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特色 > 财新周末 > 体坛 > 正文

他们的奥运会

2008年08月19日 17:17 来源于 caijing
我们与他们,生活在不同的时空坐标里

  离奥运还有数天的时候,在一个胡同小院里面参加了一场观影,有几个社会学系的学生,还有几个外地来京的民工。
  片子非常无趣,叫“奥运我爱你”。赞助商们纠结了几个奥运冠军,拍了一个贺岁片一样轻松无聊的小东西,略等于超长注水版的“北京欢迎你”。
  看完之后开始讨论。虽然并没有什么领导,也没有《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在场,民工弟兄们居然各自狠表决心。
  当保安的,河北人,说要保证奥运期间的安全,昼夜值班。
  当餐馆服务员的,安徽人,说要热情接待外国游客。
  当大学食堂厨师的,陕西人,说要拿出水平好好烧菜,庆祝等了这么多年的盛事。
  我有点惊讶。民工的口语表达都是央视社论级,显得我觉悟很低。
  轮到我的时候,低头想了半天,说还是应该享受奥运,难得有这么高水平的比赛就在眼前,看着多来劲啊。体育本身就是拿来玩的,享受才是最本质的目的。四周无声,大家很快转到别的话题上去。
  周日再次参加观影。奥运赛程过半,中国金牌累累。天有小雨,小院里面放了一个跟体育毫无关系的片子。费德勒在打球啊,我心中大喊,李娜在争铜牌呢,怎么没有人关心?我悄悄问身边的人。
  年轻厨师说没怎么看过比赛。大学里的外地学生全部回家,学校就把几栋楼的有线停掉了。餐馆的服务员也没看到什么外国顾客。反而因为没装电视,饭馆的生意也不太好。
  他们手上自然没有奥运门票——没有人赠票,没有时间排队买票,也没有钱到场馆门口买“黄牛票”。看不到电视,就在举国的喧嚣之外。不开车,也不会抱怨单双号。不盖房子,对停止修建也就没什么异议。清理外来户口的时候登了个记,由于到北京时间很长了,也没被赶回老家去。
  我的民工朋友们生活里唯一的变化是,持续了好几个月的支持奥运的动员,在比赛开始之后,终于停止了。本来很好奇很紧张,不知道奥运是什么样的,结果大日子一到,生活居然回复原状。
  中国有几块金牌?我问。“有10多块吧,”他们说。
  想起来大学新闻系2001年曾经重走长征路,碰到过一名80多岁的老红军。“现在的国家主席是谁?”领队的老师问他。他回答不上来。
  不在我们的时空坐标里面,并不妨碍老红军与民工们继续生活。大和小,只是个相对概念,哪怕是奥运。
  我们窃窃私语的时候,保安弟兄在一旁沉睡,有很轻的呼噜。■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