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徐小平:资本寒冬是天使投资的黄金时代

2015年11月01日 20:28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自2006年成为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投资的创业项目已经有350家左右,他希望这350个项目里面,“能走出三五个百亿美元的公司”

  财新记者 刘晓景

  今年4月以来,中国政府力推“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股创业热潮。9月26日,国务院再次发布推动众创支撑平台指导意见,力推众创、众筹、众扶、众包发展。

  投资人在创业中充当着重要的助推者角色。59岁的新东方创始人之一徐小平,自2006年开始做天使投资,2011年创办“真格基金”,四年以来,真格基金投资过的项目多达200多家,包括物联网、移动互联、游戏、企业软件、O2O、电子商务及教育培训等领域的种子期投资,世纪佳缘、兰亭集势、聚美优品、找钢网、大姨吗等多家公司已经成为真格基金投资的明星企业。

  近日,徐小平接受《财新时间》专访,畅谈自己的天使投资理念(参见【财新时间】投资达人徐小平 )。从2006年至今,徐小平已有近10年的投资经验,其投资风格特点鲜明,看项目更看人,甚至连风险投资协议都只有两页。徐小平认为,大部分处于天使阶段的创业项目仅仅只有一个想法,并没有成形的产品出来,只能通过看人的方式来判断。对于投资项目的选择,徐小平表示要具备两点特征:第一,市场上没有的;第二,用户渴望的。

  “比如说这个创业项目,市面上有没有;创业的构想,是否有相应的知识来支撑它。如果觉得这两点都可以,我们会不断地追加投资。”他解释说,“虽然不知道项目能不能成,但是我把资源投向我相信的未来就是一种成功。正是这样一种信念,我们才能真正创造未来,而不仅创造一个成功的项目。”

  徐小平强调,在决定投资的那一瞬间用上全部的知识、良知非常重要,良知是真格投资哲学里面的一个灵魂。徐小平曾经连续追投过一名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陈郢,他在哈佛大学拿到MBA学位,希望通过做一家“我爱小镇”的四五线城市及农村的本地资讯与生活服务平台,让中国的农民获得和城里人一样优质的电商服务和生活质量,改变农村现状,实现他从小就形成的社会理想。徐小平认为他的模式不会成功,但出于价值观的认可成为了他的联合投资人,几经转型,陈郢的执着带来了成功。

  不过,徐小平也曾遭遇“看人”投资的失败。“我曾经给一个人投资一千万,一周后,我们约了下午五点钟合约签字,结果他六点钟才到,我说你为什么不让秘书来签字?他说,替投资人省钱啊。这一瞬间,我知道这个项目必死无疑。你拿着我一千万的责任,一个秘书可能月工资也就三五千人民币,他没有一个基本的判断,他必然成不了,结果真垮了。这就是我看人的失败:我看中了他的热情、渴望,但是我忘了他的思维方式、知识结构这些理性的东西。”

  今年6月国内A股遭遇一场严重的股灾,8月全球资本市场又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剧烈震荡,而二级市场的剧烈震荡让一级市场的创业投资也迎来一场“霜降”。“融资越来越难的资本寒冬到来”成为很多创业者的共识。对此,徐小平认为,“资本寒冬”对早期投资并没有影响。中国的天使投资也恰恰是2007-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机到来前后崛起的。“假如是冬天来的话,受影响较大的应该是那些一投1亿美金的PE,这类公司全球也不过一二十家,真正活跃的七八家,比如老虎基金、华平等。对中国的早期创业、早期投资来说,现在其实仍是一个黄金时代。”

  徐小平投资过的创业项目,可以审计出来的有350家左右。在他的讲述中,天使投资人并不是一份多么令人羡慕的职业,“每天醒来就是见人,每周都会安排差不多1万人见面”。徐小平透露,根据最近的统计,真格基金过去四年投资的创业项目,80%拿到了A轮风投,4%拿到B轮。他认为,天使投资真正的奇迹,是从350个项目里面,“能走出三五个百亿美元的公司”。

  财新记者:现在讲大众创业,您认为创业的最佳年龄是什么时候?

