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特色 > 财新周末 > 体坛 > 正文

美国没有直播开幕式(续)

2008年08月19日 18:34 来源于 caijing
听国内朋友说中央电视台的直播画面处理并不理想,解说也太多,NBC的处理则要流畅得多。看来,有所失也必有所得

  自从写完并发出那篇“美国没有直播开幕式”小文后,我便数天既未上网也未看电视——因为借住的中国朋友家里既未装宽带也没有电视。直到我回到波士顿,才看到编辑发来的电子邮件,对我的那篇小文表示不敢苟同,指出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追求商业利益是其正当的权利——2000年NBC斥资35亿美元,买断了三届奥运会、两届冬奥会的转播权。也有读者发表评论,称看网络直播是“侵权”行为,批评我基本事实都没搞清楚就瞎写。
  这使我觉得有必要稍做解释。首先,因为是给的“观奥博客”这一博文性质而非新闻报道的栏目供稿,当时写的时候并没有想写成一篇严谨的、基于深入调研和采访的新闻报道,只是有感而发,讲一讲我自己觉得比较有趣(当然读者或许不这样认为)的个人经历和感受。如果大家细看,我多少是带着些谐趣的口吻写的。
  我对NBC追求商业利益并无个人成见,而且也知道NBC拥有美国境内的独家转播权,只是想看现场直播的心情迫切。大家在国内可能感受不到那种不能在第一时间看开幕式的抓狂心情。像我这样一个技术盲、很少在网上看视频的人,能想到去网上看直播,纯属“狗急跳墙”,但也几乎是本能反应。那天早上,当我在星巴克咖啡店上网(顺便提一下,美国的星巴克上网不是免费的)试图看网上直播时,发现我表妹的MSN签名改成了“鄙视NBC,害我只能晚上看录像”。我表妹是8月6日晚抵达纽约的。看到她的签名我的第一反应是在MSN上问她:“你这会也试图在电脑上看直播吗?”但她一直没有回答我。其实我当时很希望有人能指点我一下如何能在网上看到现场直播。
  印象所及,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在美国看奥运会开幕式。2000年悉尼夏季奥运会(2000年9月15日至10月1日)举行的时候,我刚到美国求学。记不得是否看了开幕式——很大的可能是没有,因为当时已经开学,学业非常紧张。此外,最主要的原因好像是我住的地方没有电视机。总之,是没有印象了。
  说实在的,在此次北京奥运会之前,我还真没有准确、清楚的记忆——过去在中国看的历届奥运会开幕式是直播还是转播,而且似乎对此也不在意。有一位读者指出,我之所以对NBC不直播有这样的反应,是因为我是中国人,这次奥运会是在北京举行。我承认这位读者说得有道理。
  不过,这和所谓的“民族主义”情结无关。事实上,我后来发现和我反应相似,并采取相似行动的人不在少数,而且不限于中国人。就像我在上文中提到的那个《华盛顿邮报》前驻中国记者 (现在他在华盛顿做编辑),他也为NBC不直播感到不满,为没有看成开幕式直播感到沮丧,而且也本能地到网上去找“替代解决方案”。他也写了一篇嘲讽NBC的博客,发表在《华盛顿邮报》的网站上(http://newsweek.washingtonpost.com/postglobal/pomfretschina/2008/08/olympic_opening_ceremonythe_on.html)。他这样开头:“最终我在一个乌克兰的网站上看到了些开幕式。非常震撼。但我更愿意看现场直播开幕式,而不用感觉像一个‘黑客’一样。对不起,NBC不直播。有更重要的东西报道。可能是关于布莱特尼(娱乐明星)或其他的什么。”
  8月8日那天,确有两条对美国来说可能比北京奥运会开幕更重要的突发新闻——不过,不是关于布莱特尼的。一是俄罗斯武装“入侵”格鲁吉亚(当时,俄罗斯总理普京正在北京参加开幕式);二是早已退出竞选的美国民主党前总统候选人提名竞选者约翰•爱德华兹承认他在2006年有外遇。
  无论如何,《华盛顿邮报》的朋友比我运气要好,他至少还在乌克兰的一个网站上看到了一部分开幕式,我在尝试了国内两个网站未获成功后就自动放弃,决定晚上看NBC的录像。只是通过国内网站的文字和图片说明,已经知道了大致的内容。
  后来,为了写这篇小文,我仔细学习了《纽约时报》8月9日刊登的一篇关于NBC的报道(http://www.nytimes.com/2008/08/09/sports/olympics/09nbc.html),发现我的技术水平和想象力实在太贫乏——美国境内有很多人通过各种办法在8月8日早上同步观看了部分开幕式直播。
  “NBC推迟12小时播放开幕式的决定让这个国家的很多人到他们的电脑上去寻找NBC技术防火墙的漏洞——或是通过找到境外电视台网站的新闻音像,或是通过Youtube和其他网站找有关开幕式的视频。”报道说。
