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一个电影大亨的隐退

2007年11月10日 00:10 来源于 caijing
以2.02亿港元出让嘉禾娱乐24.78%股份后,电影大亨邹文怀正式隐退。一段与李小龙、成龙、许冠文密不可分的香港电影传奇就此成为历史

 

 



  10月31日深夜,突袭而至的寒流让南国深圳感受到了阵阵凉意。不过,这并未阻止人们蜂拥而至观看电影《色戒》首映的热情。位于深圳地王大厦附近的嘉禾影城售票窗口,人头攒动,全然不知这座当地最豪华的影院已经悄然换了主人。
  嘉禾影城是香港嘉禾娱乐事业集团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代码:1132,下称嘉禾娱乐)在内地的旗舰影院,目前为止,也是惟一的一座。嘉禾娱乐由电影大亨邹文怀于1970年创立,37年间,一手缔造了李小龙、成龙两位世界功夫巨星,制作电影逾600部。目前,嘉禾娱乐旗下仍拥有33家影院260个放映厅,是港台及东南亚地区规模最大的院线商之一。
  10月31日深夜,这家老牌电影公司正式易主。当天上市公司嘉禾娱乐发布公告,宣布集团创始人邹文怀及其女陈邹重珩已与北京橙天娱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橙天娱乐)签订协议,以2.02亿港元的代价,转让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股权及可换股票据,橙天娱乐由此成为嘉禾娱乐持股24.78%的单一最大股东。
  一周后,80岁的邹文怀与媒体见面,正式宣布退休,称再帮嘉禾做三个月顾问后,就与家人共享天伦,含饴弄孙。
    消息传出,资深电影人、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会长吴思远不胜唏嘘:邵氏不拍电影了,邹文怀先生也退出了,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结束了。

一段不灭的传奇
  吴思远的感慨是可以理解的。可以说,一个邵氏,一个嘉禾,就是半部香港电影史。
  大卫·波德威尔,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教授,当今世界一流的电影学者。在其名著《香港电影的秘密》中,他这样回忆自己最初对香港电影的巨大好奇:20多年来,这个只有600万人居住的城市,昔日大英帝国偏远一方的殖民地,究竟哪来的办法,能拥有全球规模数一数二的电影王国,所制作的电影数量几乎超越所有西方国家,输出电影之多,仅次于美国?
  和大卫一样感到迷惑不解的西方人大有人在。事实上,最初引发他们这种疑惑的,就是李小龙。1973年,李小龙意外身亡后,另一个小个子的中国人成龙很快取代了他的位置。直到今天,李小龙和成龙依然是西方观众最熟悉的中国电影明星。
  这两个人,都和嘉禾密不可分。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电影是娱乐大王邵逸夫所拥有的邵氏兄弟电影公司的天下。1970年,功高盖主的高级制片经理邹文怀从邵氏出走,自立门户,创办了嘉禾电影公司,短短数年,便与邵氏不相伯仲,成为香港电影的双子星座。
  1970年,已在好莱坞崭露头角的李小龙流有意回香港发展,但独霸江湖的邵氏并未表现出足够的热情。消息传出,邹文怀火速派心腹前去游说,最终以超出邵氏近三倍、每部7500美元的片酬开价,与李小龙签下两部片约。
  1971年10月,李小龙返港后的首部功夫片《唐山大兄》上映,轰动东南亚,也创下了香港有史以来的最高票房记录;次年,《精武门》上映,再次刷新票房记录,并成功打入欧美市场,李小龙从此成为不灭的东方功夫神话。
  1973年7月20日,李小龙在红颜知己丁佩家中离奇身亡,嘉禾遭遇重大挫折。不过精明过人的邹文怀很快将另一位邵氏干将许冠文招至麾下。许冠文素有“冷面笑匠”美誉,熟谙市民心理,编、导、演全能,深具本港观众缘。次年,他为嘉禾拍摄的首部电影《鬼马双星》上映,创下票房记录。此后几部作品,部部卖座、部部破记录,嘉禾后来居上之势渐显。
  早在李小龙如日中天之时,成龙就曾做过他的替身武师,后来虽然参演了几部电影,一直默默无闻。1978年,吴思远找来成龙,开拍功夫喜剧《蛇形刁手》和《醉拳》,袁和平导执导,大获成功。邹文怀随即邀请成龙重回嘉禾,除许以优厚片酬、赠送公司股份外,更协助他成立了自己的威禾电影公司,终于成功留住成龙。此后,成龙一直忠心耿耿为嘉禾拍片,即使是在上世纪90年代闯荡好莱坞后,也一直与之保持密切联系。至今,成龙仍然持有嘉禾娱乐5.11%的股份,为公司第五大股东;其近年返港后的多部电影《玻璃樽》、《特务迷城》、《新警察故事》、《宝贝计划》,也依然由嘉禾娱乐负责发行。

