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美国破产法律师:从柯达案谈美国破产重组法

2012年03月26日 07:59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通用汽车破产案看似受益明显,柯达能否效仿重生尚待观察。虽然这并非企业能起死回生之保障,如何善用破产法,也已成为越来越多困境中的企业关注的问题

精英访谈嘉宾:莱纳德·哥德博尔戈
Leonard Goldberger,美国Bankruptcy and Financial Restructuring Group合伙人、China Practice Group合伙人。主攻领域:企业破产及重组,中国企业在美顾问。曾任美国破产协会副主席,并参与了1994年美国破产法案改革。2005年至2011年被评选为宾夕法尼亚州优秀律师,名列全州律师排名前5%。

  【财新网】(特派纽约记者 赵何娟)成立131年的美国影像巨头伊士曼柯达,今年1月19日因资不抵债,向美国纽约南部破产法庭正式申请破产保护,再一次引起了人们对美国破产法第11章的关注。

   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从GM(通用汽车)破产重组案,到柯达破产重组案,处于困境中的美国大企业正越来越多利用美国破产法第11章,寻求法律救济,以进行债务和经营重组,这也受到全球市场的关注。通用汽车破产案看似受益明显,柯达能否效仿重生尚待观察,虽然这并非企业能起死回生之保障,如何善用破产法,也已成为越来越多困境中的企业关注的问题。

   就此问题,财新记者专访了美国从事企业破产重组业务的资深律师莱纳德·哥德博尔戈(Leonard Goldberger)先生,他已有了35年的企业破产及并购重组法律经验。

  财新:您认为破产保护的意义是什么?是避免巨额债务的通用方法么?怎样理解美国对于破产保护的相关法律?

  哥德博尔戈:我首先声明,我的观点仅代表我个人的意见,不代表我所任职的公司。

   自从共和党建立以来,破产一直是美国法律构成的一部分。的确,根据我们的宪法,全国统一破产法律的执行能力是受联邦政府所限制的。现代破产法律,例如,自从1978年破产改革法案的实施以来,对其修正已经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破产的“污点”已经大大的减少了,主流社会更加接受企业破产,将其作为一个合法的业务计划技术。

   为此,你只需要看看2009年由联邦政府资助的汽车行业的紧急融资就可以了。那是一个的由破产法院监督下,重新调整成为关键行业部门大规模财政重整的首选途径的例子。很难想像比联邦政府大规模资助一个破产案件,以及联邦法庭对某些受到不利影响的债权人的反对意见给予支持更合法的事情了。

   因此,对于个人,企业,日渐增长的自治市和其他的政府机构来说,破产都是一个可行的方案。它可以使沉重的债务负担在法律的管理下被重组或消除。

  财新:柯达此次破产案例暴露了其巨大的退休员工福利成本问题,关于退休员工和那些即将被裁的员工,他们怎样才能保护自身法律权益?您认为那对于柯达来说真的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吗?

   哥德博尔戈:你问了两个问题,我会倒着回答你。首先,谈到柯达的负担, 为满足其债务,柯达重组肯定会有负担。然而,在现行的破产法律下,一些种类的退休员工债务会被转移给联邦政府。

  所以,某种意义上,最终的经济负担会落到美国的纳税人身上。的确,法律规定本身所设的破产重组预期效益之一,就是将重组的公司从这样的遗留负债中解脱出来,从而使之可以避免清盘,保持既定价值,继续作为一个经济体而合适地存在。

  第二,对于退休员工法律权益的保护,从宏观讲,是根植于破产法案本身的一些方面,以及随之而来的重组流程中。一般来说,退休员工的分配问题等,是通过对于重组计划条约的商榷或通过诉讼来解决的。无论是任何一种情况,破产流程中都有完善的方法来充分保证那些利益。当然,如果没有足够的经济价值来支撑这样的支付权利,这些方法也不能一致保障这些索赔被完全满足。

   财新:您认为柯达的案例很好地展现了美国破产保护系统的积极作用么?这个系统可以予其他国家经济法以良好的借鉴么?

