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邪神”李娜的欲望A面

2011年06月03日 16:17 来源于 财新网
成为“国际范儿”之后,人们领略更充分的是李娜的A面:直率的性格、幽默的谈吐和西方式的认知

  【财新网】(随笔︱杨旺)对于体育明星,我愿意将其分为两类:

  一种是刘翔式超级明星,举手投足间有种设计的精致,表演性的张扬,在无形中将自己神化,比如姚明,林丹。

  另一种是平民偶像。由于所从事项目的属性及运动战绩,使得他们一夜之间成为举国体制的代言,这些偶像平实,亲和,敢爱敢恨,比如郑洁,何冲等。

  而李娜,则属于游走在中间地带的“邪神”。在她的A面,是国外记者欣赏的直率的性格、幽默的谈吐和西方式的认知(比如她不会动辄感谢国家,而是直面赞助商和身边的朋友)。而在她的B面,是这个新闻专业毕业生面对中国语境的不擅长,对传统文化和处世哲学的叛逆。

  我的同事胡金一将李娜的B面定义为“公平的刻薄”。前不久的愚人节后,她和北京、上海、湖北、四川等近百位网球记者遭遇到了李娜的“退役邮件”(有人写给他们一封《据可靠线索:李娜本赛季末将正式退出网坛!!!》的信),虽然事件以5天后李娜的辟谣而告终,但种种炮轰,退出的传闻不请自来,确实从一个侧面证实了B面反作用的强大。

  要想精确地讲述A面B面之间的差距是件困难的事。它就像硬币的正反面迥然存在:一面代表欲望,一面代表理性;一面代表责任,一面代表个人。而且,A面和B面是可以互相影响和转化的:比如在上升阶段,李娜的B面表现得更为明确一些,而成为“国际范儿”之后,人们领略更充分的是李娜的A面。

  2011年6月1日,法国的夏洛蒂球场,在以2比0战胜了莎拉波娃高达101.2分贝的声带折磨并挺进了法网决赛之后,李娜的发言体现了她的敢于担当。

  “我知道在中国有直播这场比赛。”她顿了顿说,“我就想,那些看球的孩子们看完我的表现也许会觉得,他们以后也可以做到一样,或者比我做得更好。”五个月前澳网获得亚军,她也曾委婉批评央视不转播网球只转播羽毛球等赛事。这次“法国宣言”出台前,有人曾提醒李娜:现在央视放弃乒超联赛直播你的比赛,你现在说话好使。于是李娜说出了这种话。

  李娜态度的转变,源于自身身份的变化。在为中国和亚洲创造一系列纪录之后(她的世界排名从第七提高到第五,她是亚洲第一位晋级大满贯单打决赛的选手(包括男子)),李娜的作用确实如网管中心官员孙晋芳所言,“对李娜的宣传和关注,极有可能会让小孩子开始拿起球拍,父母送孩子去打网球,不会打网球的人也走进网球场。”

  在对网球知识的普及上,两度闯入决赛的李娜确实功不可没。在我的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李娜粉丝,有影星、体育人、工人、的车司机,甚至环卫工人。而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受李娜的影响拿起了球拍走进网球馆。湖北一对家长,每年投入15万元让孩子盛钰琪从小接受网球职业训练。而四川绵阳的14岁小女孩儿胥力引,则被父亲在去年6月送到尼克网球学校,一年的花费是70万元。

  网球能不能成为李娜所说的第一第二运动还有待商榷,但她真的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明星作用,对网球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正好像姚明那样。■

责任编辑:王玉虎 | 版面编辑:朱张锁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