一笔划算的生意
  不少市场人士认为,两亿港币购得嘉禾娱乐四分之一股权,橙天娱乐这笔交易做得很划算。用吴思远的话说:“光嘉禾这两个字,就可以值两个亿!”而对公司创始人邹文怀来说,在股市高位全身而退,也属明智之举。吴思远透露,近十年来香港电影市场日趋低迷,嘉禾人才流失严重,已届耄耋之年的邹先生其实早就没有兴趣再做下去了。
  11月6日的记者会上,邹文怀本人也表示,如果自己年轻20岁,一定可以帮助香港电影重振雄风,“现在我脑力同眼力都衰退啦,不可以再霸住这个位置,阻碍电影圈发展。”看惯娱乐圈沉浮的邹文怀想得透彻。
  1997年,邹文怀的重要助手何冠昌意外去世,与此同时,受金融危机影响,邹文怀投资房产失败,公司债务缠身;次年,嘉禾在与邵氏竞争将军澳影城基地中落败,原有的斧山道片场也被政府收回;迫于财务危机,嘉禾不得不将旗下片库全部300多部影片的版权,以2500万美元的低代卖给美国华纳兄弟电影公司,却因此惹上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抵押担保官司,被迫清盘重组。经此连续打击,嘉禾元气大伤,业务滑坡。2002年和2003年,嘉禾均只有两三部电影开拍,其后,便基本上终止了制片业务。
  停止制片的嘉禾娱乐依然保留了最初的院线、发行和影片冲印业务。目前,公司共拥有33家影院260个放映厅,分别占据了香港市场的13%、台湾市场的31%、深圳市场的35%、新加坡市场的47%和马来西亚市场的28%。据其近年业绩报告,2004-2005财年,公司亏损1293万港元;2005-2006财年微盈521.5万港元;2006-2007财年,由于刚刚以1.89亿港元的价格出售了位于马来西亚的GSC院线,公司盈利大幅提升至9656.3万港元,净资产亦提高至5.38亿。
  目前,嘉禾大概还保持着每年发行30部左右影片的规模。
  近几年来,有关嘉禾娱乐将易主的传闻一直不断。2003年5月,星美传媒集团一度有意收购邹文怀所持有的嘉禾娱乐31.1%股权,不过谈判最终失败。其后,在多个场合,邹文怀均表示自己“够精神、够体力”,暂时还无意退休。2004年,邹文怀引入好友李嘉诚作为公司大股东。目前,李嘉诚及其关联人士仍然持有嘉禾娱乐17.34%股份。
  按照橙天娱乐宣传总监伊简梅的说法,此次公司斥巨资入股嘉禾,旨在借助这块金字招牌,全方位推动电影制作、发行和影城等业务的发展。双方谈判相当迅速,从最初接洽到签字落笔只有两个月时间。
  橙天娱乐成立于2004年,旗下业务涵盖电影投资、电视剧制作与发行、唱片制作、艺人经纪等领域,与刘嘉玲、梁家辉、胡军等著名艺人签有经纪合约。其创始人伍克波同时是一名成功的通讯商人,曾长期担任日本NEC中国首席顾问,他为人低调,从不接受媒体采访。去年,他与公司解约女艺人陈好的感情风波曾成为不少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嘉禾虽然近年来业绩不彰,然声誉仍在,对初涉娱乐业的橙天来说,不仅可以坐收品牌之利,还获得了一个很好的再融资平台。根据嘉禾娱乐2006-2007财年报告,嘉禾商标所带来的公司无形资产为7942.1万港元,报告同时引用独立评估机构的意见认为,“嘉禾”商标的实际价值远远高于账面值。

一场未知的牌局
  邹文怀擅长桥牌。他曾以牌道来解释自己的生意之道:人生就像打桥牌一样,顺境与逆境的机率各半,最重要的是拿好牌时多得分,拿坏牌时少输分。
  48年从影生涯,邹文怀拿到的好牌不少,坏牌也对半。
  一般电影研究者认为,他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顺应潮流、大力推行独立制片制度,一改邵氏大片场制度的严苛僵化,对香港电影黄金期的出现有重要意义。
  事实上,不仅拍片机制,37年来,邹文怀凭借对电影工业趋势的先知先觉、灵活应变,在很多关键时期都曾打出过漂亮的好牌。
  近十年来,香港电影与低迷的香港经济一样,进入了新一轮盘整期。与此同时,世界电影工业形态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电影播映“窗口”的演进正以惊人的速度改变着人们的观影习惯,也改变了电影工业模式。1999年,当邹文怀迫于还债压力低价卖出全部300多部经典影片版权时,大概是绝对不会想到仅仅时隔数年,数字技术就普及到了如此地步。
  2004年1月,《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实施,香港电影在内地市场获得了国产片的待遇。但是,港片黄金年代已经一去不返。此次急流勇退,邹文怀也是不胜感慨:“其实经常想起公司以前辉煌日子,不过,凡事都有终结,能够找到合适的人接手,也是开心事一桩。”
  就在嘉禾娱乐公告橙天入股消息的次日,公司股票迅速报涨,截止目前,公司股价已由停牌前的3.98港元涨至4.93港元。曾与嘉禾有过多次合作的电影人洪金宝、陈木胜等人均表达了愿意与新东家继续合作的愿望。
  “香港电影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抗拒变是不可能的。”资深电影专家、香港电影资料馆研究员黄爱玲说。
  而一河之隔的深圳罗湖,嘉禾影城《色戒》首映现场,230元人民币一张的票价也没能挡住影迷观影的热情,显然,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牌局。44岁的伍克波会打出和80岁的邹文怀不一样的好牌吗?■

版面编辑:运维组

视听推荐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