表现非常成熟。

  财新记者:长期的中美关系发展将是怎样的?

  约瑟夫·奈:短期来说,特朗普任内的中美关系很有可能恶化,但我对长期的中美关系发展持乐观态度。中美之间存在正常的利益差异,这种差异并没有威胁彼此的存在。中美之间既有竞争也有合作,且合作的因素将大于竞争。

  未来中国的综合国力肯定会有一个大的提升,关键在于中美能否合作提供公共产品,比如奥巴马与习近平就气候变化达成协议,这对中国、美国、世界来说都是好事。反之,双方的力量都将被削弱。

  财新记者:如果美俄关系得到改善,中国应为此担忧吗?

  约瑟夫·奈:我不认为中国应该为此担忧,美国与中国有很强的合作动机,这是美俄之间缺乏的。20世纪70年代,尼克松与毛泽东推动了中美关系的改善,当时主要原因是两国都对苏联感到忧虑。如今情况不同以往,俄罗斯不是苏联,不管美俄关系是否提升,都不会对中美关系有太大影响。或许短期内美俄关系会改善,美中关系会恶化。但由于俄罗斯自身存在的问题,长期来看,美俄关系不容乐观。相较于美俄关系,我还是对中美关系更为乐观。

  全球化并未终结

  财新记者:如何看待英国脱欧?

  约瑟夫·奈:英国脱欧不符合欧洲利益,对英国也没好处。但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已表态,英国脱欧已成定局。由于英国与欧洲的法律相互关联,英国脱欧进程相当复杂,所以英国脱欧或许会变成“硬脱欧”还是“软脱欧”的问题。就政治层面而言,英国脱欧会增加英国的独立性,但肯定会为此付出代价,目前由于不知道最终结果如何,很难估量其经济影响。

  这个过程太复杂,若脱欧协议两年内未完成,届时由于相关法规的缺乏,其贸易发展将陷入困境。关于在英国的欧洲公民及在欧洲的英国公民的身份也将是个问题,金融行业更加复杂,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很有可能到时候会达成一项过渡协议。但我认为英国是一定会脱欧的,很有可能是“软脱欧”。

  财新记者:你曾经说,英国脱欧不意味着全球化的终结。

  约瑟夫·奈:全球化意味着全球范围内各个部门及其之间的独立,并分为不同类型,比如聚焦于贸易与金融的经济全球化,诸如气候变化等的生态全球化等。经济全球化是一种积极的全球化,其发展不会终结,但步伐可能会放慢。像气候变暖这类问题并不以国际贸易的变化而转移,这需要国家间的合作。

  财新记者:未来十年的国际秩序会怎样?

  约瑟夫·奈:美国与欧洲的民粹主义仍会持续,诸如TPP、TTIP的大型贸易协定不太可能出现,国际贸易可能会下滑,但是其带来的益处仍非常巨大,打破复杂的全球供应链的成本也会非常高,因此我认为不会出现类似上世纪30年代的反全球化现象。■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