  徐小平:创业不分年龄。世界不少伟大的公司,比如微软和Facebook,苹果和谷歌,他们的创始人都是大学生啊,比尔·盖茨从哈佛退学后20岁左右创办了微软,扎克伯格也是哈佛辍学生,20岁左右创办Facebook;我不知道乔布斯多大创立的苹果,大概也是二十一二岁,大学没毕业。谷歌的创始人是两个博士生。所以说创业没有年龄之分,只要知道怎么做这件事。

  有一本叫《异类》的书里讲,美国互联网的伟人都是1956、1957年左右生的,因为到1977、1978年左右,他们如果再大两三岁,大学毕业工作了;再小两三岁,高中毕业,还要考大学。就是在那几年时间,在高中期间,他们积累了计算机的经验,然后到了大一、大二,正在狂野的时代,信息革命訇然到来,他们既没有高考的压力,也没有找工作的麻烦,就在这儿疯狂崛起。

  我创业时是50整。新东方上市以后,我经常跟朋友们苦恼地表述,新东方上市早了五年或者晚了五年。早五年,我45岁,还可以像雷军或毛大庆一样,从头来起;如果晚五年到55岁上市,那我也就退休了。50岁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年龄,五十而知天命,但是恰恰在这个时候,我失去了工作,重新启动创业,我首先自己经历了非常艰难的心理上的折磨和考验。因为50岁,我已经功成名就,也不需要为三餐去奔走,可是有某种东西没有满足,某种事情没有完成,所以我就经历了非常艰难的探索、试错,最后发现做天使投资能够延续我在新东方的梦想,就做下去了。

  财新记者:现在看行业的形势,大规模的融资有越来越多的国字头投资进入,比如中国人保、国开金融这样的,这个行业是不是要变成一个资本更加高度集中的风投领域?

  徐小平:不,在这个风投领域,绝对不应该是资本高度集中的。因为天使投资最美好的东西,它是真正的在经济领域里面,给草根、青年、较少特权的这些人更多的机会,有激励机制在里面。天使投资的特点就是创业的特点,你永远不知道谁会成功,你富二代、官二代,或者北大清华的人不一定能成功,马化腾是深圳大学的,马云也来自一个无名学校。全民族每个角落、每个阶层的人都能获得机会,所以当你走到资本聚集的领域,不要忘记,恰恰是中国经济给大众万众带来的激动人心的机会。

  财新记者:您说自己投资主要是看人,那么如何保证能赚钱?

  徐小平:假如说为了赚钱的创业,一般赚不了大钱,那么为了赚钱的天使投资,一般也赚不了大钱。真正的天使投资,就应该是雷军那句话,我高度认同,他说天使投资一定要带着某种意义上的公益心态,就是这个年轻人优秀,我就想帮助他;这个年轻人的想法精彩,我就想让他去实现。

  财新记者:那您也要维持住这种帮助可以持续下去,要不等你把钱帮完了怎么办?

  徐小平:这个是后面逻辑的结论,但是它不是逻辑的起点,逻辑的起点是我就想帮助你去实现这个想法,那么这样的想法往往是伟大的想法和能赚大钱的想法。比尔·盖茨说过这么一句话,就是最早期当计算机还没有屏幕的时候,他就想有足够的资金来开发好的软件,让更多的人能够用到这些软件,去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你看,他首先想的不是要去卖软件赚钱,他想的是要有好的软件,让人家去用这个软件改变自己的工作。当然,最后他也改变了世界。

  财新记者:现在讲到创业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大拇指定律,BAT的总监出来,大概能拿多少钱,普通员工出来,大概能拿多少钱,然后没有这些背景的其他二线互联网公司人出来创业能拿多少钱,等等。你们按照这个大拇指定律去衡量吗?

  徐小平:我们不叫衡量,叫身价。这帮人准备要钱时,已经知道自己值多少钱了。比如万科的毛大庆出来创业,是两亿人民币的估值起步,最近百度有个高管出来创业,起步就是6000万美元。为什么?因为既然他们的老板能创造几十亿美元的公司,那大家相信他也绝对可以创造更多价值。中国社会终于对人才的价值有了一个定价了,对知识的、想法的价值有了一个认同,我认为这是好事。■

  相关视频详见财新网近期播出的“财新时间”节目《投资达人徐小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