  作为回应,NBC向这些网站发出了要求他们拿下“不正当的视频片断”的“狂暴的”要求。我在上文中引用了《纽约时报》的这句话。
  不过,据报道,熟悉网络的网民们还是设法绕开了NBC的限制,或是找到了正在同步上传视频的博客,或是其他国家正在直播的视频,如德国、乌克兰,以及一个用西班牙语广播的网站,然后互相交换链接——可惜当时没人和我交换链接。还有人在网上找到了巴西电视台的现场直播图像。
  最有创意的,在我看来,要数一位在世界银行华盛顿总部工作的中国女孩子了。那天晚上,我们辗转战场,最后到了这位朋友的朋友家里看电视。她说她是通过MSN看的直播——她在国内的家人用电脑摄像头对着电视通过MSN放给看。她说效果居然还可以。虽然在电脑前看和在电视机前看的视觉效果不同,但能在开幕式进行的同一时间看到礼花升空,还是令很多人感到兴奋。
  很多报道都提及全世界有近23亿人同步观看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直播,可能是历届奥运会观看直播最多的人次。这个数字应该不包括美国观众,如果指的是合法观看的话。
  据《纽约时报》报道,其他国家拥有奥林匹克转播权的电视台,包括加拿大的CBC,墨西哥的Televisa,英国的BBC,日本的NHK,都现场直播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据称,国际奥委会今年允许持权转播商上传视频到网上,因为“地理阻止技术(geographic blocking technology)” ——听起来像是新的一个技术——允许电视台将他们的上传宽带视频局限在仅该国网民能看到。但就目前所知,至少有一例——德国的ARD电视台——没有受该技术限制。
  NBC决定不直播,自然是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这无可厚非,虽然有网民一厢情愿地提议,NBC可以在当天早上先直播,晚上再接着转播。(我得承认,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意识到或想到,直播的话会影响广告的插播。那天晚上看NBC转播时,几乎有四分之一的时间是广告。每每看到高潮之时,镜头便切到广告。(不过,GE关于替代生化能源的几则广告倒是颇有创意。)《纽约时报》报道,NBC花了8.94亿美元买下北京奥运会美国境内的独家转播权。NBC奥林匹克频道总裁Gary Zenkel发表声明说,“这事涉我们10亿美元的收入问题,好坏不论,我们不是公共电视台。”
  说到商业利益,已经有很多文章解释了,为什么北京奥运会选择在8月8日这天开幕;为什么北京奥运会游泳比赛的时间改到了上午等等(参见封面文章“直播北京 直播中国”http://magazine./20080802/76954.shtml)。 这些都是源于NBC这个北京奥运会最大的付费持权转播商的要求。英国《金融时报》一位记者在奥运博客中就此感叹奥运三要素的排序是——金钱、政治和体育。
  所以,撇开我的个人“侵权”行为,从新闻报道的角度来说,是可以挖掘一些东西的。比如,体育和电视的关系,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挑战,知识产权保护等等。据悉,过往两届奥运会开幕式,NBC也没有直播,但我想当时NBC不用如此“抓狂”地应付互联网,因为视频网站(包括公司和个人)的出现和普及也就是最近一两年的事。不过,我不打算在这里展开讨论了。
  有意思的是,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网上发了这样一条消息,“16日下午北京BIMC举行的中国版权制度情况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阎晓宏指出,在奥运会期间,奥运赛事未经许可转播的现象,国内网站数量远远少于发达国家。”
  我相信这个结论是正确、属实的。以NBC来说,它每天仍有很多赛事是非现场直播,这可能导致很多人到网上去看“未经许可转播”的图像。不过,开幕式之后,我便没有采取过任何“侵权”行为,老老实实地看NBC的电视转播(我对看网络视频并无兴趣)。
  这倒使我有机会看NBC是如何报道奥运会,如何报道北京和中国的。除了选题和访谈,也包括镜头的处理和剪辑。虽然我对NBC开幕式转播过程中频繁插播广告感到郁闷,但后来有国内朋友说中央电视台的直播画面处理并不理想,解说也太多,NBC的处理则要流畅得多。看来,有所失也必有所得。■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