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魔鬼交易员”凯维埃尔

2008年02月04日 21:02 来源于 caijing
凯维埃尔的证词显示,正是上司对他的违规操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导致其屡试不爽

 

凯维埃尔的证词显示,正是上司对他的违规操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导致其屡试不爽

  近来,在达沃斯论坛上阔谈法国改革乐观前景的法国总理菲永和在唐宁街10号为走出次贷危机积极献策的法国总统萨科齐,皆因遭遇同一问题的纠缠而神色尴尬——如何回应法国兴业银行因交易员“欺诈交易”而巨亏49亿欧元一事。
  这起惊天敲诈案的曝光让着意在国际舞台上积极影响世界的法国领导人颜面顿失,同时也令法兴银行的董事长兼总裁布东“命悬一线”。这家具有144年历史的老牌银行一时之间成为了法国巴黎银行、汇丰银行等十家银行竞相收购的热门对象,被迫以低价贱卖方式平仓的法兴银行背上了导致全球股市下跌和美联储降息的恶名,而法国做出国家出面干预“恶意收购”的姿态也让法国背上了逆金融全球化大势而行的罪名。
  造成如此天下大乱的始作俑者便是一个名叫凯维埃尔的交易员。其人现年31岁,案发前,不过是法兴银行在巴黎西区Delta One金融衍生品小组里一名默默无闻的交易员。
  骇人听闻的诈骗交易被曝光一刻,凯维埃尔“一度”行踪不明,其在Facebook上的原始档案也随即消失。凯维埃尔身上充满了神秘感。他最为人熟知的形象来自于各媒体刊登的、由法兴银行提供一张不甚清晰的证件照。照片上有如雕塑般冷峻的面孔、冰冷的眼神、一副高傲反叛的姿态——法国央行行长Noyer将凯维埃尔形容成“性格乖戾”的“电脑天才”,从这张照片上,似乎多少可以感觉到。
  根据凯维埃尔的证词,他的诈骗生涯始于2005年。当时他用安联公司的名义建立了一个头寸看跌。不久之后,市场崩盘,为他赚进了第一笔违规交易收入——50万欧元。
  违规交易累计的收益使凯维埃尔的自豪感逐渐战胜了最初的胆怯,凯维埃尔从2007年开始通过侵入电脑的办法虚建高达500亿至700亿欧元的头寸。根据波动预期,豪赌欧洲各大股指期货,金额越来越大。他的这些违规交易在2007年末之前都能蒙混过关。新年过后,他买卖的CAC-40指数开始大幅下跌,进而给他持有的期货头寸造成严重损失。凯维埃尔因此改变了他一直以来隐瞒交易的手段,建立了“可能导致补充准备金”的对冲头寸,因而触发了警报。
  这些惊心动魄的情节恐怕连好莱坞电影编剧绞尽脑汁也难以设计。凯维埃尔本人也因此被冠以“魔鬼交易员”的称号。然而在Facebook和blog上,人们却把他和侠盗罗宾汉相比,还有人说他是“法国的切·格瓦纳”“法兴银行的詹姆斯·邦德”。美国在追捧凯维埃尔方面也不落伍,正面印有“凯维埃尔女朋友”的T恤也在以每件18美元左右的价格在网上热销。网上还有对凯维埃尔工作态度的称赞:“凯维埃尔早上九点就开始工作了,一直到5点,甚至5点30分才离开,期间只有1个或1个半小时的午饭时间。”
  这个对法兴造成灾难性损失的交易员悄然间成为了网络世界的“反英雄”偶像。他违规交易所造成的摧毁性破坏满足了“反”的定义。49亿欧元的庞大损失恰好是雅典举办2004年夏季奥运会的最初预算。
  凯维埃尔成为受人追捧的“反英雄”偶像,很大程度也在于他无法让人参透的作案动机。
  从目前取得的调查结果来看,凯维埃尔的行为没有给他挣到一分钱。凯维埃尔似乎是在逍遥而畅然地试图通过成功的投资活动而在金融圈内证明自己的能力。“在我2005年第一次面试的时候,我意识正是因为自己学校背景和职业经历而被别人看低。”
  “反英雄”和恶人的界限本就模糊,凯维埃尔所言,让人不禁把他看作是对雨果《悲惨世界》笔下那个因偷一块面包而获刑19年的苦役犯冉·阿让的戏仿。很多人似乎相信这个在竞争激烈的金融投资市场打拼的悲惨小交易员也会有宏图大展的一天,如同之后翻身做了市长的冉·阿让。
  凯维埃尔违规操作的手法和当年使英国巴林银行一夜倾覆的尼克·里森(Nick Lesson)如出一辙。里森在1995年时的违规投资日经225期指数惨遭失利,造成高达14亿美元的损失,并最终导致巴林银行被迫以1英镑的价格卖给了荷兰国际银行。而现如今的里森却依然安然无恙地活跃在金融领域,辗转世界各地为银行的风险管理等做咨询,收入颇丰。很多人相信,凯维埃尔照样也会重演里森一幕,走出暂时的阴霾。
  至今,凯维埃尔为何得以在案发前如此长的时间内安然无恙地掩盖数额巨大的头寸,仍然是未解之谜。尽管凯维埃尔曾在法兴银行后台支持工作过的经历被视为合理的解释,但是仍不足以令人信服。法国一份调查显示,只有13%的人认为凯维埃尔应该对这49亿欧元的损失负责,超过半数的人认为,法兴银行才是真正的恶人。凯维埃尔的证词显示,正是上司对他的违规操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导致了他作案屡试不爽。
  有过在法国乘坐地铁的人或许会对法国人对于管理的轻佻态度有所体会。由于没有专门人员的管理,随意翻越自动检票机进行逃票的行为比比皆是。尽管法兴银行至今仍将这起事件描述为“一个大工厂的意外火灾”,但终究难以推卸管理疏漏的责任。相比地铁,银行系统管理疏漏所造成的破坏性更是不可承受之重。■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做市商 总统辩论 南华早报 张进 信用卡提现 去产能 华润银行 杜军 张翔 版税率 私募债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中央巡视组 国九条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