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英央行高级顾问:金融科技与绿色金融的英国经验

2016年09月20日 17:16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中国银行即将在伦敦发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绿色资产担保债券,这意味着G20的政策倡议已经马上驱动私人部门行动,让中国金融机构去思考、借鉴其他国家的绿色金融经验

精英访谈嘉宾:Michael Sheren
英格兰银行审慎监管局高级顾问。作为英格兰银行代表,担任中英共同领导的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的联席主席。曾在债券资本市场工作25年,从事纽约和伦敦的主要国际金融机构商业债务的结构化、分销和交易。分别在哈佛大学、伦敦经济学院和纽约大学取得金融、经济、哲学和公共政策硕士学位,以及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士学位。

  【财新网】(记者 王力为)在紧随G20杭州峰会召开的“绿色金融国际研讨会”上,英国驻华大使吴百纳(Barbara Woodward)宣布,中国银行即将在伦敦发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绿色资产担保债券(green covered bond),该笔债券将在伦敦证交所发行交易。她将解释该笔债券的任务交给了一道参会的英格兰银行审慎监管局(PRA)高级顾问Michael Sheren。

  这笔债券的意义在于,G20的政策倡议已经马上驱动私人部门行动,让中国金融机构去思考、借鉴其他国家的绿色金融经验。与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共同担任今年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联席主席的Sheren对财新记者解释称。

  今年G20各国在绿色金融领域取得共识和成果并不容易。他透露,一开始很多工作组代表认为共同领导工作组的中英双方的“雄心太大了”。他、中国人民银行马骏、谢孟哲(Simon Zadek,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可持续金融项目主管;UNEP担任研究小组秘书处)花了一个通宵的努力,综合各方诉求,才令各国开始出现共识。

  在英格兰央行,Sheren还在金融科技、资本市场监管、审慎监管等领域为监管者提供咨询。 他说,在伦敦,金融科技与在中国一样“热”,不一样的是,86%的从业者“喜欢”监管者。

  绿色资产担保债券

  财新记者:中国银行即将发行的这笔绿色资产担保债券的特点是什么?

  Sheren:该笔债券将于10月发行,其想法来源于一家德国银行发行的一笔绿色资产担保债券,该银行将其对高能效建筑的按揭贷款资产打包,放进一个特殊目的载体(SPV),作为标的发行其绿色资产担保债券。银行再把从债券投资者处获得的资金投入到更多的绿色项目中。

  中国银行在伦敦的员工听说了这个新闻。考虑到中国的银行也有很多的绿色贷款,发行绿色资产担保债券也很有意义。这会是中国机构发行的第一笔此类债券。

  中国银行仍然会担保这笔债券,所以投资者有两层受偿权,先向中国银行,再向SPV内的资产。

  这笔债券会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发行交易,这会让国际投资者能够投资中国国内的绿色资产。中国有巨大的资金需要,也需要海外绿色资本的支持。如果能在伦敦、纽约、新加坡等地发展起一定数量的海外投资者,会为中国的绿色转型融资提供充足的流动性。

  该笔债券会努力让整个过程透明,保证资金流向绿色领域——不管是进入SPV的原始绿色投资,还是银行发债获得资金投向的领域。会为此实行每月的报告。

  财新记者:全球绿色债券市场的情况怎样?

  Sheren:全球范围内,回看3年前,绿色债券还不多,而且投资者更多是因为发债主体的高信用评级买这些债券,而不是因为是绿债。现在情况已经发生很大转变,很多投资者已经有专门的、隔离的绿色投资。

  财新记者:这一转变在中国仍待发生?

  Sheren:确实是。但同时,我们希望通过G20的努力,让海外这部分绿色投资者,也看看中国的市场机会,引导一定的海外绿色资金流向中国。

  中国农业银行就在不久前在伦敦发行了绿色人民币债券。中国银行的这笔绿色资产担保债券会是以多货种发行的。

  英国绿色投资银行经验

  财新记者:马骏和谢孟哲最近撰文称,中国将建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这与英国的绿色投资银行(GIB)有一定的相似度。后者有什么经验?

  Sheren:英国的绿色投资银行致力于通过第一层损失担保等看起来风险相对较高、专业性较强的投资方式,带入更多私人部门资金投资于绿色项目,而不是与私人部门竞争。

  当前主要多边开发机构虽然也做很多的绿色性质投资,但是他们通常倾向于做整个项目的投资,而不是自己投资一部分。这一做法相比自己只出资30%,挤出了70%本可以由私人部门投的资金。

  财新记者:评估绿色项目的能力建设对于此类机构至关重要?