   哥德博尔戈:诚然,正如近来许多其他的企业破产案例一样,我感觉对柯达企业的“持续重视”是该案例为整个企业持续发展,确保众多股东和合作者的经济利益所能保有的重要价值。但这并不是暗示说就没有对柯达过去经营失败产生的经济损失给予衡量,一定会有。破产法更多的是尽可能的拯救现有和未来的经营状况,与此同时在不可避免的共有亏损下进行合法的资产优先分配,此分配的优先次序也反映了一定的经济社会政策。

   关于对其他国家经济法的借鉴问题,我们只需调查一下现代企业重组的趋势就可以了。与破产清算相反,企业重组这样的破产规定是一种为提供整体经济利益最大化的破产制度。的确,中国的新企业破产法——2007年6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几乎是完全以美国破产法11章为范例而颁发的。  

   财新:该如何合理地衡量一个企业是恶意利用此保护法来补救自身错误或经营模式缺陷,还是合法地诉诸于这项帮助,从而为破产保护系统的合理善用正当辩护呢?

   哥德博尔戈:这是一个一直存在的关注点。的确,一个内在的矛盾深嵌于重组型破产法规的结构中。这样的破产法规是依赖于现有管理来保持一些类型的受托人资格。这就要求我们很好地区别(这通常是与直觉相反的)两个概念。到底是对于那些首先造成破产的人进行了不应当的奖励呢,还是清醒实际地认识到这些已经酿成错误的现有管理仍然可以比外人(一个法庭指派的受托人或其他没有或只有很少受托人)更有效地经营企业。

   这样的区别权衡是由监督着高度透明管理程序的破产法庭来维护的。在这样的破产案例管理程序中,债权人和其他经济利益集团拥有不同程度的重大(或有些时候并不十分重大)的经营决策贡献。在诈欺、不诚信或企业能力不足的案例中,现有的管理权将由破产法庭取代。这样的程序当然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它需要高水平的监督和尽职尽责的调查来确保过去的经营失误和不良经营判断不会重蹈覆辙。

  财新:这次案例和去年的GM(通用汽车)破产案例有没有不同? 很多人都在对此进行比较,并且认为柯达与之是一样的情况。

   哥德博尔戈:它们之间既有许多相同点也有许多不同点。GM是一个从规模、政治和社会历史方面讲非常特别的破产案例,它的失败对于美国整体经济的影响和美国政府在其财政重组方面的参与都是独一无二的。除了在规模方面的相同外,柯达鲜有如此与众不同的特点。

   尽管柯达在遗留负债等方面与它有相同点,但柯达从宏观来考量是数码革命所带来的科技变化的受害者。(这通常被称为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固有的“创造性破坏”)当然,柯达破产案件的结果尚未可知。然后,我们只能希望,像GM一样,柯达可以成功地重组并且作为一个切实可行的公司回归市场。而与GM不同的是,我们有理由确信破产后重出江湖的GM会继续生产汽车,我们却不确定重组后的柯达将致力于何种业务。  

   记者点评:2007年6月1日,中国开始执行新的企业破产法,其中有关企业破产重组,这一最重要的部分,即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美国破产法案第11章的复制。美国第11章的执行也因此更具有借鉴意义。从美国几次全国范围内的国际知名企业破产重组案,包括柯达这样纯市场主导事件,也包括政府做出了极大财政扶持的通用汽车重组案,我们发现,直接关系破产重组成败的因素中,独立法院的程序足够透明、尽职调查足够细致和高度监督,几乎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破产不是目的只是手段,未来如何仍取决于企业发展,而这将源于破产重组过程中的诸项决策,这些事涉多方利益的决策,往往也都处于极其复杂的现实因素之中。

(本栏目稿件为财新与腾讯合作推出,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关于精英访谈

  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对话,是把握时代脉搏、追踪市场趋势最为简明扼要的途径。这里的精英,指的是那些具备专业经验、引领行业变革、推动事件发展的决策性人物。他们或在朝,或在野,或在商海领航,或在书斋弄翰。虽然只是一家之论,但其手挥目送,俯仰语默,自有动人心弦之处。

  “精英访谈”是财新网和腾讯网共同开发的一档新闻栏目,由财新记者与商界、政界、学界的佼佼者深入对话,就新闻事件或专业话题作剥笋式解读,敬请垂注。

精彩对话
范剑平:中国经济必须转向创新驱动型
财新记者 李雨谦

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刚刚开始,还不能说已到了“新常态”,不能把减速当作“新常态”;预计2011年到2020年,10年的平均增速会落到7

郁亮:万科在白银时代怎么活
财新记者 李雪娜

遍地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再,白银时代竞争更为激烈,个位数的增长速度将成为常态

杨森制药:希望中国药物审批能更有效率
财新记者 薛健聪 实习记者 余翔

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增加人员和提高专业水平,使药物审查的过程更加有效率

德国大使:中国加强法治越快越好
财新记者 陈沁

加强法治既是经济的基础,也是建立信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