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黄奇帆谈重庆城镇化改革

2015年03月23日 15:06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单页阅读

15万亩“地票”入市,400万名农民工进城,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接受财新专访:“重庆正在享受户籍制度改革的红利”

尚有100万亩土地可望复垦

  财新记者:现在“地票”每天交易量有多大?

  黄奇帆:也不是每天在交易。形成一批“地票”就交易一批,大体上每个月都有交易,一年下来总有3万多亩。去年,汪洋副总理带着中央农村改革工作小组专门到重庆调研了3天,肯定了重庆“地票”的做法。

  从实际效果来看,“地票”带来四大好处:第一是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第二是为进城农民工转户进城提供原始积累;第三是保护耕地,缓解城乡建设用地供需矛盾;第四是为农村危旧房改造、高山生态移民搬迁和地质灾害避险搬迁提供重要的资金补充渠道。

  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好处。比如,中国对农村危房改造、高山生态移民搬迁和地质灾害避险搬迁安置建房,大体每户补助两到三万元。但现在农民建房,每套要花十万元左右,靠国家补助不够,农民自掏腰包又没钱,乡镇政府也没这个财力,如果没有别的资金渠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工作就推动不了。

  重庆这几年搞了几十万户农民危旧房改造和高山生态移民搬迁,资金从哪里来?“地票”是一个重要渠道。我们算大账,重庆每户农民宅基地大约有0.7亩地,复垦为耕地,通过“地票”交易,能够卖14万元,扣除成本后农户拿85%,就是八九万元,加上国家补助,农民不花钱就能把房子盖好。刚才说的300多亿“地票”收入中,约30亿元用于耕地复垦,45亿元成为集体经济组织收入之外,就有150多亿元通过这种途径用在了上述三类房子20多万户住房的改造上。由于资金平衡,重庆这方面的工作推进得就很顺。

  第二点好处,300多亿元“地票”收入里就有60多亿元给了进城农民工。在城里面有个户籍以后,农村里的房子退出,每户拿到十来万“地票”收入,家底就殷实一些,在城里改善生活就更容易。

  总的来说,“地票”制度改革的效果是比较好的,真正实现了中央讲的大城市反哺大农村。而且不只是带动城市近郊区,还可以带动几百公里外的偏远农村。

  财新记者:未来重庆产生“地票”的潜力还有多大?

  黄奇帆:整个重庆有1800万农民,大体上有600多万户。刚才说了每户居民占有0.7亩宅基地,大体上就有500万亩宅基地。当然这500万亩宅基地只有一小部分会变成“地票”。

  如果我们这个1800万里面有三分之一的农民进了城,城市人口变成2000万,农村人口变成1200万。进城农民留在农村的宅基地差不多100万亩,这是有可能转化为耕地的。如果在城里待久了,农村里的房子亲戚朋友父母在住,可以一直保留着,因为这是他的财产。但是如果家里没人了,都到城里了,那个房子如果能复垦为耕地,能换十来万元收入,他也愿意。这是一个市场化过程,潜移默化,不是一两天完成的。

  财新记者:所以这是一个制度安排。

  黄奇帆:制度安排。今后假如重庆每年有3万亩“地票”,10年就是30多万亩,二三十年就是100万亩,这个过程是农村土地节约的过程,是城市化推进而又不减少耕地的过程。

  这几年重庆耕地总量一亩也没有减少,反而略有增加。我就有这个信心,到2020年重庆城市化率达到65%的时候,重庆现在3400万亩耕地不仅不减少,还可以增加100万亩变成3500万亩。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