  Sheren:确实是。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我熟悉GIB的很多员工,不止是高层,也包括不少具体做项目的人。他们都是经验极为丰富的前银行家,不用培训,来之能战。GIB在招人方面做得很好。

  财新记者:中国国内对于此类政府主导的投资努力总有寻租的担忧,英国当时有没有类似担忧?

  Sheren:英国的担忧更多在政府部门办事可能存在的低效方面,也怕公共资金做了本应该由私人做的事。现在,GIB已经75%私有化了,被认为是较为成功的,开拓了不少绿色投资的机会,为投资者注入了信心。

  当然,在此过程中,人才很重要。马骏在工作组中表达的一个主要担忧就是,怎么快速进行能力建设,知识累积。在伦敦,有很多现成的专业银行家可供选择,所以GIB可以很快地发光发热。在中国,在考虑为绿色基金、绿色银行招募足够高质量人才的同时,也可以考虑让现有的银行专门划出一批员工做绿色投资。

  金融科技业者与监管者“蜜月”

  财新记者:金融科技最近在中国很热。

  Sheren:在伦敦也是,非常热。

  财新记者:但是英国有监管沙盒(regulatory sandbox)等创新监管办法。

  Sheren:是的。我熟悉行为监管局(FCA)负责这个以及“创新实验室”的官员。

  有意思的是,通常被监管者讨厌监管者。但是在伦敦,一个对金融科技公司的调查显示,86%的从业者“喜爱”他们的监管者FCA,因为后者为他们提供很大的帮助,不只是在对创新监管的灵活度方面,还在于为他们提供很多建议——怎么样最好地进行试验。监管者和被监管者间是很有建设性的互动,而不是“别做这个”。

  财新记者:英国监管者的人员和能力储备让这成为可能?

  Sheren:其实英国监管者也正在付出很大努力来理解这个快速发展的领域。这是太新的一个领域,即使是英国最好的监管者,也在试图 跟上技术趋势。

  我自己不用做这方面的具体监管,但是我也在学一门新的编程语言——python,来帮助自己理解。我来自市场背景,在很多家金融机构工作过,曾担任一家欧洲大型银行的杠杆并购部负责人。技术方面我需要补上,这也很有意思。

  财新记者:中国业界和监管机构间“旋转门” 的情况太少,是否会是一个较大障碍?

  Sheren:这次在绿色金融工作组内,马骏和我之所以有那么好的合作,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们都曾在私人部门工作过。

  在7月的G20成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期间,我俩在吃早餐,美联储副主席费舍尔(Stanley Fisher)走过来,和我们探讨宏观经济,非常有趣。我们三人也都有私人部门的经历。马骏和我都接受过经济学教育,如果有学界的经历就更好了。

  如果一个国家可以允许人才在政府部门、私人部门、学界之间顺畅流动,这会让监管者的视野更为全面。

  G20绿色金融突破

  财新记者:怎么看在G20下取得共识和成果的条件?

  Sheren:在G20下取得共识通常不容易,需要20个国家的同意。有时候很幸运,20个国家可以大体上达成一致,这表明风在往这个方向吹。

  财新记者:但也需要有国家有志在必得的决心?

  Sheren:这很重要。中英两方的坚定信念起了很大作用。过程中也有些人想把进展放慢一点,但是我们保证目标最终得以实现。

  财新记者:你谈到各方一开始有所保留。是什么努力让各方开始有共识?

  Sheren:今年初的工作组会议中,很多成员有各异的想法,大多不认为今年能取得多大成果。今年我50好几了,马骏也50多了,谢孟哲快60了。我们三个人记下了每个成员喜欢和不同意的地方,熬了一个通宵,完完整整地重写了工作组的参考文件。当其他工作组成员第二天重新坐到谈判桌前时,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份全新的文件,对每个人所表达的看法都有所反映。

  G20内,很多时候人们会花一整年的时间为这份参考文件吵来吵去。我们没有预期大家都说会“好的,没问题”。当他们挑战我们时,我们如果不能说服他们,就做出适当的调整。同时,我们也清楚自己最终想实现的目标,尽最大努力将两者融合。

  为此,我们没有花1周时间,也不是3天,而是1个通宵。我想也是我们的诚意打动了其他国家的代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