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国女排,下一个女足?

2012年09月21日 12:31 来源于 财新网
中国女排沦为日渐二流球队,可能重蹈女足覆辙。只要排管中心的功利态度不改,不把重心转向培养新人、联赛市场化等正途,注定会与重建辉煌的目标渐行渐远
2012年8月7日,中国女排在与老对手日本女排激战五局后以2-3惜败无缘奥运四强。 Chris OMeara/东方IC

  【财新网】(特约作者 杨旺)通常在离任前,前任都会对继任者给予寄语或展望。尽管这种描述不会作为官方依据,却可以深刻地洞悉这个职业背后的利益体系和生存法则。

  “新一代的主帅,必须符合三个标准”,在女排队内送别会上,即将御任的主教练俞觉敏表示,“年轻、有魄力、抗压能力强。”

  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为之,在他所罗列的三大标准中,主帅的执教水平根本没有被提及。按俞的说法:继任者既要有良好的身体条件,又有超强的心理素质,还必须在各种领导盘根错节的指令中坚持己见。

  说白了,他必须是袁伟民、郎平、陈忠和,他必须是个“魔鬼教练”。

  确实,在官方考核体系中,有“开心果”、“邻家大叔”之称的俞觉敏不算合格的指挥官。在其执教的732天里(2010年9月15日—2012年9月16日),他麾下的女排有世界杯第三等神笔之作,但更多的是诸如刷新世锦赛第十、大奖赛第八等历史最差战绩。在以成绩论英雄的江湖,他注定是一个失败者的悲情角色。

  作为中国女排主教练,俞觉敏确实有问题,比如指挥不成体系、对国外缺少了解,甚至缺少与外界沟通的经验等。但是,如考虑到他所处的现实环境,你就会发现,俞觉敏之殇,根源并不在他。

  俞觉敏是伦敦奥运会周期中国女排诞生的第三任主教练。此前女排从来没有在一个周期内如此频繁换帅。

  第一任主教练蔡斌过于急切地摆脱前任陈忠和的影子,做了一系列大刀破斧的革新,上任不足一年便被革职;第二任主教练王宝泉由于心理过于脆弱,面对媒体和排管中心的双重质疑心力交瘁,最终身体亮了黄灯。当奥运周期过半、陈忠和郎平等名帅谈女排色变的艰难时刻,俞觉敏被推上前台,也为他的职业生涯埋下了祸根。

  他所面临的,除了技战术不成熟,伤病猛于虎的现实,还有职业运动员的短缺,更有国内女排市场的混乱与裹足不前。

  据中国排协数据显示,当前国内正式注册的女子排球职业运动员不足400人。而俞觉敏的前任、前冠军队——天津女排王宝泉则表示,天津队一二三线人员一共30多人。天津的情况还算好的,很多俱乐部,连这30多人都无法凑足。由于耗费庞杂,不少地方的基层体校甚至砍掉了女排项目。

  中国女排的后备人才危机还体现在国外战绩上——2009年,国青和国少分别位列当年世锦赛的第10和第13,创造了历史最差战绩。

  曾经给予我们辉煌的中国女排的遭遇,让我们想到曾经的铿锵玫瑰。

  在追溯女排急速坠落的轨迹时,人们再次想到了锦标主义、功利主义这个源头。跟女排类似,中国女足的故事就是前车之鉴。其实,中国女足早就陷入了悖论式的恶性循环:为了成绩只能牺牲新人,牺牲新人却不会有成绩,中国女足因此迅速堕落为世界二流球队。

  按照中国足协的数据,全国只有几十支女足队伍,包括足球学校和俱乐部在中国足协注册的女足队员仅仅屈指几百人。在近邻日本,仅注册女足球员就超过3万人。不仅如此,中国女足青少年球员一年只有一项青年联赛,仅有不到20场正式比赛。

  但是,中国足协官员无视这一残酷现实,仍然编织着在2003年世界杯和2004年奥运会上取得佳绩的春秋大梦,不肯放过任何豪赌的机会。

  最有意思的是,北京奥运周期内,中国女足四年内七次换帅,从王海鸣到裴恩才、马良行、商瑞华,从多曼斯基到伊丽莎白,就连克劳琛也险些趟此浑水。结果可想而知,在紧邻日本一次次刷新世界杯等赛事成绩之时,中国女足却变成三流甚至四流球队,沦为世界杯、伦敦奥运会等赛事的看客。

  如今的女排呢?很可能重蹈中国女足的覆辙。一次次换帅,一次次牺牲联赛、培养青少年球员的政策出台,更是让国际排名本已下滑的女排雪上加霜。如今,不要说和巴西,美国等世界强队相抗衡,就连面对泰国、韩国、日本这样的队伍,中国女排都一负再负。

  曾经给我们带来无数辉煌的女排,就这样重回籍籍无名的原点。这不能不令人扼腕长叹。但是,只要排管中心的功利态度不改,依然沉迷于昔日炫目的光环,而不把重心转向培养新人、联赛市场化等正途,她们,注定会与重建辉煌的目标渐行渐远。

责任编辑:常红晓 |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